第二十章 前十的奖励

笠日,江辰与前十的九人早早地出门准备去往族长府,今天,他们将要领取属于他们的奖励。

在去的路上,江辰遇见了江墨他们兄妹,江灵儿跟在江墨身后东张西望,似乎是在寻找着谁。

江灵儿看到江辰后就拉着江墨的手臂停了下来。江辰见状,也没有继续向前走。

江墨慵懒的看向江辰,然后就带着江灵儿向着江辰这边走来。

“江辰?少族长?我该怎么称呼你?”

看着江墨一脸慵懒的样子,江辰也不在意,笑道:“你想怎么称呼我都可以,不过你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你居然还问我什么事?”

江灵儿跑到江辰身前气呼呼地说道,还不等她说完,江墨一手捏着她脸将她拉到身后去了。

“大人说话,那能到你这小屁孩插嘴”,江墨松开了手,双手环抱在胸前严肃地对着江灵儿说道。

江灵儿似乎是见以习常,但也没有继续向前。而是在江墨身后,小声的嘀咕着,“我的青木鞭,我的兵器,哼。”

见他们兄妹这样子,江辰竟愣了下。没想到这两兄妹在比武是还是一幅高冷的样子,实际上两人却是这个样子。

江辰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明白了江灵儿的意思,无非是想让他赔她的鞭子。可让江辰不理解的是,两人天赋这么高,族里应该会给他们寻找合适的兵器的啊。

但是,那天比武江灵儿所使用的兵器却只是黄阶中级。而江墨的黑剑虽然看不出等级,但是感觉也不到玄阶。

虽然玄阶兵器很珍贵,但是以他们的天赋,怎么样也可以得到一柄玄阶低级兵器的啊。但这只是江辰自己的想法而已,他根本还不知道玄阶兵器有多珍贵。

虽然不理解,但是江辰还是说道:“若是前十的奖励里可以挑选兵器,那我就将我的那份给你吧。”

“哎,这怎么可以呢?比武时兵器被对手打坏这本就是技不如人,怎么还能劳烦你呢?”

江墨笑呵呵地说道,虽然他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也没有明确拒绝江辰的话。

江辰这才明白这两兄妹刚刚就是在演戏,就是想从江辰这里拿到一些补偿。这还真是两奇葩,江辰在心中这样想着。

而江灵儿此时却是在偷偷笑着。

江墨见状,一拍江灵儿脑袋。

“人家少族长都这样说了,你还不好好谢谢人家。”

“噢,是啊,多谢少族长的好意,小女一定终生铭记”,江灵儿板起脸认真严肃的说道。

要不是刚刚被他们兄妹坑了,江辰肯定会以为江灵儿是认真的。但是…,所以他摸了摸脑袋,他只能认了。

江灵儿说完,江墨就带着她先走了。走在江辰前面,她还时不时转过头对着江辰做鬼脸。看她的样子,很是得意。

过了一会儿,前十的人都到齐了。

江胜天看起来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看来二长老这几天亲自给他疗伤了。江穆因为上次被江墨一招击败,所以现在看见江墨他有些害怕,离他们兄妹远远地。

在场最激动的要属那江芸了,她正一脸期待着族长发放奖励。而她的实力,也在这几天中突破到了三星武者。看来这次比武,她的收获很大。

那江瑾和江钦走在一起,两人似乎认识。还有就是那手持斧子的江烈,他独自一人站在一旁。剩下的两人就是那四星武者和那五星武者了。

见人到齐后,江清风与二长老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大家都来了啊,那我就跟你们直说吧”,江清风开口道。

“你们是这次的比武前十,更是我们江家未来的希望。”

听到这里,众人皆是露出了一丝骄傲之色。

江清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不过,那天二长老也跟你们说了关于南昕学院的初试的事,所以,我想你们都很明白要是连这初试都通不过将意味着什么。”

没错,要是连着初试都通不过,这就意外着他们与通过初试的人差距只会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只能望着他们的背影。

想到这里,众人刚露出的骄傲之色瞬间消失,面色都难看了一些。他们知道,这次南昕学院的考核将会决定他们以后的人生走向。所以,不能大意,必须全力以赴。

看着他们这个样子,江清风知道了他们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于是,又激励着说道:“即使这样,你们也不要太过害怕失败,因为参加南昕学院的考核的时间,还有三年,这三年里我们将全力培养你们十人。挣取在三年之后,让你们所有人都通过南昕学院的考核。”

“这次前十的奖励,首先是每月的修炼资源,我们将给你们每人提升十倍。也就是说,你们现在每月可以领取到一百份灵液用做修炼。还有就是在修炼指导上,你们可以随时请教几位长老。”

“再有是,你们每人可以去往江家族库中挑选一件玄阶低级兵器。还有就是功法武技上,你们也可以在族库里挑选两本,但是不可带离江家。”

江清风说完,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这……奖励也太好了吧!”

玄阶层次的兵器,功法与武技这类东西他们平时可是连见都很少见的,而现在,他们有机会获得了,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每人每月一百份灵液,这样三年下来,他们只要不是资质太平庸,应该有几人可以达到南昕学院初试的要求吧。要知道,以前江清风他们是没有这么好的修炼资源都能做到的。

众人齐声说道:“吾辈定当不负族中厚望,三年后必全力以赴迎接南昕学院的考核”

看着十人这斗志昂扬的样子,江清风与二长老皆是笑着点了点头。

“好,你们有这份斗志就好,那现在有需要什么的可以跟二长老说,还有就是,以后有需要领取奖励也可以去功法阁找二长老。那现在你们先去领取本月的灵液吧。”

“好。”

“是。”

众人答道。但是江墨兄妹却没有说话,江清风发觉到了。

“你们兄妹还有什么事情吗?”江清风问道。

“噢,是这样的,族长你也知道我们兄妹从小就是在族外修炼,所以,我们想先领取一年的修炼资源去族外历练”,江墨看着江清风的眼睛坚定地说道。

“这……唉,也怪当初你父亲离开江家,害的你俩没有得到过族里的帮助,不过,你确定好了吗?出去历练,可是没有人能保障你们的安全的,还有就是,没有人可以指导你们修炼的。”

江墨认真地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我们已经习惯了在外的生活,我们在外的宗门更适合我们兄妹俩修炼。再说了,在哪里我们也拜了个师傅,他并不比长老们差,他也同样可以指导我们修炼。我也可以保证到时南昕学院的考核开始,我们兄妹会准时参加。”

“唉,你这话说的……”

二长老开口说话,被江清风挥手打断。

“二伯,就由着他们吧。”

见江清风这样说道,二长老也没有继续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