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安的夜晚

他一身青衫,显得些许洒脱。乍一眼看去,完全没有身为一军之帅那般威慑的气势。他站在那里,就好像一位与世无争的散士。

此时他身后却恭敬的立着一道人影,“初步排查,不是来自落月神朝。他杀掉的那两位落月神朝士兵我也看过,整个人身拦腰斩断。”

“但他在玄武帝国也没有活动踪迹,应给来自蛮荒之地。”

龙月生双目微凝,静静听着下属的报告。沉默了一会,他有些疑惑道:“来自蛮荒之地?那他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绯红之月刚过去不久,他是怎样在兽潮中幸存下来的。”

面对龙月生的疑惑,下属又说道:“按照他和显儿公主的相遇的时间以及路线,这是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

“那就是依旧无法确定他的身份。”龙月生一甩衣袖,徐徐离去,“这次征兵有不好落月神朝的奸细混入,好好查吧。”

“是!”下属正色道,低头示意。当他再一次抬头时,龙月生的身形早已消失不见。

“楚帅···真是一位神秘的存在。”下属苦笑着摇头,也离开这个地方,他还要很多事情要做。

这次的征兵,竟然引起了楚帅的注意,马虎不得。尤其是那个叫张之云的,着实要好好观察一下。

···

五号房间不愧于他的名字,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二十号多人浩浩荡荡的冲进去,再一次感叹白鹤军团条件之简陋,但也都接受了现实。

到是张之云神色淡然,毫无疑问,他成为五号房间的队长。张之云指挥五号房间众人皆是盘膝闭目养神,没有让任何一人躺着睡觉。

许多人面面相觑,不解已经折腾一天了,为何不让人休息。面对纷沓而来的疑惑和质疑的眼神,张之云只是淡淡道:

“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张之云将位置选在靠门口的位置,率先表态。其他人看见队长身先士卒,也没有说什么。只好藏着满腹的疑惑,纷纷盘膝而坐。

此时已经明月当空,五号房间中格外静寂,唯有丝丝呼吸声此起彼伏。张之云虽然闭着眼,但将注意力提升到极致。

对于这所谓的魔鬼训练,张之云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狼牙的那段经历到现在历历在目,张之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一句,今天晚上,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如果这个世界的教官和狼牙的那帮疯子一样,那他今天晚上肯定会搞点事情。至于会发生什么事情,这点张之云不得而知。在地球会给你丢几颗催泪弹,然后放一把火什么的。

在这里,这间黑乎乎的房间。张之云突然想到陈刚那周身被电弧雷霆缠绕的模样,嘴角微微扬起。

今夜,会是他吗。

夜已经变得很深,五好房间中已经有人开始犯困。虽然他们身为修士,可以通过打坐来缓解疲劳。但这样长时间不眠不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这件事情来的那么莫名其妙。

许多人心中开始抱怨,他们这个队长是发的什么神经。大晚上不让人睡觉,你自己不睡也就罢了,还要让人陪他。

只有张之云警惕这周围,忽然他猛地睁开眼,朝着身后其余人小声道:“都注意点,有人来了。”

声音虽然微不可闻,但宛若一道惊雷炸响在众人心间。五号房间众人瞬间和张之云一样警惕起来。

外面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丝毫响动。一百多双明亮的眼睛死死盯着唯一的入口,那里月光将一片银纱轻轻的丢进来,在地面上映射出淡淡光芒。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出现在门口。黑影不断拉大拉长,接着,一个人在门口探头探脑,月光将他的行踪暴露无疑。那人见没什么动静,身形一闪而入。只见他拿出一个不知名的东西,似乎嗨嗨两声。

都睡的和死猪一样,让我给你们一个惊喜,好好欢迎一下魔鬼训练。刚欲准备有所动作,只听见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我堂堂白鹤军团,岂容你这总小偷这般放肆?”

那人先是一愣,随后发现黑暗的房间中,一道道道微弱的光芒不断亮起。这是,灵力波动,怎么回事?那人直接呆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看见数不清的灵力攻击铺天盖地,朝他砸来。

他瞳孔猛地一缩,虽然他的实力要比所有人都要高,但也经不住这么多人的同时攻击,当即选择撤退。

真他娘的见鬼了,那人心中破口大骂,合着你们都没睡就在这等我还是怎么滴!他刚一转身,双腿还没有发力,就看见门口站着一道人影。张之云不假思索,一拳就朝脸上轰了上去。

那人见进退维谷,反应也是极快。

“玄龟盾!”

他大喝一声,直接蜷缩在地上。与此同时,周身蓦然浮现一个玄龟虚影,将他笼罩其中。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的灵力攻击倾洒在他身上,在玄龟虚影上激起阵阵波动。

“打,打死这个小偷。”

张之云心中冷笑一声,你们还真敢来。嘴上鬼叫一声,直接对着已经光芒暗淡下来的玄龟虚影一阵拳打脚踢。其他人也轮流效仿,一时间五号房间烟雾弥漫,殴打声,叫喊声经久不息。

教官,对不起了。张之云心中默默的道歉,脚上的力度却丝毫不减,狠狠的踢着已经快要嵌入地底里的可怜玄龟。

“好了!”

张之云个看到玄龟虚影如同碎玻璃一般破开,最后化为光点缓缓散去。他让众人停止了惨无人道的虐待,俯身一看,已经奄奄一息。

“老大,我们不会把教官打死了吧?”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们自然都明白队长口中“小偷”的真实身份。

开玩笑,这里是白鹤军团的军营。哪个小偷敢胆大包天在这里偷东西,唯一解释就是来人不是别人,而是他们的教官之一。

张之云也心中一惊,仔细感应一番,这才松了口气,道:“没事,他身上没伤,只是灵力透支而已。”

“老大,你太神了!你是怎么知道今天晚上教官回来。”这下五号房间所有人都开始信服张之云,一个个眼神狂热,崇拜的看着张之云。

“既然是魔鬼训练,在开始前怎么会给我们充足的准备。”他总不能说在另一个世界我已经经历过这样类似的训练。不过张之云这样解释也有一定的道理,算是给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这教官要如何处理?”旁边有人不断搓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张之云淡淡一笑,“他不是小偷么,对待小偷该怎么处理几怎么处理。”众人听闻,恍然大悟,一个个不怀好意,一幅幅看着这位倒霉教官的双眼,绿油油的直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