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训练开始

也不用张之云特意的嘱咐什么,十几个人蜂拥而上,已经昏迷的教官转眼成为了五花大绑的粽子,然后被吊在房梁上。

“头,要不要···”底下的人,做了一个挥击的手势。

见状,张之云哭笑着摇头。这帮人下起手来比他还狠,要是再打,这位教官真的会出事。只好吩咐的道:“所有人,到外面列队集合。我感觉,其余教官快要来了。”

“嗯。”

所有人自然是点头答应,对于张之云,他们都已经完全信服。别的不说,单凭预测今晚之事就彻底展露了他的指挥能力。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明月在变得黯淡之后,悄然谢幕。晨曦的微光在连绵不绝的山峦后面若隐若现。

天色变得灰蒙蒙的,勉强可以看见景物。而在五号房间的前面,一直约莫百人左右的队伍排列整齐,悄无声息的站着。

也不知道他们动手的声音过于小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其余几号房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响动。

张之云在队伍的最前面,体内灵力在燚龙决显示的经脉中运行了一个又一个周天,努力将自身的状态提升到巅峰。

对于即将而来的魔鬼训练,张之云期待万分。因为在地球,只有精英才可以参加类似这样的训练。而训练结束,你自身的实力都会得到显著的提升。

他刚来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仅仅只是一点皮毛。他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按照云随风传承的部分记忆,败落星域由五部分组成。

正北谛仙之地,万族林立;正南百越之地,异兽横行;正西封魔之地,叶家独掌;正东乱葬之地,恶灵肆虐;正中帝落之地,帝圣所化。

可张之云却了解到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叫玄武帝国,这在云随风传承的记忆的并没有介绍。难道是实力太小了,并没有入这位爷的法眼,张之云悻悻的胡思乱想。

对了,还有帝落之地,张之云猛地想起这一点。不过随后有被他自己否认,因为云随风在传承记忆中提到过。

整个帝落之地被一座逆天级别的灵阵所封印,任何生灵都不得进入,一旦贸然进入,必死无疑。

“我会是在帝落之地?”

张之云打消了这个想法,以他的实力进入帝落之地那还不是直接被灭成了渣渣,就算是那个实力在追神的云随风也做不到这一点。

还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只有你变得足够强大,你就有资格知道更多的事情。张之云心中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在这玄武帝国闯出一片天地来。

有可能是对天发誓,就在张之云思索的时候,只听得轰隆一声。

好在他早有准备,以至于没有被吓的精神失常。定睛一看,发现是他们居住的房间炸了。

一共四声轰鸣接连响起,然后一号到四号房间跟着发生爆炸。爆炸产生的威力之巨大,就连屋顶都被掀飞了。

爆炸产生的火光,将四周映射的一片通红。张之云很清晰的感应到里面残余的强横灵力波动,这让他微微皱眉。

他感觉到,里面的灵力波动和他们所用的略微不同,当异常在哪里,张之云一时间还说不上来。

“发生了什么?”

“痛死我了!”

“···”

···一道道惨绝人寰的哀嚎声不断响起,一个个狼狈身影从爆炸后的火光和废墟中跑出来。脸上流露着惊恐之意,以为是敌军来袭。

莫刑天踉跄的跑出,首先看见张之云所在的五号房间安然无恙,又看到五号房间众人整齐的站在外面。

霎时间他猛地意识到什么,眼中充满愤怒的火光。他几乎是跑到张之云跟前,咬牙切齿的问道:“这个是你们干的?”

张之云面不改色,淡然道:“你可以问一下我们的教官。”

莫刑天一愣,他也是聪明人,眼睛一转就明白了什么。房间突然发生爆炸,可除了建筑物被损毁眼中意外。诡异的是几乎没有一个是受重伤。

“一号房间所有人,紧急集合!”

莫刑天竟然没有再质问张之云,而是召集自己房间的队伍。张之云心中冷笑一声,众人反应到是挺快。只是一直在针对他,让张之云心中有那么一丝不舒服。

其他几位房间的队长,在经历一阵换乱之后。也都集合几何自己的队伍,不多时,五支队伍严阵以待。

许多人此时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除了五号房间安然无恙,其余四间房都是火光冲天,狼烟滚滚。

在白鹤军团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竟然到现在都没有人来,用脚指头想都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反应到倒还是挺快的,可惜,可惜,终究是慢了一点。”一道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只间他们的教官陈刚慢悠悠的从后面转上来。一副玩味的表情大量着他们一众人,看到许多许多人都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陈刚笑意更甚。

这薛一山的爆炸灵阵效果还不错,看看这帮菜鸟的样子。

不过当他看到五号房间所有人衣衫整洁时一怔,又看到五号房间依旧是老这样子,并没有爆炸。

陈刚的神情立马变得不自然起来,眼珠子来来回回转了几圈。只是凑到张之云身前小心翼翼的问道:“薛一山薛教官呢?”

张之云立马身体停滞,直视前方,目不转睛,正色道:“报告教官,我不认识薛教官。”

“不认识?”陈刚感觉自己嘴角在抽搐。这混小子竟然在他面前装,可他偏偏不好意思揭穿。他总不能说薛教官就是给你们房间扔灵力炸弹的那个人。

本来他还感到奇怪,说好的每个房间丢一个爆炸灵阵。结果声音只响了四声,瞧面无表情的张之云,陈刚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

“不过教官我们到是抓到一位小偷。”张之云刚一开口,后面队伍就发出一声声窃笑声。

陈刚表情黑的像锅底一样,但他只能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故作正经的问道:“哦?那个小偷目前在哪里?”

“他刚溜进房间,就被我们群殴打了一顿。然后把他吊在房梁上,等候教官来处理。”张之云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不过他还是没有忍住,低着头偷偷笑着。

而陈刚早已不见踪影,他快步走进五号房间,通过昏暗的火光依稀可以看见房间正中央吊着一个不明物体。陈刚双指并拢,从指尖飞出一道灵力匹链,将绳子打断。

“老薛,你没事吧?”

这位“小偷”正是薛一山,此时薛一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陈刚一脸关心的表情,有气无力的说道:“老陈,咋们感情淡了。···你让这帮兔崽子躲在一个房间中等我是吧!咳咳···我差点没被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