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留下

“这树魔现在在你轰开的洞穴中?”张之云问道。

“树魔已经突破到磨塔境?”张之云又问道。

“确实。”赵青河回答。

张之云站在原地沉默一会,然后跑到临空身边,拉起临空的手就要离开。

“抱歉,我们没必要送死!”

张之云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不料赵青河这时突然拦住他,他的神色变得有些凌冽,“张之云,你待在我们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安全?”

张之云冷笑一声,质问道:“你要带着我们和一颗实力突破到磨塔境的树魔去打架,难道这不危险?”

他感觉这赵青河简直有病,费劲心思将他们留下,结果竟然要去送死,他虽然感应到赵青河实力要高于他可临空,但是面对一颗磨塔境树魔,和送死有什么关系!

不顾赵青河的阻拦,张之云执意要离开。到是临空在这时候沉默不语,任由张之云拉着的他离开。

也不知道和尚在这时候心中想些什么,先前还说共同联手对付树魔,现在却一句话不说。

赵青河见张之云执意要离去,后者已经走出了一定的距离。他沉思一会,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他对着离去的张之云喊道:“难道你们白鹤军团都是一些怕死之辈吗?”

此言一出,张之云离去的身形猛地停顿。他的猛地转过身来,眼神有些难以置信,“你是怎么知道?”

关于他来自白鹤军团的身份,他一路上没有告诉别人,这赵青河是如何知道的?张之云表情一阵惊疑不定,死死盯着赵青河,就像的是一头如临大敌的猎豹,浑身肌肉绷劲。

难道是他不小心暴露什么了?

虽然关于他来自白鹤军团这个事实并不是什么秘密,张之云也没有刻意的隐藏,但是他与赵青河仅仅只是第一次见面,就这就说出他的真实身份,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你先前在猎杀那些树魔的时候,动用了锻刀决吧。难道你不知道锻刀决可是白鹤军团专属功法吗。”

“还有···”赵青河接着有吐出一个惊天秘密,“我还知道你是龙帅推荐而来的,对吧。”

张之云神情恢复到常态,他的神情这会已经从原来的震惊恢复到平静。

“对!”

“龙帅托人告诉我让我照顾一下你,所以你应给留在我们身边。而且,龙帅让我们给你转交一句话。”

“说吧!”

“不要给白鹤军团丢脸。”

张之云没有说话,到是沉默已久的临空这时开口,“怪不得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杀孽,原来张施主你是来自边关,是贫僧误会你了。”

虽然气氛有些不对劲,张之云还是笑了一下,“误会我,你当时真不会把我当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了?”

他倒是想起在铁血城那会临空在他手里救下一个对他抢劫的强盗,若不是张之云当时忌惮临空的实力,恐怕两人会打起来。

“虽然贫僧不明白落月神朝和玄武之间有着什么样矛盾,但是玄武帝国和落月神朝所有的士兵都是无辜。张施主杀了在那会杀了人,虽然你觉得这并不是什么错,却已是早下了杀孽。”临空双手合一,缓缓说道。

“那没办法!”张之云无表示很无奈,也许冥冥之中有着某种的缘分,让他和玄武帝国联系在一起。

那会在蛮荒之地时候,张之云继承了玄武帝国之人的衣物,纳戒以及那把十尺长刀。那时候他就不由己主的来到玄武帝国的御魔关,凭借的一股满腔热血,加入白鹤军团。

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就是他不能所决定的了。

···

赵青河此时脸色有些尴尬,张之云和临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完全是忽略了他。

他还没有体会被人忽略的感觉,忍住插嘴道:“张之云,我把话都说道这份上了,原本这些都是准备不和你说的,你也就别走了,留下吧。”

“可是你们要去挑战一位磨塔境实力的树魔。”张之云此时已经对赵青河放下了戒备,但是他现在还是有些不愿意。

他虽然没有接触过磨塔境实力强者,但是冲脉境的大能确是碰到不少,在高阶强者手中,张之云觉得自己就是蝼蚁。

他现在还记得沙魔圣女随意将他从半空丢下的那件事,那件事成为了他心中的噩梦,挥之不去。

可他这会又想到龙月生之前对他说过他一句话,不要给白鹤军团丢脸,要是这次他离去,传到龙月生那里,恐怕那位元帅大人肯定会震怒。

好你个张之云,竟然敢未战先怯。你当时解开沙魔圣女的封印的时候怎么不害怕?

张之云此时都能的想到龙月生愤怒的表情···

“好,我留下!不就是一颗树魔吗,我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张之云对赵青河好豪迈的说道,他确实有点装的成分。

他虽然怕实力在磨塔境的树魔,但是他更怕龙月生。

“好!”

赵青河见张之云决定留下来,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他走的时候他家老爷子可是嘱托过,一定要照顾好张之云,不然要他好看!

谁都知道龙月生和老子字关系甚好,可谓是忘年交。如果龙月生没有那层特殊的身份,恐怕的都能称兄道弟了。

赵青河为了让老爷子放心,走的时候可是立下军令状的。原本发现张之云正是身份的时候,他想悄悄的把张之云留下,没想到后者是这般的狐疑,差点翻车。

“哥哥今天好古怪···”

一旁的赵青霜察觉到赵青河的异样,他这位哥哥做事可是稳重的很,为何张之云决定留下的时候他反而松了一口气,像是了却了什么心事。

先前几人的对话,赵青霜听得是一字不漏。

父亲和龙月生之间的关系她自然是知道,想到这张之云是龙帅推荐的,有想到哥哥先前对张之云说过话,赵青霜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好你个赵青河,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原来是悄悄向父亲答应保证张之云的安危,看你这一脸担心的样子,不是做了什么承诺吧。

被哥哥保护者的妹妹虽然很多时候不用自己动手,然而的现实也就是这样搞,赵青河很宠爱自己的妹妹,很多事情不让赵青霜直接动手。

但这并不代表赵青霜什么事情都不明白,关于赵青河和张之云之间的事情来龙去脉,她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不过少女的眼光一直注意张之云身旁的临空,和尚身着袈裟,俊秀的脸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少女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