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赵青河的目的

历经一番波折,张之云和临空留在了赵青河的队伍中。

一番交流下来,原来张之云这才知道所有进入四方考核的成员都抱成团,共同猎杀树魔,获得点数。

因为树魔很危险,如果组成队伍不仅可以保证安全,而且可以发挥出恨大的效力。

张之云拿出他那把十尺长刀,砍了几颗树魔,这些实力在一重凝灵境树魔可以获的二十点数。

所以不一会时间,张之云已经的获得一千点数。但是这不是上限,参加四方考核成员除了完成规定所需的必须点数,还可以获得更多点数,参加排名,获得奖励。

不过张之云对于这个并没有太大兴趣,听说第一名的奖励是一颗种子。他觉得自己并不是种地的农民,没必要威力一颗种子大费周折。

临空的点数,张之云帮助又砍了一些树魔,和尚也获得一千点数。现在张之云和临空都已经有了以前点数,有了进入下一站的资格。

“这树魔还剩下一下,你为什么不多收集一些魔晶?”

赵青河疑惑出声,他看到张之云身影穿梭在山壁上面,没过一会就已经下来,山壁上的树魔还有很多数量。

“够了就行。”

张之云表示自己很佛性,有了资格就行。

至于和尚,那就更佛性了···

赵青河看到山壁上树魔数量还有很多,于是问一旁的赵青霜,“妹妹,你要不要这些点数?”

他指着山壁上的树魔。

“我要这些低阶树魔干什么?你要时真想给我点数,为何不把那头磨塔境的树魔点数预留给我。”赵青霜声音种有着一丝不满意。

哥哥真是太能说慌,明明都之前答应好的。

赵青河有些为难,对于赵青霜的不慢,他也很无奈。这是自己的原因,他答应了赵青霜,这颗磨塔境的树魔点数原本是给他的,但是为了留住张之云,他只好将这个作为筹码送给张之云。

不过后者并没有心动,赵青河也是吐露真相才留下张之云。虽然张之云最后是因为龙帅的原因留下,但是关于磨塔境树魔的点数,他还真不能要回去。

毕竟说都说了,再要回来的话,很伤面子的。

“妹妹,你可别看这些低阶树魔,他们数量很多,加在一起也是可观的数量。”赵青河想要为自己的妹妹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

原本赵青霜是不想理会自己这个谎话连篇的哥哥的,不过它无意之间看到山壁上的树魔还有一大片,心中想到了一个很邪恶的点子。

“好啊,那你一个人给我收集魔晶去。”赵青霜一脸清纯的看着赵青河,转身对身后人吩咐,“让我哥哥一个人去,你们不要动!”

身后那帮人噤若寒蝉,一点声音都没有。谁都知道他们老大的妹妹古灵精怪,突然提出这个要求,是想整蛊赵青河,他们是没有一点想要掺和的意思。

对于此,赵青河自然是满口答应。虽然他心里明白自己这位妹妹是在和的自己赌气,但他表示这并没有什么,只要妹妹开心就好。

于是赵青河一跃而起,瞬间来到山壁前面,浑身有着雷电缠绕。他身上发出几道电弧,宛若锁链一般,在山壁上横扫。

但凡是被电弧波及的道的树魔,都是被电弧中蕴含的狂暴力量给击碎,断成几节,其中魔晶也是被赵青河用电弧牵引着飞出,落到赵青霜脚下。

不到结果呼吸时间,山壁上的树魔已经被赵青河扫荡赶紧,一颗都不剩。

张之云看到赵青河出手,忍不住感叹后者实力,特别那周身缠绕的雷电,光芒璀璨无比,彰显着其中的恐怖力量。

“这赵青河看来是很宠爱自己的妹妹。”张之云对临空说道,不过临空并没有搭话,似乎对这些并不是太感兴趣。

张之云一脸讪讪,和尚你竟然不理我···

“妹妹,你看,所有树魔魔晶都在这里了。”赵青河落回到地面,满脸微笑。

赵青霜一手托着香尖,突然对身后的一行人说道:“你们把这些魔晶平分了吧,我突然不想要了。”

赵青河笑容微微凝固,那身后的一行人也是诚惶诚恐,每一个人都不知所措的看着赵青河。

看到赵青河不说话,他们心里真的很焦急。

老大,你倒是说句话啊,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收···

“我妹妹说了,让你们收下,还不动身?”

赵青河神色严峻,叱喝那几人。听到老大的指令,每个人都动了起来的,他们平分魔晶都很详细,都精确到了个位数。

远处的张之云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好笑的摇头,他发现赵青河的这位妹妹还真是古灵精怪,喜欢恶搞。

不过随着魔晶被平分,这场闹剧也是终于结束。张之云找到赵青河,准备了解一下他怎么对付这磨塔境树魔。

说来也奇怪,按照赵青河的说法,这树魔已经完成突破,而且现在就在山中。他们多多少少在这里逗留了一段时间,这树魔竟然没有出来找他们。

“这树魔虽然现在实力突破到磨塔境,不过他还需要一段时间巩固,我想趁着这个机会把这树魔杀掉。”赵青河说道。

张之云听这话怎么有些不对劲,疑惑问道:“你既然猎杀树魔,为什么不在树魔正在闭关的时候出手,那会才是树魔最脆弱的时候。”

关于这个,张之云很是不解,难道是赵青河判断错了,这···不应给啊···

赵青河这是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

张之云愕然,你知道你还不早动身,脑子是被驴给踢了吗!

“不过那样我找着树魔就没了疑似。”赵青河语气不徐不疾,“我的实力卡在三重凝灵境有一段时间,一直找不到突破的感觉,所以就像借助这刚突破磨塔境的树魔。”

“这树魔的实力刚好处于我能勉强应对的阶段,我想和这树魔经历一番生死厮杀,触摸磨塔境门槛。”

“原来是这样,那你可真是狠。你这样做很危险,考虑清楚了吗。”

张之云提醒赵青河这其中的危险程度,不过他还是由衷的敬佩赵青河的这般勇气,在生死之中寻找突破的感觉,一般那人还真做不到的这一点。

“我父亲希望将来让我从军,如果我两这一点都做不到,怎有脸上战场。”

这番话说的毅然决然,张之云也为之触动,这才是真男人,当兵的男人都是勇士。

他在地球当过两年兵,在其中他收获了很多。所以他对赵青河这般报效国家,征战沙场的人有着无比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