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旅途

许恭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正式踏上了旅途,真正的旅途,对于之前的许恭来说,出门在外并没有什么要注意的,他遇到危险第一时间就开始装死,在这个时代侮辱尸体是很严重的事情。

在一个道德社会,所谓的坏人,大多都是一些摒弃了道德观念的人,或者是一些用仁义道德来伪装自己的伪君子,可是不管怎样一旦侮辱尸体,那么这个人在江湖中就不容易生活下去,除非自己可以放弃所谓的名声和自己的势力,否则就一定会遵守一定规则。

可是许恭这次要面见俞大猷,他可能会是一个高手,许恭认为自己根本就做不到一直潜伏在俞大猷的身边而不被他发现,所以自己就需要一个身份去接近他,如果自己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人,自己肯定会特别防备他,由己渡人,许恭相信俞大猷也和自己想的一样。

所以许恭在认真的准备,赶路不是目的。如果仅仅只是为了看到俞大猷,那就不用费劲心思去准备那么多,说走就走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现在许恭想要真正的参与进去,因为那个人说过,对待忍者的态度就是,只有死掉的忍者才是好忍者,害虫必须被消灭。

所以许恭要给自己披上一层合理合法的外衣,一边和俞大猷一起对抗外敌,一边完成自己的兴趣。

所以许恭现在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且生命简直就是太脆弱了,不得不承认生命之脆弱禁不起我们再三的考验,生或死,也许早已命中注定。逝者如斯,生者为此沉寂。沉默,是对死者最大的敬意。

江湖是对生命摧残的一种氛围,没有任何人敢保证自己常年闯荡江湖而自己可以生活的很好,即使号称无敌,可是总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置于死地,这是一种没有办法的事情。

许恭之前的态度是在那个人的保护之下,见证江湖的来来往往,没有自己一个人只身闯荡,那个人是百晓生成为了一个传奇的组织。

可是许恭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本事,他之前一直就不愿意搭理江湖的恩怨,按照道理来说:

百晓生这样的一个组织,做到了他口号里宣传的那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江湖百晓生。

这个庞然大物一共有五个负责人,按照道理来讲,这样的人应该在江湖中传出来了硕大的名声,可是现在江湖只是刚刚了解到,百晓生还有第五个负责人。

许恭为了救治李元豪主动暴露了自己,才让一些人了解到,百晓生居然还有而字令住,而字令还有传人。

许恭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沾染江湖的意思,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自己怕死,真的怕死。

许恭被那个教导的很奇葩,自己很懒散,但是有一些强迫症,自己感觉生存没有任何意义,可是自己却又畏惧死亡。

“店家,将好酒好菜准备好”人未至,声已到,江湖客,就是这么豪爽,没有什么点菜的过程,直接让店家拿出好酒好菜,就是所有的过程。店家也习惯了这样的点菜方式,也有其独特的应对方式,在互相配合中,江湖中人和一些客栈酒楼的人员互相进步。

酒楼热闹非凡,来往的过客游人甚多,上下楼层底下一层是普通平凡人吃饭之处,上层为高档贵客食住之处,小二忙的焦头烂额数钱数的手发抖,桌上菜肴美味可口,香味四溢,让人流连忘返,宇内清歌伴琼浆,八方剑客泱泱,太白携欢花满堂,一众醉看秋裳夜上楼去,如迷沿府深。

许恭看着周围的人,习性使然,坐在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背后靠墙,身旁有窗,抬眼望去就能够看到酒楼的大门,这个是许恭认为的黄金地段,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许恭都有反应过来的时间,即使是四面八方都有敌人来袭,许恭也有机会让自己成为最后一个死亡的人。

许恭一路上,一直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没有卷入什么特别大的是非之中,当然也没有籍籍无名下去,欺负欺负一些孤家寡人,当然根本没有针对任何好人,许恭评判是不是好人的标准根本就不适用于江湖主流。

许恭也没有时间,去一一了解到底怎么回事,真能是大致了解一下,到底什么是那里的恶人,自己再惩恶扬善一波,宣传一下自己的名声,当然,许恭事先肯定是要先了解一下自己惩治的那些人究竟有没有强硬的靠山,如果有的话,那么就当没有来过这里。

所幸许恭来的路上,没有什么强大的敌人,许恭也没有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发生。

许恭只是想要一个好的名声,不是那种,以吾人数十年必死之生命,立国家亿万年不死之根基,其价值之重可知的人。

他珍爱自己的生命,只是想要闯荡出一些名声,然后光明正大的面见俞大猷,然后就没有想那么多了。

许恭当然害怕有人戳穿自己,因为尽管随着世俗人道主义的发展,人们普遍很介意“残忍”,但很少有人把“残忍”当成首要的恶。与此对应,不少人却将“虚伪”视为首恶。西方历史上存在这样一种现象:“每个时代、每种文学体裁以及每一个公共舞台都在鄙视和嘲笑伪君子”,“即使是在恶棍陈列室里,伪君子也最受鄙夷。我们总以为,伪善是微不足道的丑恶之一,孰料人们恨之入骨,即便其他一切丑恶加起来犹恐不及。

所以一旦许恭的真正面目被戳穿,许恭所有的名声都毁了。

当许恭到底一个城池之前,许恭就会仔细的思考自己到底是要如何做才可以维持住自己的人设。

在武林之中,社死真的就是比死亡更加严重,自己死亡还可以祸不及家人,一旦社死,那么自己的家人最起码也要改名换姓。

许恭最不想的事情就是发生自己意想不到的冲突,可是偏偏事与愿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