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冲突

许恭虽然自己谨言慎行,可是江湖往往都是充满了无奈,很多事情都是你不惹事,但事情会找到你的身上。

许恭来到了这个渭南城,位于上党郡的一个地方,许恭知道这个地方是一个不好处理的地方,所以就打算在这个地方稍微休息一下,立刻就离去。

只要处于一个算是比较大的势力范围的地方,许恭就没有打算多管闲事,不管这个势力是正道还是邪道,许恭知道所谓的正道手底下未必有邪道干净,所以一直以来,许恭面对着一些大的势力的人都是比较低调的,甚至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许恭到达过那些地方。

一直在路上的风餐露宿让许恭有些忍受不了,虽然许恭可以忍受风餐露宿的生活,可是如果没有必要的话,许恭还是想要享受一下生活。

许恭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办法做到,主动吃苦,吃苦是可以的,但是要主动找我去吃苦,许恭是做不到的,这是一件无奈的事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成功者。

许恭一直认为自己是被养废的,他见识过许多人倾尽所有也没有办法见识过的风景。许恭开拓了自己的眼界,也失去了对于这个时代闯出一片天地的激情。

“成功是什么?这个我不太清楚,每一个人对于成功的理解都不一样,可是我知道成功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的九十分就要靠贵人相助了。”这个是那个人对于许恭关于成功的讲解,每次许恭有疑问的时候,他自己询问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过自己想要的的答案,他也习惯了。

许恭想到这些,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有的人往往可以表现出来最真实的自己,不会被别人的观点所影响。

许恭的这一笑,就引发了事端,就在许恭自己陷入自己的回忆中的时候,有两方人开始了对峙,都在互彪垃圾话,周围的人都在冷静的观看,没有人去打扰这两方人员,可是许恭这一笑,反而将两方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自己的身上。

“喂!那小子,你到底在笑些什么,本大爷所说的话就那么好笑吗?”一个长相彪悍的传统龙套开口说道。

许恭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想知道了,他现在突然想要释放一下自己,自己自从那个人离开之后一直谨小慎微,可是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谨小慎微性格的人。

他只是突然之间,害怕一些事情,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些什么,但是就是害怕。因为自己可以一直依靠的人离开了自己。

许恭的性格本来就是有些狂妄自大的,那个人也不认为狂妄自大这个性格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可是现在许恭的行为,他自己一直在压抑自己,李元豪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让许恭做好准备,他害怕许恭在不经意之间爆发出来,可是一直压抑还不如早早的爆发,所以李元豪没有出言阻止许恭远行,反而让李元豪做好事情的准备工作。

面对这个挑衅,许恭原本是应该选择息事宁人的,可是许恭心理的一团火突然就爆发出来了。

“滚!”许恭对着那个龙套说道。

许恭作为一个江湖中人,没有喝酒的习惯真的算是一个异类,虽然他开过酒楼,他自己也经常酿酒,但是,他自己基本上很少喝酒,之前和那个杨丕山两个交浅言深,但是许恭根本就没有喝多少,每次都是许恭主动添酒,所以每次许恭给自己添酒的时候,是涓涓细流,给杨丕山添加酒的时候就完全不是那个样子了。

为了训练好这个技巧,许恭练习了好久,无论从高度,还是倾斜角度都练习到刚刚好。

许恭没有喝酒,但是他心中的暴虐还是爆发了出来。是障蔽。无明为造业的根本,我们众生因无明而生烦恼,使意念不净,意不净而懈怠,因懈怠而不精进,因不精进而失禅修,因不禅修,而无法得定,即离圣道。所以说,烦恼能障碍行者超凡入圣。

许恭一直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自己的状态,面对危险一直都是要远离,时刻敬惕着,许恭压抑自己的言行,一切都朝向着保护好自己的方向去靠拢,收敛着自己的脾气。

可是经过这一段时间自己谋划着的爆发,让许恭陷入了一种困境,就像是走火入魔,如果我们遇到某些异常状况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但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譬如于修行时,忽然得一场大病,而且是急性病须看急诊,但说也奇怪,等到了医院,医生一检查,却又查不到任何病状,而说你没事,休息一阵子就好,这就是入了魔障的身体表现。魔障的震撼力很强,魔障要来便是来势汹汹。往往来临时,其余威及副作用也都很大。

许恭自己没有感觉自己现在是入了魔障了,周围的人也都不认识他,虽然他现在有一些名声,可是他现在的名声不是能够让人一眼就知道他就是许恭,在加上他自己习惯性的变装,也就是经常乔装打扮。

周围的人可以认出他的可能性就更小了,所以一念愚即般苦绝,一念智即般若生,许恭不知何时心魔找上了他,正巧周围还有人诱导他的心魔爆发出来。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都发力,一场冲突肯定是不可避免了。

酒楼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个个的除了酒楼掌柜都期待着这场冲突的到来。

那个龙套当然受不了许恭那一个滚字的刺激,抽刀就像许恭砍来,许恭现在想到的却是为什么这些长相粗狂的江湖中人都喜欢拿刀砍人。

许恭为什么想到这个,好像是有人给他解释了一下:

武侠里剑客多而刀客少,就是因为剑比刀贵,这是根本原因。之所以剑贵是因为剑两面开刃,剑脊要直要对称,这个研磨费就要比刀高很多,刀就算镐线不对称其实也无所谓,下面小徒弟都能磨得来,剑要是剑脊不正不直,那就难看了。过去没有电动工具的情况下,全靠研磨师手工调整。所以剑的价格首先就要比刀高不少。

“所以刀客大多数都是穷逼”许恭想到这一句话又忍不住笑了,抬眼看向来人,刀已经近身,许恭转身抬手一个巴掌就将那个人抽飞出去。

周围人都以为许恭是在嘲笑那个龙套自不量力,因为现在许恭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