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解决

许恭的思想其实是和这个时代脱节的,作为一个从小就被各种超越这个时代的思想影响下,他自己的想法和其他人不一样,再加上他此时陷入了魔障,更加注意不到他到底是可以给别人带来怎样的伤害。

在许恭看来,被别人打一巴掌,要么就是当场就打回去,要么就忍受,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在其他人看来,打脸是对他们人格的侮辱,在这个时代,人格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情,浪迹江湖忆旧游,故人生死各千秋,已摈忧患寻常事,留得豪情作楚囚。视死如归不是一句空话,是这个时代很多人都在用生命践行的事迹。

许恭由于特殊的原因并不是很了解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也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事情。

那个龙套也不是一个做大事情的人,没有什么先保留自己的生命的概念,一看这种人就不能成为江湖泰斗。

许恭打了一巴掌之后,就不想再继续打下去了,比较打架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情。

虽然他不想打了,可是那个龙套根本就没有放弃的意思,就像是许恭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疯狂的对着许恭输出,许恭也就被迫和那个龙套对战了起来。

别看许恭身体看起来肥肥胖胖的,可是他的走位是非常灵活的,那个龙套左劈右砍的,根本就没有挨着许恭。

许恭也被这种打法搞的心烦气躁,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也没有客气,直接用出了分筋错骨手,将那个龙套制服。

许恭对于生命来说还是很敬畏的,他感觉自己是没有资格随意剥夺他人的生命权利的,每个人都生命都只有一次。

这也是许恭多年被教育的结果,他尊敬生命,任何人的生命,当然他也不会因为这个缘故让其他人伤害到自己,所以解除他人伤害到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必要的。

许恭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剥夺过任何人的生命,尽管他完全有这个能力,他废除他人的武功是很平常的,可是他真的没有杀心。

许恭用出分筋错骨手之后,他认为事情已经结束,可是事情才刚刚开始,那个龙套,眼看报仇无望,萌生了死志。

许恭也没有想到,会有人脾气这样的爆裂,一言不合就寻死,许恭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之间往墙上撞去,说实话装墙而死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可是那个龙套真的就当场就死亡了,许恭当场就惊呆了。

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况,原本还针锋相对的两波人现在就一致对外了。

“这位。。。”估计那个人也没有想到该如何称呼许恭,就说道一半,就停下了。

还好他的身边有聪明人,直接开口说道:“在下是华山派衡立松,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许恭听到是华山派的人,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威胁,五岳剑派,现在已经不剩什么。五岳是指泰山、恒山、嵩山、衡山、华山。其中,泰山位于中原东方;恒山位于中原北方;嵩山位中原省;衡山位于中原南方;华山位于中原西方市。这五岳练成一片就是中原地区。

五岳,连成一片就掌控了中原甚至北方,侧卧之塌岂容他人酣睡,朝廷的威严还在的时候,居然有人敢齐聚五岳于一堂,虽然最后也没有合并成功,但是这件事情给朝廷提了一个醒,根本就不会让江湖势力重新焕发生机。

正德帝因为自己想要夺权,再加上他那个好皇叔对他虎视眈眈,根本就没有时间搭理五岳这些事情,仅仅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让想要兴起的一个江湖势力支离破碎。

也是,论起计谋来说,江湖中人那里是那心脏都是五彩斑斓的黑的朝臣的对手。

也就是现在,嘉靖这个年号还不稳固,不然五岳的江湖势力也就要被清洗了。

许恭虽然看不起这些人,这些人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一旦朝堂稳定下来,这些人一定会被开刀。

许恭现在是在想这些事情,是因为,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导致一条鲜活的生命彻底丧失的主要原因。至于死亡,虽然许恭并不是习以为常,但是也不至于大惊小怪。

许恭发泄出来之后,魔障就消失的差不多了,在加上周围人死亡的刺激,许恭现在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

许恭这个人,一旦恢复正常,懒惰的思想就重新占据了上风。按照道理来说,如果许恭没有陷入魔障的话,发现周围有热闹可以看,他一定会隐藏起来,不会让自己成为被别人观看的热闹。

现在,许恭恢复正常了,就想要远远的避开,不想沾染任何麻烦,于是许恭就和那几个华山派的人客气了一番,就打算离开。

正当许恭打算离开的时候,那个龙套一帮人就阻拦起了许恭。

“阁下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也未免太过分了,有些太目中无人了。”那个龙套的老大开口说道。

许恭自己感到有些奇怪,不是他能够理解这个阻拦他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恭虽然感到奇怪,但是他没有表露出来,“在外人面前,永远不要表露出来自己真实的意思。”这一句话,是许恭开始闯荡江湖的时候那个人告诉许恭的,许恭一直谨记在心,没有一刻敢忘。

所以现在就造成了一个尴尬的局面,许恭不想动手了,因为他感觉使用武功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情,那个龙套的同行者们,忌惮许恭的武功也不敢轻易动手,局面就僵持到了这里。

许恭知道他们和自己对峙的原因是因为那个龙套的死亡,但是也非常好奇,这群人为什么将那个龙套的死亡原因归结在自己身上。

和许恭对峙的那一群人,以为许恭是故意羞辱那个龙套,他认为许恭是一些仇敌派来的,他们也不是很想动手。

但是一定他们不做任何事情,他们的名声就毁了,名声在江湖中人看来,还是非常重要的。

所幸,周围有人在窃窃私语,话传到了许恭的耳朵里。让许恭知道了,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有多么的离谱,霎时间,一直懊悔的情绪,在许恭的心底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