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懒惰

许恭现在怀疑,俞大猷就是一些道家人员培养出来的,现在的嘉靖帝宠信道家,所有这些道家投桃报李,培养出来一个人才,帮助道家重整旗鼓。

许恭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毕竟这位可是真正的聪明人,没有什么人可以在智慧上超越他。

那么,这场少林威名扫地的事件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一旦朝廷和道家联手推荐出一个人物,那么少林他还能赢回来吗?甚至说他敢赢回来了吗?

许恭想到了这些,他就感觉在待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意思了,俞大猷可能只是作秀而已。

现在验证他的思路是不是正确的方法就是见到俞大猷这个人,一旦见到他,所有的谜团就都可以解开了。

许恭想到这里感觉好麻烦啊,真的是不想再做什么其他的事情了,作为一个懒人,许恭真的是能躺着就决不坐着,能坐着就决不站着。这次许恭从雍州城到嵩山这里,许恭一路上还处理了各种离奇事件,许恭真的感觉自己累了,不想动弹了。

他一直想做的事情,就是成为姜子牙,愿者上钩,而且自己还饿不死,自己可以一直守株待兔,作为一个懒人,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许恭之前在那个人的庇护之下,经历过了各种生活,最后都不了了之了,具体的原因就是许恭对重复工作感觉厌烦,自己不想做重复的事情。

许恭感觉麻烦的事情,如果不是必要的话,许恭根本就不想要动弹。

作为一个懒人,像一条咸鱼一样的懒人。太过复杂的事情对于许恭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要他想做,他一定可以做好,但是他不想做的时候那就是懒神附体,感觉呼吸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种负担。

许恭在客栈里宅了好几天,他对于江湖中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关心了,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现在都不想理睬。人生就是一场赛跑,要到达终点,速度不是刚需,不被累死才是,作为一名懒人,但凡是根稻草都得谨慎,毕竟都这么懒了,最后成了累死的骆驼,那么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不愿用力的思考,有时候要很努力的想才能确定自己身在何处,所为何事。可是做一个懵懂的人也不错的吧?不去想、不去看也不要听,外面是风风雨雨且由他去不好吗?有些事有些时也轮不到我们多想,多想无益,所以有时候不妨学那鸵鸟的智慧,把头深深埋进沙子里,就是一个安全的天下了吧?

每天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够离开他的床铺,每天都让店家把饭菜做好送到自己的房间,要不是感觉不好,许恭甚至想要请一个人帮助自己喂饭,为了不多次解决个人卫生,许恭控制自己的饮食,毕竟自己收不了在厕所里吃饭睡觉。许恭跟一个废人一样,持续了半个多月,等到他认为自己把自己赶路付出的辛苦恢复过来之后,他才恢复成了一个正常人的状态。

在许恭犯懒癌的这个时间内,整个嵩山暗流涌动,但是这一切都和许恭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人关心一个一直待在客栈,从不出去的人,许恭查到俞大猷这个人好像是练易经的,许恭就对这个人不感兴趣了,他不想和一个变态做朋友。

易经是一个神奇的一本书,被誉为“诸经之首,大道之源”。该书阐述了天地世间关于万象变化的古老经典。

这本书有多神奇,许恭不是特别了解,他也尝试理解一下,可是他根本就看不懂,就从这个时候,许恭就接受了自己的平凡,自己不是一个天才,和一些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人没有办法相提并论。

李耳,一个平平无奇的书记官,在周朝的藏书馆里工作过,理解了这本书,就留下了老子天下第一的名声,这个是易经不带神话色彩的第一次登场。

孔子晚年很爱读《周易》,翻来覆去地读,使穿连《周易》竹简的皮条断了好几次,即使是这样孔子还是认为自己没有读懂这本书,据说老子认为道不同,不相为谋,孔子没有得到老子的理解,在陈菜困苦闭关才明悟了一部分。

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剩下的好像都不是很出名了,但是汉代传承到马融,郑玄,荀爽,刘表,虞翻,陆绩以及魏末的王弼等人。

现在有人号称是从易经上领悟到了武功,这个人不是骗子就是天才,不管是那个,许恭都认为自己根本就惹不起。

如果俞大猷真的是一个骗子的话,那么连一个武林泰斗都配合演出的话,这里面的水就太深了,即使淹不死许恭,许恭认为自己爬出去也费劲,作为一个懒人,这个事情是非常让人苦恼的。

如果俞大猷真的领悟到了易经的事情,那么许恭更害怕了,许恭害怕又出现一个圣人,上一个圣人出世,改变了江湖和朝廷的格局。

一代天骄,他如果不是伤到了本源,现在江湖根本就没有其他势力的立锥之地。

现在提起他的名字,依然令一些人瑟瑟发抖。

有的人说他是一个善人,还有的人说他是一个噩魔,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他是一个传奇,一个注定被记入史册的传奇。

许恭已经失去了想要面见俞大猷的兴趣。他感觉自己彻底的死心了。

想到自己将面临的麻烦,许恭根本就直接放弃了。

就在许恭打算回到雍州城,继续开展自己的酒楼业务,顺便将找到那些脚盆忍者,让他们可以永远感受一下大明大地的美好,仔细感受一下被中原的土地埋葬的美妙。

一个令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脚盆左京兆大夫内艺兴遣使宗设抵宁小波;未几,右京兆大夫高贡遣使瑞佐偕宁波人宋素卿亦至。由于宋素卿贿赂宁波市舶太监赖恩,宴会时得以坐在宗设上座,其货船虽然后至,但先于宗设货船受检。宗设怒杀瑞佐,焚其船只,追宋素卿至绍兴城下,沿途劫掠而去,明备寇都指挥刘锦、千户张镗战死。

两夷仇杀,毒流廛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