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缘由

许恭有开始赶路,为了补充自己的遗憾,其实说实话,许恭并不是一个原意为了弥补自己的遗憾而愿意让自己辛苦的人。

可是许恭看见那李元豪布满血丝的眼睛,他实在是下不了决心去拒绝,其实不用任何人说,许恭明白,自己暴露了自己的底牌。

江湖百晓生,这个组织太大了,好多人都想收为己用,利用这个组织去完成一些事情。

百晓生的分别被五个人监控,并不能说是掌握这个组织。没有人能够容忍一个情报组织可以被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任何人掌握。

青龙会一个绵延武林数百年,庞大无比的神秘组织,无人知何时、何地、何人统率、何时渗入江湖。它似是从有江湖的那一日起,便存在于这个江湖之中。它至神秘强大;它并不遵从所谓仁义道德,而是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它亦正亦邪,或者说,根本无法用正邪、善恶、黑白来度量它。

可是现在这个庞然大物已经到了崩塌的边缘,所谓的龙首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根本就不敢在中原大地上行走,一个个死的死,逃的逃。

许恭相信如果不是因为皇帝刚刚即位的原因,江湖的局势早就乱了。

可是即使是这个样子,像是什么青衣楼,江湖中最庞大的杀手组织。传说有一百零八楼,遍布江湖,每一楼都有一位楼主、一百零七位杀手,组织严密无比,无人可知组织总部位置。

总楼主霍休,隐藏的天下第一富豪,也是武林中最巅峰的高手之一,被锦衣卫抄家灭族,江湖中人人都恨之入骨的人刘瑾,让这个组织烟消云散。

同时消散的还有隐形人:一个神秘组织,总部在海外一孤岛上。创立者吴明,人称”小老头“,一位远居海外的神秘人物。外观看起来和和气气,诚恳老实,实际上喜欢扮猪吃老虎。饮食极为讲究,还是个饱读诗书的风雅之士,是不世出的奇才,武功、智慧都深不可测,武林中隐藏的天下第一高手。

红鞋子倒是保留了下来,红鞋子组织的成员都是女子,并着一双鲜红的绣花鞋子,就像新娘子穿的那种,但上面绣的却不是鸳鸯,而是只猫头鹰。组织的头目“公孙兰”,开元盛世时的唐宫第一舞人”公孙大娘“的后代传人。武林第一美人,精于易容术,【女屠户】、【桃花蜂】、【五毒娘子】、【销魂婆婆】、【熊姥姥】,这些人全是她的化身,还是江湖顶尖剑术高手之一。被皇帝收入囊中,豹房成了他们的新据点,现在新帝即位,也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结果。

幽灵山庄的创立者为木道人,武功修为极高,却一直深藏不露,在轻功、内力、谋略方面完全压制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武林大派【武当派】长老,德高望重,辈分极尊,交友广泛,自称“围棋第一,诗酒第二,剑法第三“。暗中化身”老刀把子“,组织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组织“幽灵山庄”把武林成名的邪派高手收录其中。武当自己清理门户,朝廷也就默认了这种行为。

秋风未动蝉先觉,就连武当都要先给这个新陛下留面子,许恭想要活着就必须要好好表现。

找到那一伙人,就是给朝廷缴纳投名状。许恭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想要好好活着,必须要占据大义,为民除害这个名声,是可以当做护身符的。

所以,李元豪拼命的想要为许恭找到可以立下汗马功劳的法子。许恭当然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在这个时代,名声在外是一项能够保命的事情,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在这个依靠道德约束的时代,任何人都在爱惜羽毛,做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师出有名。拥有一个好的名声完全是在自己的身上安装了保命符。

大部分的人都特别看重自己的名节,这是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孟子说舍生而取义,就是说宁可死也要保住自己的节操,君子更是守身如玉,名声同时也是你在社会上立足和生存的条件。这种名声观在一定程度上约束了读书人的行为,使其不敢做出大逆不道的行为。

当然也有不顾自己名声的人,可是那始终还是少数。

李元豪积极的为许恭谋划,便是希望为许恭谋划出一个可以让江湖中人都认可的名声。

许恭之前在江湖上没有太大的名声,他的武功来说也不是顶尖水平,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势力来支持他,也没有什么人可以为他撑腰。

作为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拥有一个可以改变整个江湖的事物,那可比孩童闹市抱金更危险,孩童抱金可能还有大人见义勇为,可是许恭现在的事情是四面楚歌,没有什么可以帮助他的大人,李元豪也就比许恭强上那么一点。

不说朝廷那个庞然大物,任何江湖势力都要在朝廷的势力范围之内小心谨慎的生存,只有朝堂不宁才有江湖中人的生存空间,朝堂越平静,江湖的范围就越小。可是即使最乱的朝代,朝堂也可以轻松镇压一大半的江湖势力。

接下来就是道家的人,道家组织松散,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组织,完全靠自我发挥,可是架不住他们狠人够多,真惹到了他们,一群不在乎生死的家伙,敢拉着你一起成仙。

至于佛家,倒是没有什么,万年老三,他稍微强势点道家一群人就开始吃饭睡觉打豆豆,当然这里的豆豆就看那个和尚跳的够欢了,不过他们毕竟拥有着千年的积累,根底自然比其他人强上不少。

剩下的就是这三家的下属部门,来源就是他们,可能会是因为各种原因分裂出去,然后可能会组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强大的势力。

可以这么说,自唐之后的武林门派,或多或少都会和以上的三家势力拥有联系。

许恭脑海里想象着这些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现在在给自己的大腿上药,毕竟要追求一些事情终究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许恭为了不辜负李元豪的一番心意,昼夜驰骋,争分夺秒向目的地赶去,为了省下一些时间,许恭终究还是选择了自己讨厌的事情。

许恭带着大量的票据,在不同的地方换乘,自己感觉累的时候就选择乘坐马车,在颠簸中安息,每次睡觉之前都要重新的上药。

为了节约时间,许恭甚至就没有让伤口愈合过,每次都是感觉自己休息好了,就立刻换上新的马匹,开始了新一轮的伤口撕裂。

对于许恭自己来说,他并不想受这个折磨。可是为了朋友的殷切,他屈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