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到达

在这个时代,名声在外是一项能够保命的事情,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在这个依靠道德约束的时代,任何人都在爱惜羽毛,做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师出有名。拥有一个好的名声完全是在自己的身上安装了保命符。

大部分的人都特别看重自己的名节,这是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孟子说舍生而取义,就是说宁可死也要保住自己的节操,君子更是守身如玉,名声同时也是你在社会上立足和生存的条件。这种名声观在一定程度上约束了读书人的行为,使其不敢做出大逆不道的行为。

当然也有不顾自己名声的人,可是那始终还是少数。

李元豪积极的为许恭谋划,便是希望为许恭谋划出一个可以让江湖中人都认可的名声。

许恭之前在江湖上没有太大的名声,他的武功来说也不是顶尖水平,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势力来支持他,也没有什么人可以为他撑腰。

作为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拥有一个可以改变整个江湖的事物,那可比孩童闹市抱金更危险,孩童抱金可能还有大人见义勇为,可是许恭现在的事情是四面楚歌,没有什么可以帮助他的大人,李元豪也就比许恭强上那么一点。

不说朝廷那个庞然大物,任何江湖势力都要在朝廷的势力范围之内小心谨慎的生存,只有朝堂不宁才有江湖中人的生存空间,朝堂越平静,江湖的范围就越小。可是即使最乱的朝代,朝堂也可以轻松镇压一大半的江湖势力。

接下来就是道家的人,道家组织松散,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组织,完全靠自我发挥,可是架不住他们狠人够多,真惹到了他们,一群不在乎生死的家伙,敢拉着你一起成仙。

至于佛家,倒是没有什么,万年老三,他稍微强势点道家一群人就开始吃饭睡觉打豆豆,当然这里的豆豆就看那个和尚跳的够欢了,不过他们毕竟拥有着千年的积累,根底自然比其他人强上不少。

剩下的就是这三家的下属部门,来源就是他们,可能会是因为各种原因分裂出去,然后可能会组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强大的势力。

可以这么说,自唐之后的武林门派,或多或少都会和以上的三家势力拥有联系。

许恭脑海里想象着这些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现在在给自己的大腿上药,毕竟要追求一些事情终究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许恭为了不辜负李元豪的一番心意,昼夜驰骋,争分夺秒向赶去,为了省下一些时间,许恭终究还是选择了自己讨厌的事情。

许恭带着大量的票据,在不同的地方换乘,自己感觉累的时候就选择乘坐马车,在颠簸中安息,每次睡觉之前都要重新的上药。

为了节约时间,许恭甚至就没有让伤口愈合过,每次都是感觉自己休息好了,就立刻换上新的马匹,开始了新一轮的伤口撕裂。

对于许恭自己来说,他并不想受这个折磨。可是为了朋友的殷切,他屈服了。

许恭经历了一番磨难,终于到达了,许恭到达边境的时候立刻开始回想这个地方的历史。

明太祖初期,李成桂推翻高丽王朝,建立新的政权。李成桂建立王朝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使者来中原地区,让大明皇帝给自己赐名。李成桂选了朝鲜、和宁两个国号让明朝太祖作为参考,太祖认为剿线是古国名,所以选择了剿线。需要说明的是,这里面的剿线念zhaoxian,并不是chaoxian。zhaoxian的意思是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这里。只不过后来慢慢变成了chaoxian。

李成桂的剿线王朝是在推翻高丽王朝之后建立的,王朝刚建立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在里面:首先,很多效忠于高丽王朝的势力仍旧存在,这些人可能随时会反扑。而且高丽王朝后面有大乌苏人的支持,到时候大乌苏人一旦支持这些人的话,这些人随时都有可能推翻李成桂建立的新政权;再者就是新政权应该制定什么样的外交政策。剿线的实力有限,周边有三股主要的势力,大明、脚盆、大乌苏,剿线完全不是这三者的对手。现在剿线刚建立,必须要找一个靠山,不过由于大乌苏支持高丽,脚盆一直想入侵剿线,所以剿线只能找大明。就是说,如果大明在这时候不支持剿线的话,刚建立起来的剿线随时有可能会被推翻。

李成桂派去大明的使者,表面上看起来是叫大明给赐予国名,实际上是想得到大明的承认。只要大明承认自己,自己就是大明的藩属国,也就有靠山了。到时候面对大乌苏和脚盆的威胁,剿线就不用害怕了。当然,只要大明支持剿线,大乌苏和脚盆也不能随意对剿线下手。也正是有了大明的承认,剿线才能立国,之后才能稳定的统治下去。

所以对于许恭来说,只要到达剿线,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一大半。李元豪亲口对于许恭说道。

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许恭表示了怀疑,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没有什么保质期,更何况是王朝和他的附属国了。

没错,这个附属国是不敢违背大国的意愿,可是他同样也不会随意得罪别的朝堂之上吧。

脚盆还被大明列为了不征名单之内,太祖皇帝曾经明令禁止的事情,作为附属地方不可能不知道吧,由己度人,许恭认为如果自己是这个地方的人,自己肯定是不会忤逆宗主国的命令的,但是自己也根本就不可能直接拼命为了所谓宗主国的赏识而得罪一个自己没有必要得罪的人。

所以许恭得到了结论,自己再这个地方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不光是因为利益的关系。

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官府身份的证据,至于说伪造一份。

那就是把刀架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些人正愁没有什么借口来将自己收押从而得到主动权,好将自己的在百晓生中的权利完全收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