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去找我未婚妻退婚

叶向坤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看向叶雪的眸光带了些不耐烦。

又来这一套!

这些年每次来他们这边就哭哭啼啼的,好像谁欺负了她似的。

难道不是她有了叶老太太的宠爱以后,就瞧不上他们这个养父母了吗?

现在这样给谁看?

叶向坤没来由的火大,“教什么规矩?小凝的规矩好的很,不需要别人教!她又不是要嫁给皇上当妃子,哪来那么多规矩?”

“噗!”叶凝被叶向坤的话莫名给逗笑,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叶先生还挺——幽默的。

叶雪白皙的脸一阵绯红,她低头,咬着唇,“爸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好了,你回去告诉你奶奶,跟薄家的婚约,我会退了,她既然看不上小凝,就不要管她有没有规矩。”叶向坤的语气有些恼火。

“什么?退婚!”叶雪当下就有些装不下去了,她的双手死死的抓着两边的裙摆,眼里的恨意几乎要喷出来。

虚伪!

可笑!

果然亲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当初薄家以为跟薄寒年订婚的是她,让她嫁过去的时候,她暗地里透露过不想嫁给薄寒年,可叶向坤是怎么说的?

他说,这个家他不做主,要不要退婚,让老太太决定。

可现在呢?

叶凝刚回来,叶向坤就迫不及待的要退了这门亲,现在他怎么不说这个家不是他做主了?

“对,小凝才十九岁,我又刚刚把她找回来,不可能让她嫁人。”叶向坤一脸严肃的道,“你去跟你奶奶说,让她少打小凝的主意。”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这个妈心里在想些什么。

以前他可以事事都听他的,但在小凝这件事上,没的商量。

谁敢打小凝的主意,他就敢翻脸。

“可是……”叶雪咬着唇,有些不甘心的道,“姐姐同意嫁给薄少了啊,她要是不嫁的话,薄家会怪我们的,得罪了薄家,我们没好日子过的。”

叶雪说着看向叶凝,轻声道,“姐姐,你不希望叶家出事吧?这可是爷爷努力了一辈子才有的,要是因为你……”

她的话没说完,故意留了一半。

闻言,叶凝清魅的眸子微抬,红唇微微勾起,露出一抹似笑非笑,“是啊,我不想嫁,不如,你嫁?”

叶雪身子一僵,脸色有一瞬间差点绷不住。

谁要嫁给薄寒年那个残废?

她是榕城的才女,在各个领域上都有不小的成就,如今更是考上了京大,她的未来前景一片大好,怎么能毁在那个残废身上?

叶凝这是什么意思?

故意恶心她吗?

“姐姐,这个玩笑不好笑。”叶雪从牙缝里挤出一抹笑,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叶凝眨了眨眼,斜着脑袋看她,“我没开玩笑!”

叶雪,“!!”

她差点忍不住给叶凝一巴掌!

给你个杆子,你还顺着往上爬了?

“你才是叶家的大小姐!”叶雪的语气陡然升高,眼里的阴狠越发深了。

“哦。”叶凝表情淡淡的,“所以,你在教我这个大小姐做事?”

“你!”叶雪垂在双侧的手紧紧握着,很快,她深吸一口气,轻笑着道,“姐姐误会了,我怎么敢教你做事?是奶奶说的,跟薄家的订婚非同小可,尤其是,订婚后,薄家还会给我们公司投资一笔钱,所以绝不能退婚的。”

不等叶凝说话,叶雪便站了起来,“爸爸,我一会还要去公司,就不多留了,奶奶来的时候,让我跟您说,她不同意姐姐跟薄少退婚的,若是您执意如此,她就收回这间房子。”

叶老太太当然没有这么说,这些话都是叶雪自作主张这么说的。

但她可以在叶向坤找老太太之前,先改变老太太的态度。

叶向坤脸色一变,正要说什么,叶雪已经离开了。

青峰山。

山林深处的无名碑前,三道身影矗立着。

最左边的穿着一身潮服,带着耳钉的男人侧首看向身侧身材修长的男人,“薄爷,都两天了,那个女生也没来,估计是不会来了,我们还是走吧。”

“再等等。”中间的男人,狭长的眸子看着眼前的无名碑,墨色的瞳孔下潋滟着一层光。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碎发遮挡着他半边眼睑,那张精美的俊脸带着一丝桀骜的冷峻。

他就是被叶凝救了的,薄家的废物七少爷。

薄寒年!

而最先说话的那位,是京城排名第三的萧家小少爷,萧衍锦。

“别等了,再等下去,你和叶家大小姐的订婚可就错过了。”萧衍锦摸了摸耳垂,低笑道,“这叶家大小姐可是榕城的才女,又是和你从小订了婚约,你爷爷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订婚宴一定不能出差错。”

薄寒年冰凉的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叶家还没退婚?”

“薄家可是京城排名第一的家族,叶家敢退婚吗?就算你是废物,是残废,叶家也不会退婚!别说你还不是残废!”

这要是给叶家知道薄寒年不仅仅不是残废,更不是废物,能退婚才怪!

“哦。”薄寒年眸色暗淡。

不退婚!

就不好玩了!

一看他这样子,萧衍锦就知道自己说了半天,白说了。

他也干脆不再提这个话题,“既然等不到你的救命恩人,我们就走吧,等找到我小师姐,也能救寒云。”

薄寒年眸光微转,给了他一个眼神,“你小师姐?你确定有这么个人?”

萧衍锦被怼的一口气卡在咽喉处,上不来下不去。

好半天,他才气呼呼的道,“当然有!我小师姐人美心善,尤其是她的医术,医死人肉白骨……”

话还没说完,就被站在薄寒年右侧的人打断,“萧少,你不知道名字,不知道长相,连去你师门的路都不记得,还把她吹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你这小师姐是梦里得来的吧?找她看病,还不如等黑盟那边联系神医鬼魅。”

还医死人肉白骨?

医学研究院的那些教授都不敢夸下这种海口。

萧衍锦激动的叫道,“你放屁!我小师姐才不是梦里得来的,她是真实的,真实的!再说了,那神医鬼魅神出鬼没的,为人怪癖,看病全看心情,我们都找了这么久了,也没点消息,说不定人家压根不接单。”

“我怀疑他根本就不行,医术还不如我小师姐呢!”

这个没见识的!

她小师姐岂是他这种凡人所能理解的?

虽然当初在师门,小师姐从未提及过她的名字,而如今又过了十年,小师姐和当年的面貌也发生了变化。

但他相信,只要见到小师姐,他一定能认出来。

“行行行,真实的。”秦枫不想跟萧衍锦再争执,主要这人对他的小师姐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执念。

薄寒年侧眸瞥了眼他们俩,随后收回目光,对着无名碑鞠了一躬,随之转身,“走吧。”

“薄爷,去哪?”秦枫问道。

薄寒年唇角勾了勾,“去榕城,让我的未婚妻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