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查到了

锦绣小区,叶向坤家。

“简直可恶!”

叶雪走后,叶向坤气的脸色涨红。

温舒情给他倒了一杯水,劝道,“好了,别生气了,这孩子的心早就不在我们这了,生气有什么用?”

叶雪是他们八年前收养的孩子。

那个时候叶向坤满心都是寻找叶凝,找了很久都没有下落,无意间遇到了叶雪。

她的眉眼跟叶凝长的有几分相似,叶向坤思念叶凝,又觉得叶雪可怜,就收养了她。

叶雪乖巧懂事,嘴巴又甜,很会哄人开心。

老太太被叶雪哄的团团转。

在他们收养叶雪两年后,她就被老太太要去亲自抚养了,短短几年时间,把她培养成了名动榕城的才女,惹的很多人羡慕不已。

但叶雪自从跟了老太太以后,就瞧不上他们了,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是说出的话,总是戳人心窝子。

叶向坤和温舒情也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时间久了,也就明白叶雪是什么意思了。

所以他们也就自然的和叶雪没了那么多的来往。

“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就不该收养她!”叶向坤一阵捶胸顿足。

“你当时也是好心。”温舒情看了眼叶凝,道,“现在问题是,要怎么退婚!看妈的意思,是铁了心要小凝嫁过去了,我们要是不答应,只怕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个婚我是退定了,大不了让妈把这房子收回去,我就不信,我这么大的人,养活不了老婆孩子。”

温舒情叹了口气。

只怕在这榕城,老太太根本不会让他们有容身之所的。

叶凝低着头,看着手机里的内容。

手机页面停留的是薄寒年的资料。

作为薄家的风云人物,薄寒年的资料可谓是十分精彩。

除了没有照片,其他的都有。

电话号码也有。

“叶先生,不用为难,我可以自己退婚。”叶凝抬起头,精致的瓷白的脸颊上露着笑,“不用担心没地方住,我给你们买一套房子。”

看在叶向坤对她还不错的份上,这套房子,算是尽孝了。

“小凝……”

叶向坤想说什么,叶凝却站起身,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薄先生吗?我是叶家的大小姐。”电话接通后,叶凝直接切入正题。

电话那头,薄寒年的手指微顿,浓眉微挑,“有事?”

“我要退婚。”叶凝的声音十分清脆。

薄寒年莫名一愣,稍许后,薄唇勾起,“我同意了!”

叶凝看着已经挂断电话的手机,怔了片刻。

这——就同意了?

榕城某高端会所。

薄寒年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修长的手指握着手机,深邃的眸子盯着手机里挂断的电话记录,凉薄的唇扬起一抹弧度。

“真是叶家大小姐?”萧衍锦端着洋酒杯,有些许不可思议。

“她说是。”低魅的嗓音,语调轻扬。

“啧!”萧衍锦啧了两声,“这叶家大小姐还挺有个性的,我倒是对她刮目相看了。”

薄寒年虽名声不好,可家室殷实。

想嫁给他的女生还是不在少数的,但薄家老爷子却早就给薄寒年订了叶凝。

他原以为叶家不会退婚的。

他调查过,叶家公司这几年开始走下坡路,资金严重短缺,有了跟薄家的婚约,叶家也能得到一笔投资,这是薄老爷子给出的订婚条件。

所以叶家老太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同意离婚。

没想到会是叶家大小姐亲自来退的婚。

果然是名动榕城的大才女,这份气节,是很多女生比不了的。

薄寒年心情很好,狭长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手指在手机上快速操作。

萧衍锦凑过去看了眼,惊讶,“薄爷,你怎么把和叶家大小姐的通话录音给保存下来了?”

薄寒年眼尾轻抬,手指依旧在操作,“这么好的事,怎么能不让我爷爷知道,让他高兴高兴?”

“你爷爷知道了会被气的心脏病犯了吧?”萧衍锦不敢想象老爷子知道这事后的画面。

“心脏病不至于,一哭二闹三上吊倒是会。”这是薄老爷子惯用的手段。

为了让他娶叶家大小姐,什么手段都用,闹的他头疼。

如今叶家大小姐主动退婚,老爷子应该能安分一点了。

他喝了一口酒,侧头看着薄寒年,有些疑惑的问,“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不愿意娶叶家大小姐啊?那叶雪长的漂亮,成绩优异,据说在许多领域都有一些小成就,且以她的成绩,十有八九能考上清大,这样的媳妇,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据说叶雪高考志愿表填第一志愿填的就是清大,虽然成绩还没出来,但她很有信心。

薄寒年放下手机,端起酒杯,微微摇晃了一下,“她既如此优秀,我这个残废,就不要挡她的路了。”

萧衍锦的视线落在薄寒年那双修长的,没有一点毛病的腿上,默默收回了目光。

锦绣小区。

叶凝刚进卧室,电话就响起来了。

看了眼来电显,她神情一凝,起身走到窗边,接起电话。

“查到了。”电话那边,是一道低沉的男声,“你妈去世的那天,京城有四个家族的人都出现在了你们住的地方。”

叶凝眸色一沉,“四个家族?”

“对!”那边的人继续道,“盛家,宋家,元家,还有……薄家。”

叶凝一怔,“薄家?是薄寒年的那家?”

“是。”那边的人顿了顿,“京城有四大家族,薄,萧,叶,王。薄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真正的顶尖豪门,去你家的这几个家族,除了薄家,其余三个家族都是中等家族。”

那人沉默了一下,道,“盛,宋,元,三家去你们家是为了找一样东西,具体什么东西,我没查到,薄家派去你们家的人,是薄寒年……”

叶凝清冷的眸子一抬,好看的眉紧紧拧在一起,“薄寒年?他是什么目的?”

“好像是找人!”

叶凝没说话,靠在床边,白皙纤细的手指缓缓的敲打窗沿,许久后,她才缓缓开口,“继续查,盛,宋,元这三家找什么东西!薄家你不用管,我自己来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