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南海神岛

樱子公主离开山洞后,将金蛇丹取出,死后的金蛇扔在破庙中。

林启新始终还相信樱子是司马香玲,为了阻止樱子祸害其他百姓,他开始寻找樱子。

刚出山洞不久,就不见东夷人的影子,破庙中只发现那条死后的金蛇。

林启新将金蛇尸体带回给葛大夫,仔细研究之后,这是一条世间罕见的“金钩蛇”。

这种蛇将人血吸收后,再将蛇的血吸收掉,可以起到完美的美容效果。

林启新没有将樱子的事情告诉葛大夫,反而让葛大夫怀疑林启新。

“妖女,站住,你为什么杀我门派的弟子!”

“那是因为他该死!”

“刚才我徒儿在这里好好地,你却杀他于无形当中。”

“你那弟子犯了色戒,非要调戏我家公主。”

“我天山派乃名门正派,岂能容得你侮辱!”

“名门正派就这样见色起歹心吗!”

“少废话,妖女,看剑!”

天山派掌门南冲天与樱子公主及宫女们打斗起来,南冲天的功力还是略占上峰的。

几十回合下来后,樱子丝毫伤不到南冲天半点,随身使出暗器,南冲天瞬间躲闪过去。

这一幕正好被一路人偷偷发现,并且发现天山派掌门弟子的死法与之前巫山妖魔杀的人死法一样。

从此巫山妖魔一事被揭穿。

东夷人刚刚趁机逃走,林启新正好赶过来,南冲天道:

“林兄弟,怎么是你,上次武林大会,你的功夫十分了得。”

“武林大会?”

“是啊,林兄弟!”

“前辈有所不知,一年前我经历一场劫难,后来失忆,我们之前认识吗?”

“我是天山派掌门南冲天啊!”

“对不起前辈,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那你知道你是哪里人吗?”

“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除了玲儿,任何人我都想不起来了。”

南冲天将当初武林大会的事情和林启新详细说了一遍,林启新感到无比好奇。

大家一路走到明州城内,只听路边有闲人议论:

“原来巫山山神庙妖魔害人事情和东夷人有关,东夷人杀了我们吴国那么多百姓,这下官府一定会拿住他们的!”

消息透漏的如此之快,林启新感到很好奇,南冲天道:

“原来那东夷公主之前还杀了那么多人,刚才没抓到他真的是不幸。”

“什么?南掌门你也见过她?”

“何止是见过,刚才你来之前还和她交过手,让她们给跑了!”

这时一队官兵经过明洲城大街,看样子要发生什么事。

“这位仁兄,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捉拿东夷凶手!”

林启新上前问一士兵。

林启新心里挂念着樱子公主,同时又痛恨她的所作所为,于是跟踪士兵,想知道她的下落。

“林兄弟,我们没有必要穷追不舍,我看那群东夷人迟早会被官兵抓到,既然你现在没有去处,那随我去南越走一趟如何?”

林启新任何事情都想不起来,想到自己天下之大,却没有容身之处,只好答应南冲天。

数日后,大家来到了南越南海庄园,里面到处都是椰子树,亭台楼阁坐落在湖心中央。

“岳庄主,好久不见!”

“南兄,里面请。”

“我给岳庄主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启新林少侠,数年前在徐州武林大会上结识。”

“林少侠果然是气度不凡,真是英雄出少年。”

“庄主客气了,晚辈怎敢和前辈们想比。”

几人在堂上谈论了一番近几年江湖上的事情,又提起林启新失忆的事情,众人为林启新感到可惜。

“南掌门这几年行侠仗义、行善积德、扶贫济困,真的是令兄弟我佩服!”

“岳庄主过奖了,这是南某应该做的分内之事,不足挂齿。”

林启新、南冲天、岳堂飞等几人来到南海边,有一童子划船而来,随手将一本经书交给岳堂飞,此经书名为《梵藏经》。

“有了这本经书,天下的利民百姓就可以得救了!”

南冲天接过经书,小心翼翼地将其擦拭,随便打开了几页,里面全都记载了人类谋求共处和谐的观念,以及大道为生的思想。

“想到这里有一个传说,相传南海有一岛,名为‘麒麟岛’。岛上有一麒麟,据说有缘人见到他可以传授一种功力。”

“有人见过吗?”

“当然没有人见过,不过传说,每当海上生雾的时候,有缘人才能发现,一旦雾消失了,岛就消失不见了。”

“想不到天下会有这种怪事。”

半夜林启新梦游,走到了南海边,走了好一会儿,发现附近有条小船,于是划船深入到南海中,离岸边越来越远。

海上渐渐生起了大雾,林启新还在梦游当中,忽然一个巨浪将林启新的船打翻,林启新醒后,发现自己在海里,四周全是迷雾,伸手不见五指。

“救命呀!”结果一个大浪将林启新打晕,林启新沉入海中......

林启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眼前是一片花草树木,还有许多好看的蝴蝶在飞。

林启新走着走着,万道金光映入眼帘,随着金光走来的正是传说中的麒麟神兽。

林启新咬了咬自己的手:

“哎哟,这不是在做梦,难道这是真的!”

只见那麒麟瞬间穿过他的全身,身体一哆嗦,麒麟神兽不见。

这时空中传来声音:

“有缘人,我们终于相见了,你已经学会麒麟神术第一层内力。”

“何方高人在此指点?”

“我乃麒麟神兽!”

“今生能够见到高人,晚辈实在是万分有幸,请受晚辈一拜!”

“麒麟神术共三层内力,后两层功力靠缘分才能习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高人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想接受什么绝世神功,晚辈只想求高人帮我恢复记忆!”

“竟敢跟我讨价还价!”

刚说完,一阵强大的狂风将林启新卷走。

“你已经在麒麟岛半个时辰,给我滚出去!”

林启新被狂风卷到大海里,生死不明......

洛阳城皇宫内,皇帝正要安排和亲队伍起行时,忽然传来噩耗。

“报!!!鲜卑族大汗突然病倒,急召五皇子拓跋宏回宫,和亲之事暂时取消。”

“父王!”

拓跋宏听到噩耗后大惊,随即备好马匹,和手下一同返回漠北。

“鲜卑此次出了这种事情,和亲之事不知猴年马月,众位爱卿先安抚好边疆受苦的百姓,日后从长计议。”

晋武帝很失望,离开了朝堂。

皇宫后院内,晋武帝正与李大人一起散步,晋武帝道:

“朕自登基以来,很少亲自去民间走走,知道边疆百姓的苦日子,朕心里难过。”

“皇上日夜为黎明百姓操劳,正是我大晋子民之福,但皇上也要保重自己的龙体。”

“过几天朕要去看一个人。”

“是谁?”

“安乐公。”

......

南海海滩中,林启新昏倒在沙滩上,有人发现后,大叫:

“林少侠找到了,快过来营救!”

林启新醒后,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昏昏沉沉,而且浑身焕发精神,身体轻如鸿毛。

“林少侠,你已经失踪半个月了,岳庄主和南掌门都要担心死你了,快跟我们回庄吧。”

原来岛上半个时辰等于凡间半个月。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到底是谁?”

自从林启新从岛上回来后,完全失去了记忆,路上南海庄园的弟子们和他说了前几天发生的事,可他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林少侠,你可回来了,大伙儿可都担心死你了!”

“你是?”

“我是岳堂飞岳庄主呀。”

“林兄弟,你怎么了,我是天山派南冲天啊。”

林启新一脸懵,眼前的一切仿佛很陌生。

众人见林启新气色和半月前大不相同,正是焕然一新,仿佛天蚕蜕变。

“岳庄主,既然《梵藏经》已经拿到,我等告辞了,保重!”

南冲天带着林启新等人离开了南越,南冲天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法让林启新恢复记忆。

林启新不想麻烦南冲天,半路两位分道扬镳。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一日......

“救命呀!”

一小女孩拼命跑过来,只见几匹饿狼扑面而来,幸好林启新经过。

“小妹妹,不要害怕,我来救你!”

林启新运功,瞬间一掌将几匹狼击飞十几米,忽然又来了一群狼向林启新扑来,结果再一次运功将狼群击倒,狼群死伤数匹,不敢再靠近林启新,转头就跑。

“小妹妹,你的家在哪里?走,叔叔带你回家。”

小妹妹把林启新带回了家,只见是一间很简陋的茅草屋,里面正坐着一位年迈的老太太。

“年轻人,我看你气质不凡,日后定会有一番大作为!”

“老婆婆,你说我.....”

“你出生不是凡人,自幼生活在帝王皇族中,但后来命运坎坷不断,日后有大作为的同时,却难逃一劫!”

林启新心里很乱,很想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随即从怀里掏出几两银子。

“老婆婆,这银子你拿着,和小妹妹一起买点吃的,不要饿着自己。”

“我的孙女真是命好,认识了一位活菩萨,这下我们终于有吃的吃了。”

正说着祖母女俩给林启新下跪,林启新连忙推辞,不久便拜别了这户可怜人家。

此时,夕阳西下,天下之大,没有游子容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