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荆州古剑

荆州祭奠古剑的大会即日开始,武林各界人士相聚一堂。

这天司马香玲同丫鬟小翠来到了荆州,荆州城内的人熙熙攘攘,看来真的有热闹来了。

“请问大叔,今年的荆州古剑夜会有哪些好玩的?”

“一看姑娘是外地人,每年这个时候,全城内都挂起了灯笼,城内热闹非凡,刷龙套的、说戏的、刷枪的应有尽有,还有各种你没有见过的好吃的。”

夜幕降临,玉壶般的明月渐渐西斜,一夜鱼龙灯飞舞笑语喧哗。

熙熙攘攘的人群说说笑笑,各种风俗口味小吃布满大街小巷。

不一会儿天空中出现了烟花,各色各样,人们都围着燕子湖柳树下观看。

“古剑祭奠大会在天木宫台开始了!”

人们纷纷凑过去看这场惊心动魄的祭奠大会。

“各位英雄,今晚是我们的古剑祭奠大会,大家猜猜今晚的剑叫什么名字呢?”

“干将!”

“莫邪!”

“天龙!”

......

说各种各样的剑都有。

此时,一人将红绸缎揭开,一股金光四面躲闪,真的是堪称一把绝世好剑。

“这把古剑的名字叫‘长虹’,是上古时期尧王留下的宝剑,凡是见的此剑的人,不久都会交好运!”

“好!”

大家连声称赞。

接着有几人手持酒盅,撒在长虹剑上,以祭奠宝剑的神威。

这时,长虹剑闪出一道亮光冲向天空,大家惊叹不已。

经过一整晚的祭奠活动,大家纷纷散场。

“郡主你在找谁?”

“刚才有个身影那么眼熟!”

“天下那么多人,眼熟的人多呢。”

司马香玲来到湖畔,吹起了悠扬的箫声......

“这声音感觉这么熟悉,给人一种回家的感觉。”

谁知林启新也来到了荆州城,正好听到这悠扬的箫声,远远看到有位姑娘在吹。

等着他走过去的时候,司马香玲刚好离开。

“其实刚才有个身影让我想起了旧人,这把玉箫也是他的。”

“不会是郡主的情人吧。”

“他人早就离世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反正早晚有一天得去鲜卑和亲,还提那些干嘛。”

九天教回到了客栈,想不到金城早已经盯上了这把上古神剑,一心只想得到它,夜晚多次派手下去打听长虹剑的下落。

“我们怎样才能获得那把宝剑!”

“教头,我们不如留在荆州住几日,在打听到宝剑的藏身之处后我们再下手。”

客栈中,晋武帝司马炎也微服私访来到了荆州。

“想不到这民间没见过的传说还真有,这下朕还是真开了眼界。”

“陛下要想得到那把绝世好剑,只要一句话,谁敢不奉上。”

“黎民百姓的东西不要碰为好,自从荆州被严将军收复后,朕的心是宽敞了许多。”

九天教经过一夜的调查,终于得知长虹剑的下落,原来藏在白虎堂的密道中。

金城带领九天教的弟子来到了白虎堂内,大家小心翼翼各个堂内搜个整遍。

“我明明记得机关就在这附近的,怎么会......”

“只要机关在这附近,就难不倒本教头!”

金城在墙壁左摸右摸,终于找到机关旋钮,只见左边的墙壁出现一大门,大家小心翼翼地走进去。

密道阴森森地,走了很长时间仿佛走不尽头,这时突然有几十支箭从密道两边的墙壁射了过来,九天教弟子死伤了数名。

“大家小心,不要中埋伏!”

走着走着,发现一潭水,潭水上有一排过潭石。

一名九天教弟子前去试探,突然掉进水中,没有出来。

众人惶恐不安,不知道后面还会有多少危险。

金城和几名会轻功的弟子飞过潭水,最后发现前面有大量金银珠宝,众弟子纷纷过去抢。

金城来到宝箱前,将宝箱内的金银珠宝全都拿出来,发现箱子底部有一机关。

打开机关后,瞬间后面有一门打开,长虹剑终于现身了。

金城兴高采烈地拿着长虹剑,发现宝剑并没有祭奠台上展示的那么威风,于是便和众弟子离开密室。

刚离开密室,就被一群人发现了。

“你们九天教敢偷上古神剑,来了给我抓贼!”

不一会儿门外又出现一群人冲上来,九天教拼命突出了重围。

“荆州已经不能待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金城和众弟子连夜离开荆州城,可一路上江湖人都在追踪他们。

终于他们被江湖各大高手追上了。

“飞鹰教头金城,江湖上论武功没有几人是你的对手,量你是个英雄,就不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赶快交出上古神剑!”

“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刚说完,金城与琅琊山庄欧阳明风、天山派掌门南冲天、终南山六圣等人都起来。

没想到几年时间金城的魔功大增数倍,众位武林高手合力对付他上百回合也没有伤他一根毫毛。

林启新听到宝剑被盗的消息愤恨不平,便来到了白虎堂调查,只听两名正要奄奄一息的壮士正在说话:

“大哥,这......招调虎离山之计可真高!”

“没想到,最后贼子野心的还是九天教,金城万万......万万没有想到那把剑是......假......的......”

刚说完,二人断气。

这时,金城及九天教的高手与武林各大高手打得正欢,金城突然拔出宝剑想试试它的威力。

没想到长虹剑根本没有发挥它的威力。

金城大怒,瞬间抢过司马香玲的丫鬟,掐着她的脖子威胁她:

“别过来,再上前一步我就掐死她!”

“翠儿!金城,你威胁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大家打一场!”

“你们只需要说出如何发挥出长虹剑的威力我就放了她!”

大家相互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金城正要使劲掐死丫鬟时,林启新蒙面一把剑飞了过去,而且剑上数道金光,辛亏金城躲闪及时,不然成为剑下亡魂。

“你手上拿的那把上古神剑是假的,你猜我刚才的剑是真是假?”

林启新救下了丫鬟,送到司马香玲面前,不过此时的他完全不认识司马香玲。

司马香玲盯着眼前的这个蒙面人,从他的眼神里似乎发现了什么。

“郡主,你怎么了?”

“这人的眼神怎么和新新那么像!”

金城捡起刚才刺他的剑,看了看扔了过去。

“你敢耍我!”

金城朝林启新袭来,只见林启新躲闪自如,身体轻盈如栩,金城没有伤到他半根毫毛。

金城用魔功攻击林启新,林启新用麒麟神术化成幻影攻击过去。

“这到底是什么武功,我们从来没有见过!”

众武林人士看到眼前模糊幻影纷纷议论不休。

金城见麒麟神术如此厉害,便将魔功发挥到一定威力。

林启新终究不是金城的对手,瞬间躲过了金城的魔功,并且被击倒在树上。

这时各大高手上前围住金城,金城道:

“今天先放过你们一马,我们走!”

说罢,九天教撒下烟雾,溜之夭夭。

林启新见九天教的人走了,便追了上去。

“没想到这蒙面人的武功如此高强,见他如此行侠仗义,日后必是武林一大帮手。”

夜晚,晋武帝一人来到河岸边,看到夜空中的圆月,让他想起大晋受苦受难的子民。

“天佑我大晋子民一定安康,我司马炎定当细查民情!”

这时一黑衣人拿剑向晋武帝身后刺来,没想到晋武帝会武功,瞬间躲过刺杀,紧接着道:

“你是什么人?”

“晋朝狗皇帝,别以为你穿成普通人我就不认识你,今晚没有人替你护驾,见鬼去吧!”

话音刚落,就朝晋武帝杀过来,谁知晋武帝武功不弱,几十回合后刺客的剑被踢飞,紧接着被晋武帝踢飞十几米远,刺客捂住胸口趁机而逃。

“哼!这么美丽的夜晚,竟然还有刺客!这人真是胆大包天,让朕知道是谁,朕非扒了他的皮!”

晋武帝回到客栈中大怒,随从侍卫连忙下跪道:

“臣等保护不力,罪该万死!”

“还不快去打听刺客的下落!”

“是!”

李大人见晋武帝恼羞成怒,便不停地安慰。

话说文鸯与孙雨儿婚后产下一子,这天文鸯有急事禀报皇上,得知皇上微服私访的消息后,便返回府中。

“李大人这狗贼胆大包天,竟然私通鲜卑族想谋杀皇上篡位。”

“那岂不是皇上现在有危险!”

“对,不过现在我们没有证据,无法证明李连的所作所为。”

“文哥,为了朝廷社稷,不管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

“李连那狗贼利用荆州古剑祭奠大会,骗皇上去欣赏荆州夜景,其目的很明显。”

“你是怎么得知皇上在荆州。”

“离开皇宫后,说来话长,总之,我要去趟荆州阻止李连的行为。”

孙雨儿为夫君文鸯准备好行囊,即刻启程去荆州。

荆州密洞中,李连看着正在散发金光的长虹剑赞叹不已。

走过去对身后的神秘人说:

“枯木大人,这上古宝剑你为什么要安排假的让金城去偷?”

“他在荆州城竟给我添麻烦,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

“再过一段时间您可以出关了,到时候天下就是枯木大人您的了。”

“我不想早点没有朋友,天下与我何干?只不过我想玩一场游戏罢了。”

“那这上古神剑......”

“我现在借助他的力量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要不是祭奠大会我来助力,这剑早就露馅了。”

“枯木大人英明,相信这一切早就掌握在您的手中。”

“好好看好大晋皇帝,等出关后,我要将麒麟后人碎尸万段,将麒麟要术用绝于六界!”

“麒麟后人?”

“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