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江湖恩怨

长安城攻下后,西蜀乱党死伤过半,纷纷逃跑。

文鸯一路率领大军全体系白色布,几名士兵抬着一口棺材,里面正是三王爷司马勤。

回到洛阳城后,所有百姓围在街道两边,此时三王爷府中下人得知消息后,跑回去告诉了夫人和司马香玲,母子俩此时还不敢相信。

众将士把棺材抬进王爷府,母子俩打开棺材,里面正是三王爷的尸体。

母子俩此时泣不成声。

“父王!!!”

司马香玲的弟弟司马香河也走进大堂跪在三王爷尸体面前大哭。

“是我无能,让那位伪君子给跑了!”

文鸯大怒道。

“是谁杀了父王,我要杀了他!”

“是林启新。”

司马香玲顿时大惊,瞬间不知所措。

“怎么可能是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文鸯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出,司马香玲内心错乱不堪。

“不可能!新新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郡主,人都是会变的,况且你好久没有见他,想必肯定对你陌生了。”

此时的她面对死去的父亲和自己曾经最心爱的人背叛,伤痛万绝,泣不成声,二话不说跑了出去。

“姐,你要去哪啊,回来!”

司马香河连忙追了过去。

......

成都城内,林启新、刘四海来到曾经的蜀国皇宫,此时已经是晋朝的官府。

“小王爷,这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看看是否想起了一些东西。”

林启新观察了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让他想起来的,看到昔日的成都城沦为晋朝的天下,刘四海不觉潸然泪下......

夜晚,林启新按照刘四海的指示,偷偷进入旧蜀国宫殿,二人四处寻找机关,突然被林启新碰巧按到了机关,柱子中出现一道小门,里面是空的。

“玉箫被人拿走了!”

刘四海惊讶道。

此时林启新盯着柱子内,眼前一阵模糊,瞬间一阵头疼,脑海里隐隐约约浮现出,当年一群魏兵在宫殿内厮杀并且有一道强光发出的场景。

“小王爷,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林启新缓过神来:

“这里曾经沾满了士兵们的血......”

“小王爷,看你一天也累了,既然玉箫已经被拿走,我们也赶快离开这里吧。”

二人刚要出殿门,一群士兵在外面巡逻。

等士兵走远后,二人才放心离开。

......

仙鹤派掌门李宗贤此时正在派内同琅琊山庄庄主贺秋剑议论江湖之事。

“九天教近年来作恶多端,专门捕捉刚出生的婴儿,并且为了玉箫的下落还不择手段!”

“贺庄主怎知此事?”

“半年前他们捕捉婴儿被我和弟子们看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救下这些婴儿。”

“江湖上人人都想夺取诸葛孔明墓的宝藏,这很正常。若是残害百姓,这真的是人人诛之了。”

“为了天下百姓的安危,我们要联合其他门派一起为民除害了!”

“贺庄主莫慌,要想一起讨伐九天教,我们先拿到证据,只凭我们一面之词难以服众。”

自此以后,琅琊山庄与仙鹤派暗中调查九天教的行为,九天教教徒有打探跟踪的行为,这让金城产生了怀疑。

……

“姐,你一天没有吃饭了,吃点吧。”

司马香玲穿着孝衣呆呆地跪在灵堂前,脑海里一边想着父王小时候带着她玩耍的场景,一边脑海里又浮现出以前和林启新的种种琐事。

这时脑海里又浮现出,今天文鸯说过的话:

“你爹临死前说等鲜卑安顿下来后,让你和拓拔王子和亲。”

昏暗的烛光一闪一闪,灵堂内的白灯笼被晚风吹过如此地凄凉……

……

成都城内,林启新、刘四海等人在打听玉箫的下落,正在毫无办法的时候,林启新的头疼又犯了。

此时脑海中浮现出数年前那位蜀山真人。

“蜀山真人?”

“小王爷,你怎么了?”

“刘叔,你先在成都安顿一段时间,也许我知道玉箫的下落,我要亲自去趟蜀山。”

林启新便独自一人来到了蜀山。

蜀山乃道家众派修仙之地,自上古时期,蜀山各大小修仙道人归于此。

蜀山仙鹤派……

“这里是仙鹤派,请问到贵地何事?”

“我乃成都蜀室后裔太子刘谌之义子林启新。”

“你来仙鹤派何事?”

“我是想和掌门打听玉箫的下落,玉箫是我们蜀国的宝贝,如今落入江湖中,不知掌门是否听说。”

“好吧,你请进吧。”

仙鹤派内堂……

“晚辈拜见掌门。”

“你是?”

“蜀室后裔太子刘谌之子小王爷。”

“原来是蜀国的后人,你来贵派何事?”

林启新将前两天的事详细说出,恰好贺秋剑过来。

“这位少侠你想找玉箫吗?”

“前辈可知玉箫的下落?”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司马香玲的情人林启新。”

林启新点了点头。

“你的妹妹姜小妹现已成为我门下之徒,一年前你在被吴军追杀之时已经交给了司马香玲。”

林启新得知消息后,立马赶往洛阳,可在去往洛阳的途中遇到了金城。

“小王爷,别来无恙。”

“你是谁?”

“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飞鹰教头金城。”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金城心想他应该失去记忆了,便回答道:

“我是你的老朋友,一年前我们还一起行走过江湖。”

林启新便相信了金城。

“林兄弟这要去哪儿呀?”

“洛阳。”

“正好我也要去洛阳,我们一起吧。”

数日后,二人来到洛阳城,刚进城不久,就被文鸯和孙雨儿发现。

“你这个伪君子,竟然和九天教的人在一起。”

“文将军,想必这是个误会,你为什么说林兄弟是伪君子呢?”

金城和文鸯争论道。

“金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要再装了,今天我要为三王爷报仇!”

文鸯径直朝林启新袭来,二人相斗几十回合不分胜负。

金城也掺进来,二人一起相斗文鸯,孙雨儿见文鸯不及两人,冲来帮忙。

“文将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三王爷,到底怎么回事?”

“我先杀了你再说!”

“你能不能冷静!”

“林兄弟,不要和他狡辩,他是不会相信你的。”

金城撒下一片烟雾,趁机逃走。

三王爷府中……

“翠儿,你说为什么人心隔肚皮?”

“郡主,人都是会变的,总有一天那负心汉会得到同样的报应。”

“从今以后我与林启新一刀两断再无瓜葛,此仇不报,我对不起列祖列宗。”

“郡主有这个决心就好!”

从此以后,司马香玲苦练玉箫剑法和声波功,日复一日功力精进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