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反目成仇

话说林启新和金城二人在洛阳城寻找玉箫下落,玉箫没有找到,却被金城带去青楼整天花天酒地。

“哎哟,公子你们又来啦,快这边请!”

“好好侍奉这位林公子。”

“这位爷你放心,我们这里的姑娘肯定保你们满意!”

金城为了拖延时间,每天让妓女给林启新灌摄魂汤,以便进一步盗取婴儿。

这样一来,随时可以抢先知道玉箫的下落,从而拿走玉箫。

一日,金城见司马香玲正在练玉箫剑法,暗中施了一招,幸好被她挡过去。

“是谁?”

金城背后偷袭,径直过去抢玉箫,结果被司马香玲挡过去。

司马香玲根本不是金城的对手,斗了几十回合后,摔倒在地。

金城正要抢夺玉箫,琅琊山庄贺秋剑出现,二人相互打斗十几回合,司马香玲夹击。

金城见二人合力攻击无法取胜,便趁机逃脱。

“郡主你没事吧?”

“多谢贺庄主相救!”

“九天教竟然如此猖狂,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

“金城此次来可能就是为了玉箫。”

“九天教向来都是在暗中做事,金城做事心思缜密,不会轻易表露目的,再加上九天教教主枯木暗中指示,他们肯定有很多胜算。”

“贺庄主怎么来洛阳了?”

“我来洛阳正是为了聚集江湖各路英雄,再加上朝廷的支持,揭露九天教的罪行!”

“难道九天教又偷婴儿了?”

“郡主怎么知道?”

“几年前我曾和林启新那负心汉去常山捣毁过他们的计划。”

“你和林公子怎么了?”

“我早已经和他一刀两段,他杀了我的父王。”

“三王爷死了?”

司马香玲将长安城乱党一事详细说出,贺庄主道:

“两军对峙不分你我,可他下如此毒手害三王爷,这不能原谅了,不过我觉得这里面有蹊跷,林公子不像是这种奸诈的卑鄙小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人总是会变的。”

“郡主不要伤心,我觉得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有可能是九天教的人捣的鬼,九天教是鲜卑族,鲜卑一族人马强壮,起兵造反是很正常的事,要是让西蜀乱党从中作乱不太可能。”

司马香玲始终不相信,二人便回到府上。

贺秋剑在三王爷的灵堂前烧了几张纸钱。

“王爷,您死的冤,我贺秋剑一定要查出真凶,还您一个清白!”

……

晚上金城又出现在司马香玲的面前,司马香玲刚要出手,金城止住道:

“我来不是和你打架的,是带你见个人。”

“什么人?”

“你去就知道了。”

“我不去。”

“那你不想报仇了吗?”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放心,我飞鹰教头虽然做事卑鄙,但此次并没有加害你的意思,更没有盗取玉箫的意思,你跟我来。”

金城把司马香玲带进青楼里,司马香玲道:

“你带我来这种地方干嘛?”

“一会儿你就见到了。”

金城把房门打开,见林启新正在与妓女们花天酒地、歌舞逍遥,林启新已经酩酊大醉。

“好不要脸的负心汉,我杀了你!”

司马香玲把剑向林启新刺去,妓女们纷纷吓跑,金城也偷偷地离开。

林启新躲开,晃晃悠悠道:

“这……这位姑娘,你为什么要杀我!”

“你这负心汉,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杀了我爹,还在这里花天酒地、风花雪月,今天我要杀了你!”

二人相斗几十回合不分胜负,林启新解释不清,便破窗而逃,司马香玲接着追了上去。

追着追着,林启新失踪了。

这时金城出现在司马香玲面前:

“香玲,这下你相信了吧,你还爱你的新新吗?”

“我的事不用你管!”

金城两手搭在司马香玲的肩膀上,微声道:

“假如我能代替他在你心目中的位置呢?”

“你给我放手!”

司马香玲将金城甩开。

“好,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喜欢上我!”

正说着,金城化作黑烟瞬间离开。

第二天林启新醒来,金城过来道:

“林兄弟,你醒了?”

“昨晚我不是在……”

“你喝多了,是我把你扶回来的。”

林启新服用了摄魂汤一段时日,已经中了金城的摄魂术,整个人变的神志不清。

此时金城已经收集了几百名婴儿,同时进一步得到玉箫,想到青楼已经不能让他待了,于是将青楼女子带到此地继续给林启新灌摄魂汤。

数日后,孙雨儿发现每到夜晚都有一群青楼女子去同一个地方,同时暗中发现九天教教徒,便偷偷跟了上去。

孙雨儿爬在窗户上看原来是林启新在花天酒地,刚要破门而入,便被九天教教徒打晕。

文鸯见孙雨儿一天一夜没有回来,便四处寻找。

“文将军,为何如此慌张!”

“内人昨晚到现在没有回来,我怕出事了。”

“文将军不要慌张,我猜可能是九天教的人在作乱。”

此时琅琊山庄庄主贺秋剑以及其弟子欧阳明风,仙鹤派掌门李宗贤,天山派掌门南冲天等武林高手聚集于洛阳城。

官兵们到处在寻找孙雨儿的下落,各大门派弟子也在寻找九天教。

……

此时金城正在教训九天教弟子,扇了两耳光。

“谁让你们走漏风声的!这下可好,绑架了孙雨儿,朝廷都在缉拿我们,看我们怎么办!”

当晚,金城、林启新等人连夜逃走,刚逃没多久,官兵搜到关押孙雨儿的地方。

孙雨儿与文鸯相见后大喜,便把昨天被捕的消息详细说出,文鸯甚是愤恨。

……

金城、林启新刚逃出洛阳城就被贺秋剑、李宗贤等各路高手拦住。

“你们九天教作恶多端,今天你们谁也不想走!”

“林少侠,你怎么和金城在一起!”

“林少侠已经加入到我们九天教,是不是,林少侠。”

林启新呆呆地点了点头。

贺秋剑看林启新神情不对,道:

“林公子已经中了金城的摄魂术,现在已经神智不清!”

众位高手纷纷冲上去合力绞杀九天教。

十几回合下来,金城根本不是贺秋剑、李宗贤等众位绝世高手的对手,金城无力对抗,这时一股浓浓的黑烟围住大家,伸手不见五指,等到黑烟消退后,九天教众人和林启新不见踪影。

金城等人回到了九天教,来到后堂,金城道:

“多谢教主救命之恩!”

“以后行事要小心,不过这次你的离间计确实不错,还控制了林启新。”

“多亏了教主的计谋!”

你一个人不是贺秋剑、李宗贤等他们几人的对手,而且有伤在身,先在教中休息吧。

枯木快要出关之际,行动似乎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