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漠北和亲

洛阳城内,江湖各路高手都在议论纷纷。

“我观九天教的行动绝非那么简单,他们在中原的行动最终还是为了让鲜卑族壮大,暗中私通,对大晋图谋不轨。”

“贺庄主说的有理,现如今我们只能用郡主手中的玉箫打开诸葛孔明的宝藏来对付鲜卑族。”

司马香玲恰好走过来道:

“玉箫你们不能拿走。”

“为什么?”

“你们刚才说什么我都听见了,皇上和亲的意思是不想再因为战争导致两国百姓生灵涂炭,而你们得到了宝藏后,势必会引起江湖中腥风血雨,到时候连累的是老百姓。虽然九天教是鲜卑族,但并不一定是鲜卑的间谍。他们作恶多端,大家一样可以消灭他们。”

众人争论一番,司马香玲还是没有将玉箫交出,大家最终失望散场。

……

数日后,拓拔宏重返洛阳城,鲜卑大王恢复后,一切安然无恙,司马香玲此时已经同意随拓跋宏去漠北。

“郡主,到了漠北一定要记得照顾好自己。”

小翠流下一滴眼泪,依依不舍。

“乖,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多喝水!”

“郡主委屈屈身,不得已才和亲,为了天下百姓,宁可牺牲自己的幸福。”

“翠儿,等你长大了,一切你自会明白的。”

“今天郡主打扮的最漂亮,翠儿一定会记住这一天的!”

司马香玲含泪进了马车,舍不得洛阳城的百姓,百姓们纷纷相送。

一路上鲜卑族吹起了大漠的号角,和亲队伍缓缓而起……

一天,和亲队伍安营扎寨休息,司马香玲走出营账时,正好遇上一樵夫,仿佛似曾相识。

……

数日后,一秃鹫飞到甲贺四大高手中,长太郎打开信,上面写着樱子公主同拓跋宏回漠北成亲。

“公主竟然到鲜卑和亲,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阻止他们!”

“不出几日和亲队伍回来到漠北,反正我们现在身处此地,不如等着他们回来。”

“我们穿插在中土的那樵夫已经将此消息传达给陛下,说不定陛下会派兵支援我们。”

原来几年前甲贺四大高手与司马香玲等人走散后,一路来到了鲜卑,并在鲜卑收买了许多高手,将这些高手训练成忍着。

……

话说金城伤好之后,又开始下一步计划,见林启新已经没有可利用的价值,这天夜里……

“哈哈哈,林启新,你已经对我来说没有可利用的价值,去死吧!”

林启新单手紧紧抓住悬崖边,金城一掌将林启新击入悬崖。

“啊……”

此时刘四海听见有人在喊叫,抬头见悬崖上正掉下一个人,于是和众人一起接住了他。

“小王爷,怎么是你!”

“我中了飞鹰教头金城的奸计!”

“啊?!”

“前段时间我中了他的摄魂术,后来我慢慢运功将要恢复时,他将我打晕摔下悬崖。”

“小王爷,自从你去了蜀山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四处找你,还好我们来的及时。金城这王八蛋!”

于是林启新将离开蜀山的那段经历详细和刘四海说来,刘四海发怒道:

“什么,他们冤枉你杀了司马勤?不行,我一定要替你讨回公道!”

“说什么都没用,他们根本不信我,我们先离开这里吧,防止江湖人来追杀。”

林启新用了几日的时间运功将体内的毒素完全排掉,不知不觉感觉自己昏昏沉沉。

“小王爷你没事吧?”

“我没事,有可能刚刚好的原因。”

“这几天好好休息,过几天我们去寻找玉箫的下落。”

“玉箫在长青郡主司马香玲的手里。”

“这下糟了,长青郡主到漠北和亲去了,要想进入鲜卑王宫内找郡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为了蜀汉政权,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林启新肝脑涂地,义不容辞!”

“有了小王爷这句话,我们蜀国总有一天会复兴的!”

数日后,林启新与刘四海二人赶往鲜卑境地。

……

鲜卑族王宫殿外,拓跋宏与司马香玲正在举行成亲仪式。

“哇!好漂亮的仙女姐姐!”

周围的孩子见司马香玲,连声称赞。

大汗坐在宝座上,道:

“从今日起,司马香玲就是我鲜卑王族的王妃!”

“拜见娘娘!”

群臣叩拜,司马香玲只字不吐。

“爱妃,你放心,以后本王会好好疼你的!”

五皇子拓跋宏见此时站在眼前的这位大美人不知所措。

一天的和亲仪式轰轰烈烈的结束了……

夜晚,拓跋宏异常高兴,和群臣快快乐乐地饮酒。

“五王爷能娶到这样一位貌美如花的仙女,真是修来的好福气啊!”

“大人过奖了,我拓跋宏也是为了两国之间的友好嘛。”

“时候不早了,那就祝五王爷洞房花烛夜快乐!”

就在这时,甲贺派长太郎混进了洞房内,揭开红盖头发现是司马香玲。

没等司马香玲反应过来,长太郎将她打晕,运用隐身术将司马香玲救走。

刚走不久,拓跋宏走进洞房,见坐在床边的以为是司马香玲,于是斟上两杯酒,对司马香玲(假)道:

“爱妃,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能娶到你这样美若天仙的女子,是我拓跋宏几世修来的福分。今夜我敢对天发誓,饮了这杯酒,今生今世绝不负香玲,我要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拓跋宏缓缓掀开司马香玲(假)的红盖头,发现司马香玲一动不动,瞬间变成了一块木桩。

拓跋宏大怒,立即摔碎酒杯。

……

“参见公主!”

甲贺四大高手同各位忍着跪在司马香玲面前。

司马香玲缓缓睁开眼睛,看眼前的人都很陌生,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把我抓到这里干嘛?”

司马香玲认出甲贺四大高手,转身道:

“原来是你们几个东夷人在作怪,我说过我不是你们的公主,我也不会跟你们去东夷的!”

甲贺派之间议论纷纷道:

“公主已经完全失忆,现在说的再多也没有用,我们要赶快启程回东夷。”

“大将军,船已经在岸上备好了!”

一名忍着过来报信。

“我看你们已经走不了了,我夫君已经追过来了!”

“公主殿下,你就别费心思了,已经晚了。”

原来数日前,拓跋宏率千余军追踪甲贺派,沿途中数百名忍者和武士出现,将拓跋宏大军全部剿灭,拓跋宏重伤,侥幸逃了回去。

山口太田将消息告诉司马香玲,此时的她再也没有回去的希望,只好被东夷人胁迫上了船。

船驶了一段航线,司马香玲偷偷察看舱中的武士在习武,这时吉野郎用易容术变成了一名女子,然后又慢慢变了回去。

这一幕把司马香玲惊呆了,于是突然让她想起了林启新杀父的事情,想到林启新总是说自己冤枉,这才慢慢怀疑有可能有人变作林启新的模样来陷害他,包括在青楼中看到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