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初露原形

甲贺派在返往东夷的途中,海上掀起了大风,船儿摇摇晃晃,不久天空乌云密布,天空下起来大雨。

“真不幸,又遇上了恶劣天气!”

“谁让我们东夷被海包围的。”

“只要别来海啸就行。”

说时正巧,十几米海啸从周围以排山倒海之势扑来,大家慌乱一片。

这时天空中飞来一只巨大的大鹏鸟。

“快看,是大将军的坐骑!”

众人纷纷被大鹏鸟接在背上,没几个时辰飞到了东夷国。

大家到了东夷后,司马香玲发现周围人说话叽里呱啦,沟通甚是困难,会中土语言的就甲贺派等几人。

回到宫中,甲贺派带公主来到将军府,这时一名武士上前道:

“公主刚刚出去,怎么又回来了?”

“我们刚把公主从中土接来。”

“公主早已经回到府中,为什么这姑娘和公主长的一模一样?”

众人好奇,于是通知樱子公主。

樱子公主听说有位中土姑娘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便好奇地随武士过去。

司马香玲见樱子公主与自己长相一模一样,大惊道:

“你是樱子公主!”

“原来天下真的有长像和本公主一模一样的姑娘。”

甲贺派弄清真相后,后悔不已,于是将在中土的经历和樱子公主详细说出。

“香玲姑娘,你怎么会我们东夷声波功?”

“我是向一巨蟒学的。”

“什么?巨蟒怎么会逃到中土。”

“难道巨蟒和你们东夷国有关?”

“巨蟒是我们东夷国田中将军的座骑,十几年前离奇消失,想不到在中土。”

“你能告诉我巨蟒现在在哪儿吗,他是属于我们东夷人的。”

司马香玲想到他们阴谋诡计多端,绝不能将诸葛净真人的地方告诉他们。

“那只巨蟒一直以来就跟随我前后,自从被四大高手带走后,我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甲贺四大高手自责道:

“都怪我们几位鲁莽,抓错了人,连重要的事也耽误了。”

于是樱子公主叫上四大高手计划去中土寻找巨蟒的下落。

“公主,那姑娘乃是鲜卑族五皇子刚过门的王妃,要不要给人家送回去?”

“她学会了我们东夷国的武功,半路上将她杀了便可。”

甲贺四大高手同司马香玲骑上大鹏鸟飞往中土,飞到中土后,司马香玲感觉越飞越远,叫道:

“我们刚才是在鲜卑的天空上,怎么又往南飞了?”

吉野郎二话不说,一掌将司马香玲打下鹏背,司马香玲掉入空中,生死不明。

……

林启新、刘四海等人连夜快马加鞭来到了鲜卑,在鲜卑王城内到处打听司马香玲的消息。

这天夜晚……

“来人,抓刺客!”

鲜卑王宫士兵将林启新、刘四海等人团团围住。

“小王爷,我们突围吧!”

这时拓跋宏走过来道:

“你就是林启新吧?丧家之犬!”

“你骂谁是丧家之犬!”

“你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不要,现在跑到这里来找,她早已成为我的王妃!”

“你说什么!”

“把这群乱党通通给我拿下!”

林启新、刘四海等人纷纷突围,可敌众我寡,敌人越杀越多。

“小王爷,你快走,不要管我,为了蜀汉!”

刘四海已经没有力气打斗,一边护送林启新,一边突围。

最终刘四海筋疲力尽,被敌人乱枪穿透身体而亡,几十名西蜀同胞也纷纷牺牲。

此时林启新身中数刀,看见眼前的同胞全部牺牲,一怒之下爆发出麒麟要术,杀了整整一百名鲜卑士兵。

拓跋宏见林启新的武功如此高强,又见此内功从来没有见过,甚是吃惊。

“林启新,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失败吗,那是因为爱妃香玲早就知道你们来救她,暗中派兵绞杀你们,她早已经是我鲜卑族的人了,哈哈哈哈哈……”

“可恶!今天我一定要拿到玉箫!”

林启新怒不可遏,全身血液沸腾,眼珠缓缓变红,口中生出四颗獠牙,拓跋宏和士兵们见状甚是胆怯。

鲜卑士兵完全不敢上前靠近,在拓跋宏一声令下,数几十名士兵刺向林启新,只见士兵的长枪瞬间被截几端。

林启新运用功力,身上千万金光刺向敌人,敌人瞬间死伤过半。

拓跋宏飞过去与林启新相斗,几回合下来,就被林启新击飞数几十米,刚要置拓跋宏于死地时,被数几十名士兵挡下来,林启新集聚功力,胸前形成一股力量,瞬间爆发,拓跋宏及千百士兵纷纷被扫尽。

此时拓跋宏深受重伤昏了过去,被几位将军趁机救走。

鲜卑士兵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

不一会儿,林启新的獠牙慢慢消失,眼珠逐渐恢复正常,整个人筋疲力尽跪在地上。

“刘叔!西蜀的兄弟们!我林启新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客死在异乡。如今我杀了鲜卑几万大军,用他们的血来给你们报仇了!”

……

拓跋宏醒过来后,感觉浑身无力,下床走了两圈道:

“想不到这小子非人类种族,怪不得没有见过他的武功。”

“我看他并不只是为了长青郡主而来。”

“这小子我忽悠了他两下,想不到还真相信了,他武功如此高强,我怕杀到王宫内。”

“五王爷不必担心,人人都是有弱点的,既然我们凭武力斗不过他,况且现在就他自己一人,我们何不智取。”

……

林启新将刘四海等几人下葬后,正准备离开,这时身后一位鲜卑人出现在他眼前。

“你是何人?”

“在下是鲜卑王国的丞相果罗。”

“难道你不怕我杀了你,为西蜀将士们报仇。”

“我要是害怕大侠,我就不会孤身一人来到这里。”

“那你为什么来找我?”

“我此次前来是来告诉大侠一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快快说来。”

“长青郡主和五皇子成亲那天晚上被东夷人劫走,玉箫也在长青郡主的手里。五皇子是为了激怒你让你丧失理智,好趁机杀你,没想到林大侠武功如此高强,真是令世人敬佩不已!”

“此话当真?”

“信不信由大侠你了,反正在下已经把事实告诉你,你随便去王宫找任何一个人打听,都会这样说。”

“那司马姑娘现在岂不是在东夷国。”

“依在下看来,长青郡主此时十有八九还在中土,东夷甲贺派能够在中土这么多年,肯定有其他目的,他们捕捉长青郡主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她去做。”

林启新左思右想,感觉果罗说的有道理,暂且相信了他的话。

没想到一路打听之下,长青郡主被东夷人捕捉的消息人人皆知,林启新这下完全相信果罗说的话。

于是买了一匹上好的千里马,开始踏入一个人的旅程……

……

话说李连在枯木的暗中帮助之下,边关收买了许多精兵,并且暗中训练。

“我看李大人的北疆精兵如此强悍,不亚于当年的西凉铁骑。”

“教主过奖了,要不是教主的帮助,李某哪能有这些。”

“大晋皇帝确实不好对付,只要我们处处谨慎,总有一天,大晋皇宫内的金龙宝座就是李大人你的!”

李大人开怀大笑,与枯木准备下一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