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偶遇神猴

话说司马香玲从大鹏鸟背上被推下后,掉入了五指山上的树藤之间。

司马香玲缓缓睁开眼睛,感觉全身酸痛无比,树藤缠绕着她,使她无法用力。

经过几个时辰后,终于从树藤间挣扎出来,看着周围的树木郁郁葱葱,阳光几乎被绿叶遮挡。

走出树林后,远远望见一座座山峰,周围荒无人烟。

走了数日,终于发现了一条山路,发现有无座山峰类似手相一样,且中峰顶上贴着一金色封条。

司马香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了中指山顶,发现此封条比大晋的旗帜还大。

刚刚用手一摸,封条上一股强烈电流将她击飞几米远。

“对不起啊,我不该动天神爷爷的东西。”

司马香玲连忙跪拜道歉。

刚刚下山,司马香玲被累坏了,于是坐在一长毛青苔的土堆上。

只听旁边有人说话:

“是谁坐在我的头上!”

“你是谁?”

司马香玲大惊。

这时土堆被撑开,司马香玲立即闪开,只见一神猴被压在五指山下,只漏出头和两只胳膊。

“你……你还会说话?”

“嘿嘿嘿,我几十年没有见人了,今天终于有人陪我说话了,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

“我叫司马香玲,是谁把你压在山下,我来帮你出来吧。”

“没用的,小姑娘,别白费力气了,我被压了50年了。”

“啊!这么说这50年来你一直没有办法出来?”

“我还要在这里被压450年……”

“什么人这么残忍,450年后你早就化成灰了,犯了再大的错误也不至于把你压在山下500年吧。”

司马香玲上前拉神猴,始终纹丝不动。

“我一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

“除了唐三藏,任何人都不能救我出来。”

“谁是唐三藏,你告诉我,我把他找来救你出来。”

“450年之后唐三藏才会出现!”

司马香玲感到不可思议,以为他在说谎,于是叫道:

“你可不要逗我,什么450年后,什么唐三藏,我看不知道是谁故意把你塞进洞里了吧。”

“好了好了,就算我在说谎好吧。”

司马香玲寻找四周的果实送到神猴面前。

“你一定饿坏吧,快吃吧!”

“谢谢姑娘!我50年都没有吃东西了,今天头一次这么新鲜的果子,真好吃。”

“司马香玲用石头砸旁边的巨石,也是丝毫未动。”

“小姑娘,要想救我出来,得把顶峰那封印揭开。”

“你说的是那中指峰上的封条吗?”

“对对对,不过得让唐三藏揭才成功,要不你上去试试,能不能揭下来。”

司马香玲为了救神猴出去,再一次爬上山顶,这一次她用木棍挑拨封条,没想到又被击飞几米远。

接着又尝试了好多次,都是被强电击倒。

司马香玲气喘吁吁回到神猴旁边道:

“尝试了好多遍,没用……”

“我说吧,你肯定救不了我。”

“那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压在山下不管,万一遇上豺狼虎豹呢!”

“小姑娘别怕,看我的。”

瞬间神猴变成一块石头,然后又变回来。

司马香玲见状,又想到甲贺派曾经也变化过,又想到林启新,于是不解道:

“神猴,原来你神通广大哎,这个世上会你这种变幻术的人多吗?”

“凡间的话,据说北俱芦洲有种易容术可以变幻人的模样,东夷国也有。”

正说着,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只打雷不下雨,神猴见状大惊:

“改天再和你玩!”

突然变成一堆土,一动不动。

司马香玲也离开了五指山。

话说林启新到处寻找玉箫的下落毫无踪迹,无奈之下,来到了洛阳。

“咦,这不是林公子吗?”

一童子上前道。

“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家师诸葛净的徒弟。”

林启新似乎一点都想不起来。

无奈之下,童子带领林启新来到诸葛净居住地。

来到了诸葛净的茅草屋,诸葛净见林启新这几年的变化,与之前成熟了许多,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贯穿林启新体内。

“小王爷,几年未见,气质不凡,功力增长数倍啊!”

“先生就是诸葛净?”

诸葛净感到一脸懵,又想到司马香玲和亲前将玉箫还给了他,并且也将林启新失忆的事情告诉了他。

“小王爷失忆的事情,郡主在和亲前已经告诉我,要想恢复你的记忆确实有点难度。”

“原来之前我们早就认识。”

于是诸葛净将玉箫拿出送到林启新的手里。

“近来,我夜观天象,不久后,天下又会发生动荡,你拿着玉箫,去定军山打开孔明丞相的墓穴,得到里面的宝藏后,一定要回来见我!”

林启新答应了诸葛净,刚要走出房门,一条巨蟒探出头,吓得他连忙躲回去。

“不要害怕,此次前去凶多吉少,况且你又失去记忆,江湖人对你暗算的特别多,有巨蟒在你身边,遇到危险会随时救你!”

就这样林启新独自一人踏上拯救天下的路程。

……

长安城内,许多鲜卑族客商在用一种药物制作武器。

司马香玲自从来到长安城内,对他们的行踪甚是好奇,于是跟踪上去。

“原来是王妃!”

有一鲜卑族客商认出司马香玲,那客商将司马香玲请到客栈,一边说起药物的威力,一边说武器的作用。

当天晚上大家为了庆祝司马香玲回鲜卑,共同大醉一场。

“王妃没有失踪,我们也放心多了,这下五王爷和王妃终于团聚了!”

一客商从包里拿出一把箭,醉醺醺道:

“你们不知这箭的厉害,他的毒性可厉害了,没想到大晋三王爷成为了第一个试验品!”

“林启新那臭小子被冤的狠啊,哈哈哈……”

“他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是有人假扮他,哈哈哈……来!我们干!”

众人喝的烂醉如泥,可这一切全都被司马香玲听到,这才知道林启新被冤枉了。

司马香玲此时后悔莫及,决定不再和他们回鲜卑,当晚便偷偷离开,踏上寻找林启新的路程。

没想到冤家路窄,长安城外偶遇甲贺四大高手,辛亏没有被他们发现。

山口太田拿着一罗盘,几人在议论着:

“巨蟒在东边方向,有了公主的罗盘,就算是它躲在暗处我们也能找到。”

“安排在中原武士已经按部就班了吗?”

“大哥你放心,不出几日,我们一定会找到巨蟒,就算是它有三头六臂,也躲不过我们甲贺派的天星阵。”

想到东夷人肯定在中土又要做害人的事情,为了阻止他们的阴谋,司马香玲一路跟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