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旧人重逢

一天,林启新走到了定陶县,只见一位老人的脚崴了,不能走路。

“年轻人,我的脚崴了,你能送我回家吗?”

“老人家,你的脚如何崴了?”

“在路上被一只恶犬追赶,不小心将自己的脚跑崴了,辛亏及时甩开那恶犬。”

“老人家我来背你回家。”

林启新在老人的指引下把他背回了家。

谁知刚回到家中,屋里正坐着甲贺四大高手,原来这老人也是甲贺四大高手提前安排好的。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

“你们是?”

“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是东夷甲贺派四大高手。”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是来寻找田中将军的坐骑——巨蟒。”

“巨蟒是诸葛净真人养的,怎么会是你们东夷人的?”

“这个你无须知道,你只要乖乖地将巨蟒找出便是。”

“巨蟒现在不在我身边。”

“樱子公主将罗盘交给我们,我们跟着罗盘才走到你身边的。”

“实不相瞒,巨蟒并非我能指示,就算我答应还给你们,它也不一定会出现。”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四大高手向他袭击,林启新瞬间躲过,撒腿就跑,四大高手分头去追。

林启新跑出城外,见被几名武士拦截,赶紧往山上跑。

这时山口太田带领几名武士拦着他的去路。

林启新换了条道路逃跑。

最后林启新被逼到一陡坡上,武士们拿起长刀径直劈来,林启新瞬间躲开,只见被削掉几根头发。

林启新拿出玉箫和武士们拼个你死我活,玉箫坚硬无比,长刀虽锋利,始终砍不断玉箫。

十几回合下来,武士们被林启新消灭,接着吉野郎冲上来。

二人打斗几十回合后,其他三位高手聚集一起对付林启新。

林启新根本不是四人的对手,四人共同发力,玉箫被击飞几十米远,林启新倒在地上重伤。

“嘶……”

巨蟒终于出现了。

巨蟒运用声波功攻击四大高手,他们纷纷躲开袭击。

四大高手运用罗盘发出一束光,照在巨蟒身上,巨蟒被困中,迟迟挣扎不能脱困。

四大高手摆阵列成正方形,准备将巨蟒收服,林启新用尽全力站起来,飞速扑向阵型,阵型突然破坏,四大高手被击退数米远。

四大高手站起来时,发现巨蟒已经不见了,林启新一瘸一拐准备逃跑,被长太郎一刀穿透,一脚将他踢下陡坡。

这时司马香玲正好赶过来,发现了地上的玉箫。

“一定是新新,不好,新新有危险。”

于是一边找一边喊:

“新新,你在哪里呀?”

林启新重伤被踢下陡坡后,拼死拼活爬到一废旧荒庙中,不幸的是四大高手带领几十名武士来到这里。

林启新忍住伤痛,荒庙中做了一把弓箭,用竹子作箭。

甲贺派正当休息的时候,突然几支竹箭飞过来,将几名武士射死。

大家甚是觉得恐慌,四处搜查林启新,找了许久没有找到。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撤!”

刚逃到门口时,数名武士又被射死。

大家用干柴围住了荒庙,一把火将荒庙烧了。

司马香玲见前方燃起了大火,又听见有人喊救命。

“是新新的声音,一定是他!”

司马香玲飞速赶过去,见甲贺派正在朝燃起大火的荒庙放箭。

此时她灵机一动,拿起玉箫吹起了《蜀殇》……

林启新倒在火堆内,突然听见熟悉的玉箫声,又看见天空中无数火箭,此时头疼剧烈,脑海里浮现出当年长江之上吴军用火箭射他的场景……

林启新在地上痛苦般地打滚,这时有只仙鹤将他背上,逃出了大火。

仙鹤将林启新送到司马香玲的身边时,已经奄奄一息,紧紧地握住司马香玲的手。

“玲儿,我……我想起来了,你是我的……我的……玲儿。”

司马香玲见林启新浑身都是血迹,将他抱在怀里道:

“新新,你不要死,一定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管!是我冤枉你了,都是我不好!”

“只要你……你好好的,我……我就没事了……你赶快走,不然甲贺派,就……就追过来,我……我们都得……死……”

“不……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丢下你,要死一起死!”

不久甲贺派追了过来,将二人围住。

“原来荒庙内放箭的是你们两个,今天我就让你们这对鸳鸯共赴黄泉路!”

山口太田掌中发出一股力量向司马香玲袭来,林启新突然将她推到,挡了山口太田一掌,口吐鲜血。

众人拔刀冲过来时,林启新眼珠瞬间变红,接着猛地站起来,口中生出四颗獠牙,这一幕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身体里有股力量贯穿他的全身,一阵怒吼将甲贺派所有武士击飞,当场毙命。

四大高手握住胸口,此时也无力再与林启新对抗下去。

“我们走!”

甲贺派败走后,林启新躺在了地上,獠牙渐渐消失,眼珠从红色慢慢恢复到黑色,此时已经昏迷不醒。

司马香玲刚要过去救助,感觉眼前迷迷糊糊,渐渐地也昏迷过去。

此时有两只仙鹤飞来,将二人带到天空中,飞得很远很远……

话说甲贺四大高手受伤后一路往东逃跑,恰好经过九天教附近,九天教教徒打探后,回到堂内报告。

“报告教头,附近发现四名可疑人士!”

“我倒看看是什么人在九天教的地牌上鬼鬼祟祟。”

金城来来到附近,见甲贺四大高手正在赶路。

“四位仁兄,别来无恙!”

“原来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九天教的地牌,忘了告诉你,我是九天教飞鹰教头金城,四位仁兄来到贵地,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们有自己的事情。”

金城发现四位高手此时已经受伤,于是叫道:

“我看四位仁兄已经受伤,不如到教中休息几日,来者便是客。”

甲贺四大高手随金城来到内堂,大家一起共饮几杯。

“不知四位仁兄为何受伤?”

四大高手将事情的经过详细道出。

金城心想:

“想不到林启新那小子士别三日,武功精进这么快,就算是我一时半刻也不容易取胜他。”

“仁兄不要气馁,也许那小子一时侥幸,假如有用的到我九天教的,我金城尽当鼎力相助!”

“谢谢教头好意,这杯我先干了!”

大家愉快地喝上了几杯,此时上岛一鸣眼前迷迷糊糊,心痛恶心,不一会晕倒在地。

于是其他三大高手也有类似感觉。

“金城,你敢害我们!”

“你们东夷甲贺派想在中土猖狂,没那么容易,江湖是属于我们九天教的,而不属于你们甲贺派!”

三大高手向金城袭来,此时三人身上有伤,又被金城下了药,十几回合就被金城挫败到地。

“你这个卑鄙小人,有本事……有本事和我们甲贺派堂堂正正地斗一场!”

“我还知道,你们穿插在鲜卑和大晋内有武士和忍者。”

接着九天教教徒将十几名武士和忍者绑上堂。

“你们竟然早就行动了!趁人之危,你们这样做岂不太卑鄙!”

“卑鄙的应该是你们甲贺派!你们把中土的人训练成你们东夷的武士和忍者,将他们一个个变成死士,难道你们不残忍吗!”

“少废话,既……然,我……们中了……中了你们的奸计,要杀要剐随……你便……”

甲贺四大高手就这样昏倒在地。

金城将四大高手扔进地下几百米的地牢里,让他们永世不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