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英雄殉国

话说冷之原偷了《太平要术》后,整日闭关修炼,派中弟子经常听到后堂有强烈的地震声音。

一日,冷之原浑身热气腾腾,一股力量从下而上流出,强烈的地震声音比以往更加剧烈。

突然,整座后堂坍塌一片,众弟子纷纷从废墟内寻找掌门。

这时冷之原从废墟中跳出,大吼:

“热死我了,这是什么破秘籍,害死我啦!”

不一会儿跳入河中浸泡了好久,然后探出头来大口喘气。

这时金城来到天龙派,见掌门不在,去河边找到了他。

“冷掌门为何泡在河里?”

“今天感觉异常的热!”

“我见你那后堂变成一片废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练功走火入魔了,整个后堂被我给毁了......”

“没想到冷掌门功力如此雄厚,竟然将整座房子给毁了,贤弟佩服!”

冷之原跳上岸,金城发现他身上散发着几丝黑烟,便引起了怀疑。

二人来到废墟附近,冷之原发现《太平要术》的一角露出土堆,赶紧将其收起,金城恰好发现经书上第一个“太”字。

“金教头许久没有来贵派了。”

“这次来呢,就是想和冷掌门商量我们鲜卑王朝的事情,大汗正在筹兵攻打大晋。”

“我们需要做什么?”

“攻打大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文鸯身经百战,久赴沙场,我们鲜卑大军见到他闻风丧胆,就算是我亲自率军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们不是还有柳嫣潜入到大晋皇宫内吗?”

“柳嫣暂时以美色控制了晋朝皇帝,但她对朝廷之外的事情了解甚少,我们要及时和她做内外呼应,防止露馅。”

“大汗这次第一个目标就是要拿下襄平,记得提前让李连做好准备。”

金城离开天龙派后,回想起那本经书,怀疑是《太平要术》,便派人暗中观察冷之原。

......

这一天,鲜卑和晋朝两军终于开战了,鲜卑军兵临城下,襄平府太守公孙锦站在城门上,远远望到鲜卑大军气势如虹,为首的乃是鲜卑王室五皇子拓跋宏。

“我大军今日非要拿下襄平,识相的快快打开城门,我可以不杀城中百姓,否则待我军攻入,必将血流成河。”

拓跋宏拿起长戟,声音如力拔山兮气盖世。

“废话少说,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你们不要把大话说早了!”

城中一将军喊道。

这时拓跋宏一声令下,全体大军开始攻城。

战火纷纷,云梯陆续搬上城墙,厮杀声、喊叫声,连绵不断......

数百名鲜卑士兵抬着一块巨木,开始撞击襄平城门,晋军费劲全力顶住城门。

千万支冷箭如同倾盆大雨,漫天洒下,晋军纷纷撑起盾牌。

“公孙大人,我们快撑不住了,援军迟迟未到,我们该怎么办?”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援军早就到了,怎么丝毫没有动静?”

两军相持了一天一夜,鲜卑军毫无疲惫,城内的晋军很多筋疲力尽。

正当城门快要被攻破时,公孙锦亲自率军坚守城门......

“一二,一二,一二......”

城门最终还是被攻破,鲜卑大军杀了进来,晋军奋力与鲜卑拼死一战......

襄平城内哭喊声、杀戮声、刀剑声......

百姓们惨死在鲜卑军的刀剑之下,晋军用尽最后一股力量保护城中的百姓,最终全军覆没......

“你们这群畜生,残杀城中无辜百姓,我公孙锦就算是也要和你们决战到底!”

公孙锦被俘后,紧紧地绑在柱子上,看到晋军无一生还,便泪流满面。

“公孙锦,如今你全军覆没,晋军就还剩下你一人,你凭什么和我们斗。”

“我呸!”

公孙锦向拓跋宏吐了一脸口水,拓跋宏顿时大怒:

“拉出去给我砍了!”

公孙锦跪在天台上,刽子手正要行刑时,大喊道:

“誓死不做亡国奴!”

“咔嚓”一声,公孙锦人头落地,就这样一代民族英雄壮烈牺牲。

襄平失守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中原,晋朝皇宫内,晋武帝大怒:

“李太尉,朕让你通知盛京派兵救援,为何援军迟迟不到!”

“回皇上,臣早就通知盛京太守王奂派兵增援襄平,本来计策万无一失,谁知......”

“万无一失?我看你的人头倒是万无一失!”

“臣罪该万死!是臣没有亲自去盛京告知王奂,臣一定将此事彻查明白!”

“朕要你今日便启程去盛京,速速将此事查明白,查不出此事提着你的人头回来见朕!”

“是,皇上,臣一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不能让公孙太守白白受辱。”

......

此时林启新、司马香玲走在洛阳城内,听到公孙锦壮烈殉国的消息振奋不已。

“如此爱国人士,在国家危难之际,誓死不降,为国捐躯,这才是大家心目中的大英雄!”

林启新满腔热血,一股精忠报国的热潮瞬间涌向心头。

“自古英雄不长久,荆轲、屈原、商鞅等历代人物不都是为了国家而很早牺牲了吗......”

这时一队人马从身边走过,

“闪开!闪开!”

为首的正是大将军文鸯。

“看来边关又要打仗了,我们要不进入皇宫打探一下。”

林启新、司马香玲来到宫城中,发现几位大臣正在议论纷纷,司马香玲凑上前道:

“几位大人,你们为何如此愁眉不展?”

“长青郡主也在这儿呀,皇上今天上早朝,说襄平府失守另有原因,援军始终没有到达而致。”

“原来如此,看来肯定是朝廷中的搞的鬼!”

“原来如此,看来肯定是朝廷中有人在搞鬼!”

“郡主千万不要乱说,此时万一被别人知道了,凶多吉少啊!”

群臣离开后,林启新道:

“想不到朝廷上的事情这么复杂!”

“你之前不也是皇室贵族的人吗?”

“我虽是蜀国的小王爷,但朝廷上的事我从来没有介入过。”

这时柳嫣从身边经过,二人仔细打量了她,感觉很陌生。

“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姑娘,而且比起其他宫女长的异常出众。”

这时一位太监走过来道:

“回郡主,这是皇上新选的皇妃娘娘柳嫣,负责每天伺候皇上。”

“怪不得皇上也不亲自体察民情了,原来都是因为她。”

过了一会儿,一股悠扬的曲子缓缓飘来,似乎高山流水遇知音,又似百里桃花郁水香……

林启新、司马香玲跟着曲子来到了皇宫后花园,只见皇上与柳嫣对坐在亭中,柳嫣正在抚琴,皇上正在饮酒作乐,一群宫女正在歌舞伴奏。

这时一太监走过来道:

“嘘……郡主,不要打扰皇上的雅兴,在这附近走路要轻些。”

“皇上最近到底怎么了,襄平府失守他还有心思在此寻欢作乐。”

“我看这柳嫣分明就是红颜祸水,古有褒姒,今有柳嫣!”

二人看到这一切后离开了皇宫。

……

九天教内……

“襄平府终于到手了,这李连的计划可真妙!”

“听说晋朝皇帝让他去盛京查明援军的事情。”

“不必担心,我们的人会暗中帮助他的。”

“晋朝官员个个好色之徒,就凭他们这些弱点被我们抓住,中原何愁攻克不下?”

“可五皇子还是对司马香玲放不下,攻取中原完全为了得到她,这样对我们鲜卑不利呀!”

九天教、百华派、天龙派闻知襄平府失守,大快人心,同时暗下挑拨晋朝官员以及江湖各大门派,此时的中原表面风平浪静、经济繁荣,实则危险在一步步靠近。

为了铲除九天教的计划,林启新与司马香玲携手一起共赴九天教,不拿到《太平要术》誓不罢休。

林启新与司马香玲得知冷之原要在九天教待一段时间,便潜入九天教跟踪冷之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