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皇宫内乱

盛京城内,王太守在花天酒地,舞女们歌舞伴奏,享受着天伦之乐,却不知危险已经向他渐渐靠近……

“来人,将王奂给我拿下!”

李连破门而入,众军冲入殿内,舞女歌姬纷纷吓跑。

“李大人,我……”

“王奂,襄平府失守,皇上命你速派援军,你却在这里花天酒地,该当何罪!”

“大人,不知怎得,我昏迷了三天才醒来,您如果不信,可以去问小娟儿。”

王奂突然回想起,数日前喝醉酒和小妾小娟儿同房,这一睡就是好几天,醒来后得知襄平府失守,后来又被小娟儿迷的神魂颠倒,一切都是红颜祸水……

王奂被拿下后,小娟儿来到河边找到李连道:

“大人,按照枯木大人的指示,我已经完成任务。”

“你做的很好,辛苦你了。”

“为了鲜卑,小娟愿意牺牲自己。”

“这段时间不要露面,防止被其他人追踪。”

“是!”

数日后小娟儿来到九天教,见到金城,将近期王奂被捕的消息告诉了他。

“回大将军,奴家按照枯木教主的指示,天衣无缝!”

“你做的非常漂亮,大汗会赏赐你的!”

“为了我们鲜卑族宏图大业,牺牲一点点算不了什么。”

此刻刚好被林启新、司马香玲听见,二人鬼鬼祟祟地躲在一隐蔽处。

“难道这女子和柳嫣一伙的?”

“或许这群鲜卑女子对大晋是有阴谋的。”

“九天教将这群漂亮姑娘安排在皇宫,就是为了暗中偷取军情。”

“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数日后,冷之原离开了九天教,林启新、司马香玲紧跟其后,经过一片树林,二人突然现身。

“冷之原,将《太平要术》还给我们!”

“这得看你们是否有这个本事了。”

“今天你不交出《太平要术》,就别想离开这里!”

“想跟我讨价还价,看招!”

二人合力共战冷之原,只见冷之原运功用起了太平要术,瞬间浑身冒出黑烟。

经过数几十回合,冷之原被二人合力战败在地。

于是搜了搜全身,终于找到《太平要术》。

冷之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远去......

回想起和冷之原交手的场景,发现他的全身黑烟滚滚,最终还是被他们俩打败。

“太平要术的威力这么小吗,不是能够毁天灭地吗?”

“我也觉得奇怪,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我怀疑我们拿到的不是真正的《太平要术》。”

“我们不如去找一个人。”

“谁?”

“诸葛净。”

二人来到洛阳城外青龙山瀑布下,顺溪流而下,见诸葛净正在打坐练功,于是将《太平要术》拿出。

诸葛净翻了翻《太平要术》,只见眉宇间透漏一丝疑惑。

“此经书是假的,你们是从定军山得到的吗?”

司马香玲将事情的经过说出。

“你们没有确定在墓穴内找到,这怎么可能是真经。”

“怎么判断是真是假?”

诸葛净在经书上滴上水,没有发现任何反应。

“如果这是真经,它上面的字是遇水发出金光的。”

“幸亏冷之原练的是假经。”

“既然是假经,我们不如将计就计,冷之原不会对我们罢休的,我们同时用计还给他,让九天教和百华派知道《太平要术》在他手里,让他们窝里斗。”

“玲儿,你真聪明,我们不如将计就计!”

诸葛净将天下的事情给二人分析一番,不久的将来三国时代即将结束,但接下来面对的将是外族的侵扰。

鲜卑族早已对中原虎视眈眈,不惜一切代价想取得整个中原。

但这一切早就被诸葛净掌握其中,只是没有谣传。

“师父的墓穴需要有缘人才能开启,开启墓穴需要有缘人用玉箫吹奏《蜀殇》。”

“不管谁是有缘人,我们总得试一试,敢问诸葛真人,你曾经试过吗?”

诸葛净点了点头。

“虽然试过,但我不是有缘人。”

“那我们择日启程定军山!”

“去定军山不要急,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铲除皇上身边的那位宠妃,她将是危害天下的罪魁祸首。”

“为了天下苍生,我们力所不辞!”

洛阳城内……

“新新,你说我们怎样才能接近柳嫣?”

“柳嫣时时刻刻守在皇上身边,我们很难接近她。”

“我们一定要揭露她的真实面目!”

一日皇上独自一人在玉龙湖畔沉思。

司马香玲走过来道:

“皇上为何独自一人在湖边?”

“原来是郡主,朕近日感觉太过于安逸,想起前段时间微服私访,体察民情,现在的我堕落许多。”

“皇上能够为民着想,真是万民之福!”

“朕只为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渐渐发现这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皇上说的可是柳嫣?”

“柳嫣是唯一懂我心的姑娘,每次弹奏音乐都能进入我的心中。”

“如果柳嫣真的能入皇上的心,那么她不会阻止皇上和鲜卑人谈条件。”

“此话怎么说?”

“皇上可曾知道,自从柳嫣姑娘出现,鲜卑族在中原横行霸道,纷纷树立门派以示威。”

“这和柳嫣有什么关系?”

“近期江湖人传闻,柳嫣是鲜卑族派来的卧底,我们大晋兵马如此强壮,襄平府竟然惨败给鲜卑。皇上仔细想想,这里面是否有其他原因,柳嫣是否阻止你做过其他事情。”

“柳嫣姑娘一心随朕,她怎么可能是鲜卑派来的奸细,真是让朕难以相信!”

“皇上,您是我的皇兄,臣妹肯定没有加害您的意思,为了大晋江山,您一定不要让美色迷失双眼!”

“不可能!不可能!嫣儿她不可能这样做,我不相信!”

“话以至此,皇上可以不信,等到以后宫中发生巨变时,皇上可不要后悔,请皇上不得不妨。”

话音刚落,司马香玲离开了皇上。

此时皇上心中犹豫万分,虽然一心深爱柳嫣,但开始对她有了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