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偷天换日

一日,林启新、司马香玲经过翠湖湾,四周鸟语花香、空气清新、光彩夺人。

许多人于湖畔边吸收新鲜空气,荷花绽放,真是令人赏心悦目。

翠湖湾的夏天简直就是一个令人难以猜测的翡翠天堂,碧绿的青苔轻飘于湖面之上,四周绿树成荫,炎热的夏天在这绿茵茵的环境中也能塑造出一番清凉的屏障。

天龙派弟子一路跟踪到二人大柳树下……

“你们是何人,为什么跟踪我们?”

天龙派弟子被发现后,从一边出来道:

“快点交出《太平要术》!”

“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几人相互打斗起来,不出十回合,天龙派弟子被打倒在地,二人拼命逃跑。

冷之原暗中观察二人行踪,经过一片树林,突然草丛中出现一只大网将二人困住。

冷之原抬头望着二人狼狈的样子道:

“你们今天要是不把《太平要术》交出来,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如果我说真经不在我身上呢?”

“那我就不客气!”

众弟子放下绳子,对二人进行搜身,《太平要术》在林启新的身上被搜出。

“掌门,《太平要术》已经找到。”

“你们两个刚才不是说不在你们身上吗,竟敢耍我!”

冷之原正要一掌拍死二位,司马香玲大喊:

“停停停!冷掌门如果将我们二位杀了,就永远学不会要术里面的精髓。”

“你们俩再敢耍我,我就让你们死的难看!”

“冷掌门想想,太平要术那么厉害,为什么还不是我们俩的对手呢,反而身上黑烟滚滚。”

冷之原细想此话有道理,便仔细翻开几页。

“那你说该怎么办!”

“这样吧,你先放开我们两个,我再告诉你好吗?”

“放了你们俩岂不是便宜了你俩!”

几名手下将麻网揭开,绑着二人的手,于是将二人押往天龙派路途中。

“冷掌门我看这个地方比较隐蔽,不如我在这里告诉你吧!”

“你快快说来!”

“首先呢,你面朝河流静心打坐。”

“为什么要面对河流,你这臭丫头是不是在耍我!”

“我怎么敢耍你,如果你不想练成太平要术,就不要这么做咯。”

冷之原只好乖乖地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现在开始慢慢运功,闭上眼睛……”

林启新在一旁的石头上磨绳子,冷之原正潜心运功时,绳子也被磨断,司马香玲手中的绳子也被林启新解开。

“喂,丫头,怎么不管用!”

冷之原转过头来,发现二人已经解绑,并迅速逃跑中。

于是叫上弟子们一起追杀他们。

二人被围住后,紧接着一场大战,几十回合后,突围逃跑。

过了一会儿,二人甩开天龙派,气喘吁吁道:

“终于甩开他们了!”

“没想到他们对假经这么感兴趣!”

“我们走吧。”

二人回到翠湖湾,发现皇上和一群士兵正在给一群乞丐分发银两,柳嫣也陪在皇上身边。

柳嫣见司马香玲上前道:

“郡主,你看皇上宅心仁厚,我每次与皇上出行,看到有难的百姓,皇上总是放心不下他们。”

“多亏皇上身边有位好皇妃,才让皇上更加体恤民情。”

“郡主误会了,这怎能是我的主意,换句话说,我应该受到皇上的熏陶才对。”

“柳姑娘真是会说话,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大晋早晚有一天会更加昌盛。”

“借郡主吉言!”

二人离开后,半路上发现宫里的卜婆婆在鬼鬼祟祟。

“这不是柳嫣的奶奶吗,她在鬼鬼祟祟作甚?”

“不是说她走路不安稳吗,这不疾步如风吗。”

“肯定有见不得人的秘密,我们跟上她!”

卜婆婆来到一户人家,偷偷将房门关上,二人跳上屋顶,见屋内只有金城和她。

“事情办的怎么样?”

“回教头,我已经把药按照您的药方配好,等皇上回宫,就让柳嫣送去。”

“一定不要让皇帝看出破绽,你来的路上没有被人跟踪吗?”

“没有,我都回头看了好几遍,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林启新、司马香玲二人得知卜婆婆和柳嫣联合要害皇上,立刻又跟了上去。

走到一片树林,卜婆婆突然失踪。

二人走出来道:

“人呢?”

这时金城从树上跳到二人身后道:

“你们俩真是阴魂不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已经知道卜婆婆的消息了。”

“我们刚刚跟上她。”

“不要撒谎了,就算你现在去揭露卜婆婆和柳嫣也没有证据,反而会连累你们自己,不信,你们去试试!”

“金城,你这卑鄙小人!”

“香玲,你骂人的样子好销魂……”

“我呸,恶心至极!”

“要不要我和林公子打一场,谁赢了,你就属于谁,可以吧?”

“金城,你别痴心妄想了,我除了新新,谁都不嫁!”

“既然这样,今天我就先让他死给你看!”

只见金城冲向林启新想置于他死地。

林启新瞬间翻身躲开他的魔功,紧接着和金城大战一番。

众多回合金城一直用魔功掌袭击他,可林启新的麒麟要术还是稍弱一筹。

金城以黑烟乌云笼罩四方,林启新变幻金光扑面而来,不一会儿金光被黑烟吞噬,林启新战败在地。

司马香玲、林启新共战金城,司马香玲运用玉箫剑法,林启新用出麒麟要术,前后夹击。

战斗上百回合后,九天教弟子们也冲了上去,二人快要抵挡不住时,文鸯持枪扑面而来,九天教弟子纷纷倒地。

这时金城一人共战他们三人,无论用何招式都处于下风,快要抵挡不住时,趁机发出黑烟而逃。

“林兄弟、郡主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遭到九天教的追杀。”

“文大哥,好久不见!”

“林兄弟,你的事情贺庄主早就和我说了,大家确实冤枉你了,我猜很可能是九天教用计杀的三王爷!”

“父王的仇迟早都要报,不过现在得去皇宫阻止皇上,有人要下药毒害皇上。”

“是什么人这么大胆!”

林启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金城,事不宜迟三人快马加鞭赶往宫城。

林启新、司马香玲鬼鬼祟祟来到厨房旁边,恰巧卜婆婆已经煎好大补药,卜婆婆出去的一会儿,林启新将药换掉,刚要出去的时候,卜婆婆正好回来。

林启新正要爬出去时,“咔嚓”踩到了木柴。

“是谁!”

卜婆婆向林启新方向走来。

眼看被发现,这时一只大耗子从旁边窜出,吓得卜婆婆连忙躲闪。

“原来是一只耗子。”

卜婆婆将药端出门外,林启新离开厨房。

“皇上,这是嫣儿差人给您做的大补汤,请笑纳!”

“我的嫣儿最乖,最心疼朕了。”

只见柳嫣一勺一勺地喂皇上,卜婆婆偷偷躲在假山后偷看。

突然看到林启新、司马香玲跟踪她,立刻故意摔倒二人身旁:

“哎哟!”

“奶奶!”

柳嫣听到奶奶在苦叫,立马过去搀扶。

“是他们俩不小心把我撞到的。”

“你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你自己磕到的,还赖在我们头上!”

“郡主,话不能这样说,她毕竟是我奶奶,奶奶年龄大了,走路不方便,难免有磕磕碰碰,不扶就算了,干嘛还那么凶!”

“是她自己先磕到的,这账怎么会赖在我们头上!”

二人吵了起来,林启新没有拦住,皇上走过来喊到:

“发生了什么事!”

“皇上,奶奶说是郡主和林少侠不小心将奶奶碰倒不扶。”

“你胡说!”

“好了好了,吵什么吵!郡主,快给奶奶赔礼道歉!”

“皇上我说的都是实话!”

“朕让你赔礼道歉!”

司马香玲只好乖乖地认错道歉。

“以后不要在皇宫周围闹事,你身为朕的表妹,更应该懂得尊老爱幼,不要丢皇家的脸面,哼!”

皇上呵斥了司马香玲一番而离开。

“皇上现在对她宠爱有加,连我这个妹妹也不放在眼里了。”

“我们走吧。”

二人失望地离开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