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追查父仇

话说自从枯木拿到真玉箫后,日日夜夜坐在定军山石壁前吹奏,吹了数几十种曲子,始终找不到能够吹开石壁的曲子。

“报告教主,前几日金教头遇到林启新和司马香玲,捕捉未成功,又让他们跑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秃发树机能这个废物,连两个小娃娃都抓不到!”

枯木一直想从林启新和司马香玲二人身上得到曲子的秘密,这次又得自己出手了。

……

一日,欧阳明风、朱青青和姜小妹被九天教众弟子团团围住。

“你们终于送上门了,看今天不把你们剿灭!”

朱青青话音刚落,在包围圈内杀成一片,几十回合后,众弟子纷纷落地,慌忙而逃。

三人来到一无人住的院子内,里面有一茅草屋,三人在里面休息。

姜小妹口渴,从井里捞水喝,不一会儿腹痛难忍,然后昏迷不醒。

欧阳明风和朱青青见姜小妹许久未回,便走到院子里看到姜小妹昏倒在水井旁,盛水的葫芦瓢倒在地上。

“嗖!”

“嗖!”

“嗖!”

……

只见四周发出竹箭,二人慌忙躲过,九天教围攻而上。

这时枯木坐在茅草屋上看他们之间打斗,发出一股黑烟围住了他们。

“我们逃不出这黑烟,该怎么办!”

“青青,不要害怕,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枯木正要跳下捕捉二人时,一名弟子出现在屋顶道:

“不好了,教主,教中失火了!”

枯木立即收手,率领弟子回九天教。

黑烟散后,欧阳明风、朱青青二人运用内功救姜小妹,只见姜小妹纹丝不动。

过了一会儿,二人筋疲力尽,姜小妹已经嘴唇发暗,两只手心长出一颗红点,二人立刻四处寻找大夫。

一路打听之下,此处离洛阳城不远,便匆忙赶到洛阳城内。

欧阳明风背着姜小妹跑在洛阳城中,这时正好被林启新、司马香玲二人看见。

二人追上去,见姜小妹此时已经嘴唇发暗,中毒很深,便一同来到了王爷府。

司马香玲请来大夫,大夫给认真把脉,满头大汗。

“大夫,我妹妹到底怎样了!”

“这姑娘中了一种毒,这种毒多出现在鲜卑境内,辛亏时间短,还能来得及救,否则剧毒深入五脏六腑肯定活不成。”

于是大夫给姜小妹头上扎针,过了一会儿,姜小妹口里吐出暗黑色的血。

大夫用针挑了一丝血放在酒精内,发现酒精变成深蓝色。

“这姑娘中的毒正是当年三王爷所中的毒。”

“原来害死我爹的是九天教!我要和他们拼了!”

司马香玲一时冲动,被众人拦下。

“玲儿,你不要冲动,九天教如此厉害,整个江湖都拿他们没有办法,你去会白白送死。”

“我不能让爹爹白白死去,我一定要报仇雪恨!”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仇我们早晚都是要报的,当下我们要按计划行事,如果每一步计划圆满完成了,九天教的末日也该到了。”

林启新将伤心的她抱在怀里,眼泪浸湿了林启新的衣服,可司马香玲一直想不开,始终对九天教怀恨在心。

数日后,姜小妹身体恢复,蹦蹦跳跳来到林启新身边:

“启新哥,看我恢复的怎么样?”

“以后出门在外要当心,这下张记性了吧,让你乱喝水。”

“小妹再也不敢了!”

欧阳明风、朱青青与姜小妹准备启程,司马香玲赶过来道:

“你们路上一定要小心!”

……

九天教内,炼丹炉失火,整个大堂烟熏火燎,众弟子纷纷拿水救助,不一会儿大火扑灭。

“这到底怎么回事!”

“回教主,我们只见炼丹炉内火势太旺,过头突然喷到外面,我们没来得及救。”

枯木仔细看了炼丹炉内外一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现象。

“以后小心点,控制好火候。”

……

谁知这一切是曾经被打入九天教地牢内的甲贺四大高手之一山口太田搞的鬼,在逃出地牢的过程中,其他三位高手牺牲了。

“三位兄弟,我山口太田一把火烧死了他们九天教许多人,黄泉路上走好!”

山口太田见许多曾经被控制在中土内的武士和忍者纷纷瓦解,大势已去,失望地离开了中土,回到了东夷。

……

洛阳城文府内……

“回将军,据探子来报,拓跋宏此次计划攻打盛京。”

“想不到这鲜卑族人狼子野心,看来是得亲自出马了!”

“夫君,你又要领兵出战?”

“雨儿,如今鲜卑族对中原虎视眈眈,借和亲失约之事侵占我们的土地,胡人个个兵强马壮,我岂能坐视不管。”

“只要夫君能够平安回来便是。”

……

三王爷府中,林启新与司马香玲静悄悄地坐在后花园内……

“新新,你说这柳嫣如此狡猾,我们什么时候能将她一网打尽?”

“玲儿,放心吧,总有一天她的狐狸尾巴会漏出来的。”

“我看那李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连是朝廷中的奸臣,群臣都对他不满,要是羊大人愿意插手朝廷的事,岂能由他作乱!”

“朝廷和江湖都被胡人搅的人心不安。”

“新新,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要站在一起!”

“玲儿,你放心,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会和你不离不弃!”

微风吹过二人的脸颊,优柔的甜蜜泛出无尽微笑,知了声声地叫着夏天……

一日清晨,林启新来到湖边散步,见湖边荷花盛开,便拿出玉箫吹起了《蜀殇》……

“原来如此……”

此时危险在步步逼近他,枯木立在树梢,连声鼓掌道:

“妙!妙!妙!”

于是枯木又飘到林启新面前道:

“你这是吹的什么曲子,这么悠扬动听,可否教教本座?”

林启新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想走!”

枯木瞬间袭来,林启新躲闪不及,被打晕在地,枯木将他带走。

司马香玲整上午没有见到林启新,便问母亲:

“娘,你看到新新了吗?”

“没有啊。”

话音未落,司马香玲到府外四处寻找他的踪迹,找了许久,只见在湖边周围发现林启新箫上的红绳。

这才知道林启新出事了。

“新新,你在哪里呀!”

司马香玲拿着红绳到处找,找了整整一天也没有找到他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