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玩转人心

林启新被枯木抓捕后,好吃好喝招待他,并整日以兄弟相称,可就是不让他离开九天教。

“林兄弟,本座特别愿意和你交朋友,听你方才吹奏的是何曲子?”

“你们九天教待客的方式可真不同啊!”

“林兄弟不要恼怒,刚才抓你就是怕有人跟踪我,我不得已才这样做。”

“直接说吧,你请我到这里来到底目的何在?”

“本座并无其他目的,就是想和你进行谈谈人生,你是本座前世的好朋友,我怎么会怠慢你呢?”

“既然是好朋友,那为什么处处为难我身边的人?”

“那都是手下不懂事,整个九天教也不是我一人说了算。”

“教主不知何时放我走?”

“林兄弟不要急,先随本座到山上走走如何?”

林启新与枯木来到山上,一路来二人畅谈人生……

……

“文大哥,新新一大早不见了,在江边却发现了这个!”

司马香玲来到文府中,将红绳交给文鸯。

“郡主莫慌,林少侠武功高强不会有事的。”

“我怀疑是九天教的人抓了他,你赶快想想办法!”

“我这就安排人马赶往九天教,郡主请放心。”

……

林启新和枯木正在一叶扁舟之上钓鱼,枯木口中念叨:

“人生就像这钓鱼一样,你想得到它,反而越会起反作用,你不想打到它,它反而会死皮赖脸地跟过来。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真可笑。”

“教主想得到什么?”

“我想要的是东西就像这天空一样,万里无云,无边无际,无色无味……”

“那又是什么?”

“以后你会明白!”

枯木拿出笛子,吹起了江南名曲,悠扬的笛声化作清新的空气,神清气爽,舒心痛快……

此时林启新深入其中,仿佛看到了周围的仙境,于是拿出玉箫吹起了《蜀殇》。

“妙!妙!妙!”

枯木连声称绝,赞叹不已,听到林启新悠扬的曲子后,也开始用笛子吹起《蜀殇》。

林启新听出《蜀殇》吹的不对,接着指导一番,最终教会了枯木。

枯木又将战国时期的各家名曲教给林启新,此时此刻,二人立于竹排之上,优美自然的曲子,萦绕耳环,引来无数只鸟儿翩翩起舞……

这时,枯木耳朵尖一动,仿佛教中发生了事情,对林启新道:

“林兄弟,你现在此处等我,我去去就来!”

“你就不怕我跑了吗?”

“我信的过人怎会弃我而去?”

九天教大堂中……

“久闻教主大名,文鸯前来做客。”

“久仰文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稍备薄茶,还请将军见谅!”

“教主不用客气,近日林启新在我府上突然失踪,众人皆去寻找未见,特来此地问问教主是否见过他。”

“林贤弟怎能来我这简陋的地方做客,本座还巴不得他来呢。”

“教主此话当真?”

“本座说的是假的,现在他真在教中,将军信吗?”

“那我要是将贵派上下搜上几遍发现他在呢?”

“假如找到林贤弟,我枯木愿意将九天教送给将军,所有弟子全权听将军差遣,要是不在的话,那将军可要自罚几杯酒咯。”

文鸯仔细想了一番,既然枯木这样做出赌注,林启新可能真的不在他这里。

“相信教主是不会骗我的,今日能够有幸到贵派做客,实乃我文鸯人生之幸,先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文将军能够来本派做客,真是蓬荜生辉,希望日后文将军能够常来做客。”

文鸯刚刚离开九天教,金城走过来道:

“教主,你这样做,不怕他再次找上门吗?”

“打败一个人不仅仅是单凭武力,最重要的是攻其心,当你了解到一个人心中的弱点后,你再去战胜他,那会轻松许多。”

“教主一番话,金城敬佩不已。”

……

此时林启新正在竹排上吹着各种悠扬的曲子,各种鸟儿围着他转圈,闭上眼睛,如同进入幻境……

枯木飞向竹排,拍了拍林启新的肩膀:

“林兄弟,是不是感受到身临其境呀?”

林启新点了点头表示很欢迎。

“这样吧,既然你喜欢后山这个地方,你就在这里玩几天,周围有座茅草屋,你可以在里面休息。”

“玲儿现在肯定会担心我,我不能待时间久了。”

“你放心,几天后,你的玲儿自会来找你。”

枯木将林启新安顿好后,立即赶往定军山,一路上疾步如光……

石壁之下,枯木拿出玉箫吹起了《蜀殇》,只见整个石壁变了颜色,忽红,忽绿,忽蓝,忽黄……

枯木继续吹下去,石壁上裂开几道裂痕,过了一会儿,石壁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枯木见未起效果,又吹了一遍,结果还是重复了上次的样子。

“这不可能,我明明吹的就是《蜀殇》,怎么会不起作用?”

于是收起玉箫,运功一掌一掌向裂缝砸去,没有见任何效果。

枯木悬在半空中,被一魔球包围,瞬间方圆几十里树木华为灰烬,可石壁仍然没有丝毫损伤。

枯木没有办法只好离开定军山。

……

林启新进入枯木所说的茅草屋中,房门突然关闭,紧接着进入一片幻境中……

眼前是一条巨大瀑布,瀑布周围崖壁上挂有几十户亭台楼阁,亭台楼阁全是仙女们在欢歌笑语,琴瑟舞动,丝丝纯香飘过林启新脸颊,瞬间春意盎然,意识不清。

林启新靠近瀑布,瞬间一道彩虹架起了一座桥,林启新走到上面来到了亭台楼阁。

仙女们见到他,纷纷凑上前:

“公子,请到里面喝一杯!”

芬芳馥郁柔软的丝巾挂在他的脖子上,芳香使得他意识更加模糊,就这样一杯又一杯……

金城看着镜子,里面林启新正在与仙女们花天酒地,歌舞陪伴,继续运功令他神志不清。

枯木从定军山回来,从镜子中探视林启新道:

“终于算是把他囚住了,我要让他说出诸葛孔明墓穴的全部秘密。”

“教主,我看那司马香玲知道的也挺多,要不要也把她抓来?”

“不!她对我们用处不大,此刻让她越急越好。”

……

文鸯回到府中,和司马香玲汇报了消息,林启新不在九天教,致使她更加担心。

“眼看就要太阳落山,新新不知现在在哪里……”

“郡主不要担心,林少侠吉人自有天相!”

为了寻找林启新的下落,司马香玲独自一人离开洛阳城,无论是天涯海角,她也要追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