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幻境迷心

洛阳城外青龙山瀑布下……

“诸葛真人,新新昨天失踪不见,在江边只留下这条红线,他是否来过这里?”

诸葛净摇了摇头道:

“照小王爷的功力,江湖上几乎没有人能够擒住他,除非中了歹人的奸计。”

“去了九天教也没有发现他,也不知中了何人的奸计。”

“郡主先不要着急,待我让巨蟒随你而去,它用声波可以识别小王爷的去向。”

“多谢真人,香玲感激不尽。”

司马香玲一路在巨蟒的暗中引导下朝九天教方向走,途中遇上了金城。

“香玲,你这是要去哪里?”

“关你什么事!”

“你一个人在外我怕有危险,特来陪陪你。”

“我一个人很安全,不用你的保护!”

“你难道不知前面就是九天教吗?一路向我们教中走,是来找我的吧。”

司马香玲回想文鸯找过九天教却没有发现林启新,这次巨蟒把她引到九天教,也许就在九天教。

“我去九天教找我的新新,是不是你把新新藏起来的?”

“如果香玲姑娘执意要去本教中寻找,我无话可说,你请自便!”

司马香玲走到九天教后被众弟子拦下,金城出现后,将司马香玲带了进去。

“香玲,这里没有外人,趁教主还没有来,你想去哪儿请自便吧。”

司马香玲来到了后山中,见一茅草屋,正要进去时,金城拦在门口。

“香玲姑娘,你执意要进去?”

“不要拦我,肯定你们把新新藏在里面了!”

“实话告诉你,屋内是一片幻境,林少侠进入里面的幻境中就没有出来,每个人进入屋内会进入不同的幻境,凡是进去的人,几乎没有出来过,除非他有坚强的意志。”

“我要是非要进去呢!”

“香玲姑娘,我真心在劝你,不要进去!”

“不要拦我,放开我!”

金城无奈之下只好放她进去。

刚闭上房门,司马香玲便进入到一轮回中……

睁开眼睛看后,发现自己在一刑台前,刑柱上绑着一囚犯。

囚犯披散着苍乱的头发,缓缓抬头,见司马香玲大惊道:

“婵儿,你怎么在这里?”

司马香玲发现此人与林启新长的一模一样,听见他叫自己“婵儿”,还以为是幻境搞的鬼。

“新新,你怎么伤成这样?我来救你出去!”

原来此人正是东汉末年天下无人能敌的吕布。

“婵儿,我是奉先啊!”

吕布被松绑后,立刻倒在地上。

“新新,我来背你!”

“婵儿,你快走吧,我的脚筋被挑断,已经变成废人,不然曹军追来咱俩谁也逃不掉。”

司马香玲二话不说,背着吕布逃出城外……

跑了不远,这时有官兵追在后面:

“不要让吕布跑了,快追!”

司马香玲见旁边有一芦苇荡,找一隐蔽处,二人躲起来。

“新新,快看看是我呀,我是你的玲儿!”

“婵儿,你怎么了,你好好看看,我是你的布哥,无敌天下的吕布吕奉先呀!”

司马香玲心想眼前这个人是吕布的话,那自己就是他口口声声中说出的貂蝉。

“你是林启新还是吕布?”

“什么林启新,我是吕布呀!”

“其实我不是你说的婵儿,我叫司马香玲。”

“不可能,那为什么你和貂蝉长的一模一样?”

“我的爱人林启新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刚要进茅草屋,便进入到幻境中,没想到却来到东汉末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既然你不是婵儿,我也不想连累你,待会曹军追来,我们谁也跑不了!”

“不,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二人正在你争我让时,官兵已经将二人包围,司马香玲随即冲上去和官兵们斗起来。

这时一偃月刀向司马香玲劈来,便瞬间躲开,只见一撮头发被偃月刀削掉。

“你是关羽关云长?”

只见眼前一红脸大汉身穿绿袍,手中握着一把偃月刀。

“正是关某!”

司马香玲正要逃脱时,关羽瞬间冲上前将她拦住。

二人又在芦苇荡大战数回合后,被关羽轻松拿下。

“关云长,她不是貂蝉,放开她!”

“吕布,你死到临头了还在骗我们,你骗了丁原、董卓、袁绍还有我大哥,你骗不了我关某。”

关羽抡起偃月刀,一刀劈向司马香玲的脖子,于是大叫一声:

“救命!”

闭上眼睛于是又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是刚才的茅草屋,自己竟然走出幻境。

……

此时林启新于另一幻境中花天酒地,歌舞陶醉,简直是天上人间。

众仙女正要为他宽衣解带时,突然有人将房门打开,发现一位仙女与司马香玲长相一模一样。

林启新跑过去抱着司马香玲道:

“玲儿,你终于来了!”

只见司马香玲(假)拿出匕首将他刺伤。

林启新握住伤口倒在床上,众仙女过去搀扶,司马香玲(假)离开房间。

“玲儿,你别走!”

于是抛下众仙女,忍住伤痛前去追司马香玲(假)。

“你别过来,难道你还想死?”

“玲儿,我知道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刚才我根本无意识走到这里的。”

“无意识还能与这群狐狸精花天酒地?”

“玲儿,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你若是想解除你心头之恨,你就杀了我吧!”

话音刚落,林启新眼珠突然变红,然后又慢慢恢复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幻境中,此时的一切都是假象。

还没等反应过来,司马香玲(假)一剑将他刺穿。

林启新闭上眼睛,然后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是刚才的茅草屋,但发现司马香玲还在这里。

“玲儿,我……”

“你真的是新新?”

“你刚才在幻境中,差点害了我。”

司马香玲怀疑道:

“你到底是林启新还是吕布?”

林启新发现刚才司马香玲不是和她处于同一个幻境,便放下心来。

“玲儿,我是你的新新啊!”

司马香玲一脸喜悦,激动地紧紧抱住他。

二人将幻境中各自的经历相互说出,此时司马香玲心中不平。

“你在幻境中不仅干了这些吧?”

“玲儿,当时并不是出自我的意识,就像有人在其中控制我一样。”

“暂且相信你。”

就这样二人离开茅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