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蒙受冤屈

面对九天教枯木这样强大的劲敌,林启新实在没有办法,来到庐州城,看到车水马龙的场景,脑海中浮现出和司马香玲在一起的时光……

“我一定要救出玲儿他们,天下之大,一定会有人对付了枯木!”

这时一位大师正在街上算命,见林启新相貌堂堂,于是叫道:

“我看公子相貌堂堂气质不凡,想必非凡即凡,非仙即仙。”

林启新听有人在叫他,走过去发现一名算命道士,走过去道:

“大师如果真的会神机妙算,请给我算一卦,我朋友的生死安危。”

“说出你朋友的名字、年龄等消息。”

“司马香玲,女,二十一岁,九月初七丑时出生,洛阳人。”

经过一番测算大师皱了皱眉头,道:

“这姑娘生得天生聪慧,长相生灵秀气,乃皇族世家之女,遇到险境必会化险为夷,只不过……”

“大师怎么了?”

“只不过某一年中会面临一场生死劫,老夫无法断定是福还是灾。”

林启新默默念叨:

“玲儿,不管今后发生什么,就算是搭上我这条命,我也不要让你伤到一丝毫毛!”

“大师,那么说我的朋友近期不会遇到太大的危险?”

大师点了点头。

“刚才说‘非凡即凡,非仙即仙’有何寓意?”

“单凭公子面相看,日后必有大作为,公子今年二十有一对吧?”

“大师真的是神机妙算,可我自己连出生年月都不知道。”

“公子日后将会拯救天下苍生而牺牲自己很多,请公子早做好心理准备!”

“我再问一下,我和我这位朋友最终能走到一起吗?”

“有缘自会相伴终生,无缘则难逃一劫,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天机不可泄露!”

走过了大街小巷,一路深深思考算命大师的话,脑海中又不断浮现出和司马香玲的往事,此时的他好无奈。

“卖甜饼咯!”

“卖香肠咯!”

“嘻嘻,你说我猜……”

……

市井之间热闹非凡,孩童围着大街小巷跑来跑去,妇女们在河边洗衣洗菜,还有喝醉酒的流浪汉在柳树下吹牛皮……

这时听到许多人在伤心地哭着,好像是有人在报丧。

转身看到,一群人穿着丧服,抬着棺材,两排人在棺材两侧撒纸钱。

“香玲啊!我的香玲!”

听到是死者是香玲,林启新上前问一老婆婆:

“老婆婆,香玲怎么死的?”

老婆婆只哭泣不说过。

林启新冲进队伍中,连忙要打开棺材,被众人拖了下去。

“看来你就是那负心汉,才害得我妹妹香玲上吊自尽,给我打!”

二话不说,围上一圈人对林启新拳打脚踢。

“求求你们,我只看他一眼!”

众人和林启新来到挖好的坟前,将要下葬时,打开棺材,发现里面躺着一位俊俏秀丽的妙龄少女,这才知道不是司马香玲,松了一口气。

刚要离开时,一群人拖住林启新往棺材里送,林启新不断挣扎,众人使劲往里面塞。

“你们要干什么!我只是看看她是不是我认识的朋友而已。”

“你害死了香玲,今天我要让你去陪葬!”

林启新一怒之下运用一股力量将所有人打倒在地。

“诸位,得罪了!”

“你别走!”

林启新路过一山路酒肆,门口栓了几匹马,听见里面沸沸扬扬的说话声,一看便知里面生意很火。

走到酒肆的二楼,里面差点做满客,正好角落有一空桌,便坐下。

一边嚼着花生米,一边听见旁边桌子有两人在说:

“前几日我泡了一位漂亮的小妞儿,我说给她一生一世她还真信了!”

“兄弟好有魅力,那小妞什么来头?”

“她叫香玲,想不到前天上吊自杀,今日下葬,可惜咯……”

“天下好看的姑娘多的是,改天我带你去其他地方找。”

“只要她的家人不知道是我就行,现在最怕的就是人家找麻烦!”

林启新听到这一切忿忿不平,将两个花生米打在两人的脸上。

两位过来道:

“你小子找死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你强抢民女,罪不可赦,还摆着臭架子在这里骗吃骗喝,小心官府过来抓你!”

“好大的口气!这位公子乃是庐州城赵老爷的儿子,就连官府都得礼让赵家三分,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看在你人不生地不熟的面子上,赶快向赵公子认个错!”

“认错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从本少爷裤裆底下钻过去,我就饶了你!”

林启新大怒,将菜盘摔的稀碎,便一直坐在那儿喝酒。

“哟呵,我看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赵公子二话不说,直接抡拳打了过来,只见林启新单手接住,将赵公子摔到桌子上,桌子被摔的粉碎。

紧接着二人朝林启新袭来,不费吹灰之力将二人打的落花流水,一人趁机跑掉后,赵公子刚要逃跑,被林启新揪住。

“你要是杀了我,你别想活着走出庐州!”

林启新将赵公子带到香玲的坟前道:

“诸位,刚才绝对是一场误会,逼死香玲姑娘的罪魁祸首是这位赵公子!”

众人见是赵公子没有人敢说话。

“你们不要怕,这恶霸在当地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我乃前朝西蜀皇室的小王爷林启新,今天由我做主你们不用怕!”

“哈哈哈,西蜀已经灭亡多年,你这丧家犬,还有脸提出!”

赵公子刚要狡辩,被林启新一脚踢飞,然后拳打脚踢。

这时一穿丧服的妇人走上前拉着林启新偷偷道:

“林公子,赵公子可是庐州城赵老爷的儿子,你要是得罪他,我们都得受牵连,你就放了他吧。”

“那怎么行,这种人在世上仗势欺人、无恶不作,如若留他,必将成为祸害,你们放心,今天我来替你们做主!”

于是林启新带赵公子来到知府衙门殿堂,状告赵公子强抢民女,并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都告诉知府尤大人。

尤大人派了一下案板道:

“这位大侠,你说赵公子亲口说他逼死香玲姑娘,证据何在?”

“大人,我在酒肆吃饭时,和他同伙的那个人逃走了,如果把他给抓到,肯定水落石出!”

“那个人跑哪里去了?只凭你一面之词就说赵公子是凶手,谁不会编呀?本官还说你是凶手呢!”

“大人,我说的是真的。”

“好了好了,等你拿到证据再来报官吧,退堂!”

林启新、赵公子走到堂门前,赵公子一边摇扇,一边盯着林启新道:

“怎么样,林少侠,证据呢?想在庐州城闹事,我看你接下来怎么收场!”

赵公子大摇大摆地走出官府,林启新眼睁睁地看着他得意忘形的样子,心中忿忿不平。

当天夜里,赵公子房间内聚集了五名高手,他们纷纷手持暗器。

“今晚那林启新就住在望龙客栈,你们前去打听住在哪个房间,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发现他后,立马将他结果!”

“赵公子,前段时间那几个人要不要将他们毁尸灭迹?”

“明日一早行动,千万不要让赵三通露面,否则被林启新发现就麻烦了。”

五名高手各持一把剑来到望龙客栈……

此时林启新正在想办法找出今天和赵公子同路的那个人,左思右想,时而走出客栈,时而走进房间。

夜深人静时,想到自己的心上人和朋友还在枯木手中,加上今天的冤案还没有破解,躺下来难以入睡。

只听窗外的知了“吱吱……”地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