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是非颠倒

赵公子派出的五位高手来到望龙客栈,问前面柜台的小二:“你们这里住着一位叫林启新的客人在哪里?”

“在二楼西房门左边第一间就是。”

五位高手顺着店小二的指示,慢慢来到林启新的房间,打开房门见林启新正在睡觉,小心翼翼地潜入,来到床前,正要一刀刺下去,林启新突然睁开眼睛,一脚将一高手踢出。

五位高手联合刺杀,林启新在房间与五人斗起来。

店小二听见二楼有打斗声,连忙上去察看。

只见房间内一片狼藉,有一窗户大开,所有人都跑了出去。

五位高手一路追杀林启新,追到一片竹林中不见踪影。

林启新躲在竹林之上,想到这五人肯定是赵公子派遣来刺杀他的,等到五人离开后,趁机跟踪上他们。

五人来到一小屋中,发现了那天和赵公子一起的人。

“人已经杀了吗?”

“那小子功夫十分了得,我们五人合力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下该怎么办?”

“先不要急,事不宜迟,我们先把那一老一少的尸体给烧了,让这个世间再无证据!”

赵三通带领五人一起鬼鬼祟祟地离开房门,林启新一路轻功之下,没有被丝毫发现。

只见他们六人来到了一茅草屋,茅草屋内藏有用草席包裹的两具尸体。

里面箱子里捆绑着一人,赵三通拿出匕首威胁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张九,今天我要送你去黄泉路!”

林启新将一颗石子发出,赵三通手中的匕首瞬间掉落。

“什么人?”

林启新跳下屋檐,扔了一颗飞镖将张九身上的绳子割断。

赵三通趁机杀张九时,被林启新立刻点了穴道静止不动。

五位高手与林启新斗成一团,几十回合后,五位高手纷纷败倒在地,其中抓了三名高手,其他两名已经逃跑。

张九正要拿刀砍杀赵三通,被林启新一脚将刀踢飞。

“我要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来你们认识!”

“赵三通和赵金汇杀了这爷孙俩,抢了他们的孙女后,将污水栽赃在我的手身上,你们想杀人灭口,证据就在这里!”

张九拿出一包毒药,这毒药乃是赵家特有的毒药,从七步蛇体内提取的毒素,平常人只要蘸一点血,片刻死亡。

林启新想到庐州城赵家行事如此歹毒,这当地衙门也不是好东西,先将此案了结再说。

第二天,林启新重新报案,将昨晚的事情解释一番,尤大人道:

“既然这两具腐尸是被毒药毒死,那么我们来验一下尸。”

验尸官当堂验尸,看到满脸腐烂的样子,堂下的人感觉甚是恶心。

经过一番检查,尸体的确是中毒而死,并且与张九手中的那包毒药一模一样。

这下断定凶手正是赵公子。

这时赵老爷赵逑来到堂前说道:

“大人,七煞毒虽是我府中特制的毒药,但天下肯定不止是我们府中会做这种毒药的,请大人明查!”

“赵老爷说的有道理,既然这样,此案暂且延迟,容本官细细查明此事,退堂!”

“大人,不是已经证据确凿了吗,为什么还要追查?”

“本官断案自有主张,这件事情不用你操心了。”

“大人,现在不仅证据确凿,在场的这几位都说赵三通是凶手,为什么还不将他捉拿!”

“断案是一件非常严谨的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简单,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退堂!”

本来可以真相大白,没想到变成一桩糊涂案,林启新失望地走出大堂……

赵府中赵老爷狠狠地扇了赵三通两耳光,大怒道:

“爹让你平时谨慎行事,知进退,收放自如,你却在这个关节眼儿上闹出这么多事,今天爹进衙门时,要不是尤大人和我配合的好,你早就被打入死牢了!”

“爹,怕什么,整个庐州城谁不礼让我们赵家三分。”

“你还嘴硬!你爹我之所以能有现在的地位,正是因为行事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爹像你这么大时不知杀过多少人,有了今天这个教训,不要再给我丢第二次脸!”

“爹,知道了。”

“你现在立刻收拾收拾离开赵府,走得越远越好。”

“爹,你不会是要赶我走吧?”

“爹只能暂时保住你,万一有一天洛阳派人来查,你插翅难飞,赶快给我走!”

“爹,您保重!”

“等过一段时间,爹自会派人去接你!”

就这样赵三通离开了赵府。

……

林启新失望地来到客栈,这时一位老者坐在他一侧道:

“少侠,今天看你在公堂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真的是让百姓敬佩,你这种挺身而出的精神固然让人赞叹不已,实乃当世英雄!”

“我算不上什么英雄,眼睁睁地看着弱肉强食,却没有一点办法,而且官商勾结,恶霸当着官府的面横行霸道,这世道……”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穷人只能被有钱有地位的人玩弄、伤害,你年纪轻轻,以后会遇到各种各样类似的事情,天下本来就不公平的。”

“难道这就没有王法了吗?”

“王法算什么,王法再精明,怎能管老百姓死活。”

“总有一天我会让这群恶霸扫地出门!”

“天下类似的恶霸数不胜数,你杀得了一个,也杀不了全部,最重要的是‘忍’。”

林启新叹了口气,想到从国破家亡到现在经历的事情,都是在自己的忍耐之下还世间一个太平。

“前辈说的在理,杀了赵府的所有人,总有一天会搬来第二个赵府兴风作浪,每个州郡都会有类似的人,只是这几年我没有发现而已。”

“你能够懂得这些道理就行。”

老者拍了拍他的肩膀而离去。

离开庐州城后,想到这段时间短短的经历,确实让他成熟了很多,又想到当今世上无人能够降服枯木,此时此刻非常头疼。

走了一段时间后,突然想到之前在麒麟神岛麒麟神兽教他武功,自己又是麒麟真君转世,想必去了南海肯定有答案。

弯弯的月亮挂在枝头,小桥流水人家,茅草屋内烟囱浓烟滚滚,似乎闻到了家的味道。

知了挂在树梢“吱吱”地叫着炎热的夏天,孩童们在小溪边尽情打闹,酒家们正在从船中往岸上卸酒。

时而下起蒙蒙细雨,江面一层大雾,客人们在船中有说有笑,丝竹声缓缓飘入众人的耳朵。

林启新独自一人坐在一乌篷船中,《蜀殇》渐远渐行……

“是谁在吹这么好听的曲子?”

大家从船棚内出来一看,远处的乌篷船中传来了悦耳的箫声,如同思念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