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世外桃源

话说林启新被毒蛇咬后躺在大树根上面,不知不觉睁开眼睛,眼前是一间竹寨。

看到自己的腿被包扎着,瞬间感觉舒服好多。

这时一位苗族老翁进屋道:

“你的腿被毒蛇咬伤,幸亏时间短,否则你这条腿就保不住了。”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林启新对老者跪拜道。

“快快请起!”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们这里是南疆苗寨,你刚才闯入的是无人之境禁区,里面毒蛇猛兽甚多,还好你没有遇到其他猛兽。”

“想不到这个地方还真怪异。”

“公子是何方人士?”

“我是成都人,我和朋友们走散了才来到此地。”

“等公子的伤好以后,老朽送你走出森林。”

林启新走出竹门,见外面全都是竹寨,每排竹寨中间有条溪流,妇女们溪流边刷碗、洗衣,孩童们在旁边打打闹闹。

有苗族小伙骑着大象走在小路之间,有老翁背着一竹筐采药刚回来,有壮汉扛着锄头去田地里除草……

竹林包围着村庄,各种鸟儿在树上欢快地唱着歌儿,猴子们在竹林间打架斗殴……

一副美丽的世外桃源映入眼眶,隐隐约约感觉神清气爽。

“公子来一个竹筐吧!”

“公子看看有美丽的首饰。”

“公子要不要来一个花圈?”

“公子喜欢吹笛子吗?”

……

小路虽不长,叫卖声不绝于耳,竹寨户数不多,人来人往彼此和谐相处,看到这一切,林启新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夜间苗族男女老少围在篝火边有唱有笑,一群苗族姑娘在篝火边唱起了歌,跳起了舞,还有苗族小伙上前追捧。

一位苗族姑娘拉住林启新的手:

“公子,可以一起跳支舞吗?”

话音刚落,就被拉到篝火边一起跳起了舞。

月亮高高挂在天上,在满天星星的挤眉眨眼下,大家围在篝火边开开心心,热闹非凡,你唱我笑,追逐打闹……

不一会儿几名壮汉挑来几杠酒坐落在篝火旁,一人挑着担子,里面全是碗。

大家纷纷拿起碗,从酒缸里舀出一碗酒痛快地喝下去,不一会儿脸蛋红红润润,心里痛痛快快。

林启新喝的晃晃悠悠,把眼前的姑娘看成自己的心上人司马香玲。

“玲儿,是你吗?”

走过去一把握住姑娘的手,只见姑娘两只脸蛋通红。

“公子,我……”

林启新摇了摇头才看不是他的玲儿,于是道歉:

“对不起啊,姑娘。”

姑娘边偷笑,边到一边嬉闹。

第二天早上,一位姑娘过来给林启新送吃的。

“公子,你看这是什么?”

打开一看,原来是用竹筒做的桂花年糕。

“你不是昨晚我认错人的那位姑娘吗,姑娘手艺好巧啊。”

“公子见笑了,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我叫林启新,你呢?”

“我叫罗莹儿,你就叫我莹儿吧。”

林启新笑了笑,尝了尝莹儿做的竹筒饭甚是好吃。

“一起坐下吃吧!”

二人一边吃着,一边说说笑笑,等吃完后,罗莹儿拉着林启新去了竹林深处。

“莹儿,你要带我去哪里?”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走了一会儿,二人来到山谷中,只见满山谷遍地都是各种各样的花儿,美丽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杜鹃鸟在花丛中飞来飞去,清新芳香扑向二人的脸颊。

二人在花丛中嬉嬉闹闹,你追我赶,浪漫至此不渝……

回去的路上,罗莹儿开开心心道:

“今天我很开心!”

“我也是!”

正当二人说说笑笑期间,罗莹儿心尖突然一阵疼痛。

“怎么了,莹儿?”

“我没事,我突然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是你心理问题,应该玩累了吧?”

“不,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我们快回去看看吧。

二人刚走到竹寨边,只见小路两侧尸横遍野,竹筐、竹席、草鞋、水果等等全部败落满地,锅碗瓢盆的碎片到处都是……全竹寨上下无一幸免……

“奶奶!”

罗莹儿跑到房间里,见奶奶嘴角流有血丝,已经奄奄一息。

“莹儿,奶奶以后不能照顾你了,奶奶走后……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

话音未落,奶奶已经断气。

“奶奶!你不要死,不要丢下莹儿不管!”

莹儿抱着奶奶怀里痛苦哭,林启新有过去安慰道:

“莹儿,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我林启新发誓,此生不报全寨上下的仇,我誓不为人!”

“你走开,我不要你的帮忙,自从你来之后,整个寨子变成了人间地狱!”

正说着一群九天教队伍杀进屋内:

“林启新,真想不到你躲在这里,今天让你血债血还!”

话音刚落,九天教队伍围攻林启新和罗莹儿,林启新一怒之下,拔出赤焰剑将九天教队伍杀了个片甲不留。

二人刚逃出屋外,大队九天教人马围上竹寨。

一声令下,九天教队伍齐上。

林启新一边保护着罗莹儿,一边奋力杀敌,几十回合之下,所有九天教人马全被歼灭。

林启新正要收集竹寨苗人的死尸时,突然一根毒针射向他的心脏,恰巧被罗莹儿发现,挡在他的前面,罗莹儿被毒针直中要害。

“莹儿!”

看着罗莹儿替自己挡下一害,痛苦万分,原来是一半死不活的九天教徒爬了起来释放暗器。

林启新怒气冲天,一剑将九天教教徒的人头落地。

“莹儿,你不能死!”

林启新将罗莹儿抱在怀里痛哭着。

“公子,自从昨晚看你一眼,我就知道深深喜欢上了你,谢谢你……给我……人生中……这……短暂的……快乐。”

“不,莹儿,你要活下去,我现在就为你运功疗伤!”

林启新打坐用全身功力给罗莹儿逼毒。

“没……用……的,这针上的毒比我们当地的毒蛇的毒性……还……毒。”

“不,我一定要救活你!”

过了一会儿,罗莹儿口里喷出黑血,林启新抱着罗莹儿大喊:

“莹儿,你醒醒,你醒醒呀!”

“林……公子,想不到临走……之前……能死在……你的……怀里……真好,今生……我……无缘……和你在一起,来世……我要早点……遇……见……你……”

只见罗莹儿的手耷拉下来,安详地死在林启新的怀里,大喊道:

“莹儿……”

一声声巨响惊跑了全林的鸟儿。

林启新将全寨上下的坟地挖好,将众苗族尸体下葬。

临走前,林启新在罗莹儿的坟前磕了几个响头,并多待了一会儿。

于是点了一把火将全部竹寨烧掉……

真是昨日是人间天堂,今日是人间地狱,世事难料,本来安安逸逸地活在梦中,一瞬间化成灰烬……

远远望去竹林深处的大火,林启新深叹一口气,不觉人生之短暂无常,却更要珍惜当下一切。

滚滚浓烟飞向天空,仿佛在天上又看到一群苗族人在小路两侧摆上各种各样的小滩。

这时一位姑娘在天上舞动飞翔,此姑娘正是罗莹儿,浓烟消散后,天空中恢复了平静,万里无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