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偶遇奇人

话说司马香玲被身后的人打晕后,被困于一房间内,这时金城走进来道:

“香玲,我们又见面了!”

“金城,你真卑鄙,我的朋友们都去了哪里?”

“你的朋友们都弃你而去了,你还在找他们吗?”

“不可能,放开我,我要出去!”

正说着和金城打起来,金城左右躲闪,抓住她的手腕紧紧不放。

“你放开我!让新新知道,他一定饶不了你!”

“我估计你那心上人早已经在黄泉路上苦苦等你呢。”

“你说什么,你把他给怎么了?”

“你想知道吗,他在南疆中了毒蛇的剧毒,可惜手下不懂事,在他混进苗寨时,所有人无一人幸免。”

“你这卑鄙小人,我要杀了你!”

“就凭你现在的样子就想杀我?”

“要杀要剐随你便!”

“我还舍不得杀眼前这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呢,只要你从此放弃林启新,我保证你的朋友们全都没事。”

“你别做梦了,我今生除了新新,谁都不嫁,要么你就杀了我!”

“好啊,那我就让你永远见不到他!”

金城走出房间后,屋内发出一道电击直劈司马香玲的脑袋,眼珠逐渐由黑变蓝,接着一股黑烟笼罩着她,司马香玲仰头大吼:

“啊!”

黑烟消散后,司马香玲昏倒在地。

一日林启新来到山上的寺院,见许多和尚正在院外扫地,于是上前道:

“师父,这里是?”

“这里是凉州地界的法名寺,施主是从何方而来?”

“我是从南疆来的,经过贵地想借此休息一晚。”

“施主里面请!”

林启新走到寺院前,对着佛祖跪拜道:

“我林启新请求佛祖保佑我的朋友们平平安安,祝我早日找到玲儿。”

旁边的一位和尚听见他的名字,过来询问:

“施主可叫林启新?”

“对。”

“前几日,曾有三位施主在这里休息几天,提过你的名字。”

“他们是?”

“他们分别叫欧阳明风、朱青青、姜小妹。”

“原来他们来过这里,师父可知他们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寻找你后再也没有回来。”

林启新休息一晚后,第二天出发了。

经过一条小街,两侧有卖各种各样的小吃,还有几位姑娘在嬉嬉闹闹。

这时林启新看到司马香玲的背影,上前拍了一下姑娘的肩膀:

“玲儿!”

姑娘转过头,只见脸上长着一颗大痣,一只大嘴巴,说话雄浑有力:

“谁是玲儿,讨厌!”

林启新失望地离开……

走到一片林中,发现前面有位老翁正在钓鱼,于是走上前道:

“前辈,有没有见过穿着一黄衫,长相玲珑可爱,粉面桃花,年龄二十左右的姑娘。”

老翁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林启新刚要离开,老翁喊道:

“小兄弟,可否陪我一起钓会鱼?”

“对不起前辈,我还要找我的朋友,先不奉陪了!”

这时老翁手心发出一条无形的绳子将林启新捆过来,让他坐在身边。

“看来你的功力已经达到一定的境界!”

“多谢前辈夸奖,晚辈只想快点找到朋友和他们团聚,等找到他们再和你钓鱼好吗?”

“我想让任何人陪我没有人能够阻挡我,除非了却我的意愿。”

“前辈有什么意愿?”

老翁饮一壶酒,叫道:

“人生一场梦,虚虚实实又何载?一壶酒,一支竿,一场梦……”

“前辈是有什么心事吗?”

“你叫林启新吧?”

“前辈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多年以后的你。”

“前辈乃当时高人,可否有指点?”

“你看这鱼儿,有时候想着香喷喷的食物却不能自拔,却中了敌人的圈套,往往经得住诱惑的鱼儿,不被外界所惑,从而不上钩。还有有些鱼儿,食物和鱼钩都没有却自愿上钩……”

“我明白了,原来每种诱惑的背后都有一定的杀机,只有内心强大才能战胜一切,当看破一切时,任何事情已经不需要了。”

老翁收起鱼竿,没有见一条鱼的影子,失望地离开……

“前辈,你要去哪儿呀!”

老翁闪电般速度站到他的跟前,抓住领子飞向空中,二人踩着鱼竿在天上自由地飞翔,脚底下都是云雾在飘……

“小兄弟,你我今日有缘,说吧,你有什么愿望要我帮你实现。”

老翁饮一壶酒道。

“我想尽快找到我的心上人司马香玲,并且尽快找到我的朋友。”

“我说过,我只能帮你实现一种愿望。”

林启新犹豫万分,思绪不定,于是喊道:

“我想让我的玲儿回到我身边!”

“问世间情为何物……”

突然二人落到地面上,此时又回到一座湖边,只不过和刚才的不一样。

“我答应帮你实现,但实现之后从此你会付出代价的。”

“只要能和玲儿在一起,无论多大的代价我愿意付出。”

“好好好!”

老翁正要离开时,林启新追上大喊:

“请问前辈到底尊姓大名?”

“文逸飞!”

说完老翁瞬间消失不见……

欧阳明风三人来到一小镇中,看到一群铁匠正在打铁,周围有各种各样的兵器,人们纷纷让铁匠打切菜刀,打完后,一张纸放在刀韧上,瞬间分成两半飘下。

“哇!真的是好刀!”

“给我来一把!”

“给我来一把!”

……

此时姜小妹凑上前来,送上几块碎银。

“给我打造一把匕首!”

几位铁匠争先恐后地准备着材料,姜小妹也上来帮忙,不一会儿一把锃亮的匕首呈现在眼前。

姜小妹将一撮头发放在刀韧上,果然头发一刀两段,在场的众人无不赞叹铁匠手艺的精湛。

走在半路上,有几个大户人家的下人慌忙地跑来,朱青青将几人拦住道:

“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一高手占山为王,武功相当厉害,就连县衙官员同身边的高手也被他杀了。”

“他现在人在哪儿?”

“就在前面的山坡不远处的茅草屋内。”

“什么人如此地胆大包天,走,我们去看看。”

三人一路走来,来到一茅草屋,发现院子里有官府人员的尸体,认真搜索一下,没有发现一个活口。

突然四周发出竹箭,三人快速闪开,朱青青胳膊中了一箭。

“青青,你没事吧?”

“此人武功绝非等闲之辈,我们一定要小心!”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队官兵,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间门,进去不久,只听“啊”,房门紧闭。

三人感觉周围似乎危险重重,便一脚踹开房间门,却发现房间内无一人幸免。

这时房门突然紧闭,二人打开房门不动,这时一道剑光袭来,三人迅速躲开。

只因剑光速度很快,三人都受伤了。

一只剑径直刺向欧阳明风,结果被一把抓住,抬头一看,此人正是林启新。

“启新哥,怎么是你?”

“终于找到你们了?”

原来路过的官员皆是一群贪财好色之徒,数日前林启新埋伏在此地,见众官员强迫几名少女进府做小妾,周围还有几名高手保护。

无奈之下林启新打抱不平,脸上戴着面具,将这些官员连同护卫全部杀掉,剩下的少女全部送回家,并抢了官员们的金银珠宝。

林启新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三人,三人由衷佩服,唯独不见司马香玲,于是四人踏上寻找司马香玲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