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梦中温侯

林启新和金莲二人一路来到下邳,人群熙熙攘攘,金莲躲在林启新后面,仿佛见到什么人。

“金莲,你怎么了?”

“我好像看到九天教的人混在其中了。”

走进人群中,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茶馆林立在道路两侧。

进入一茶馆,里面江湖各路英雄都在谈古论今,笑谈风雨。

“当年吕温侯可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高手,相传他是麒麟真君的转世呢。”

“天下第一为什么败在曹操的手里?”

“你们知道曹操是怎么捉到他的吗?”

“怎么捉到的?”

“人性的弱点嘛,当初曹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捉到貂蝉威胁吕布,吕布无奈之下自愿被捕,可曹操奸诈,知道吕布一般牢房困不住他,还请了仙人于吉和左慈二人合力将他的法力封印呢。”

“可惜一代英雄了……”

“这就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

……

茶馆里到处在谈论下邳吕布的故事,林启新和金莲二人听的如痴如醉……

“想不到下邳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虽然吕布最后是因为貂蝉而死,但两个人还是相爱的。”

“可老天很不公平,明明知道两个人再合适不过,却只给他们短短的时间相伴,纵然吕布曾经做出大逆不道之事,貂蝉为国毁清白,吕布和貂蝉相爱的故事定会流传千古……”

夜晚二人来到下邳内府,走到吕布曾经睡过的房间,瞬间感到一股英雄之气横流当年,林启新卧在床上,轻轻地合上眼睛……

……

“婵儿,你在哪里?”

林启新看到一名长相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英雄,头上带着雉翎,两条羽毛飘长,手握方天画戟,才知道此人是吕布。正要跑过去,发现自己能够穿透他,才知道自己在梦中行。

这时一名长相和司马香玲一模一样的女子向吕布本来:

“温侯,终于见到你了!”

此女子正是貂蝉。

“婵儿,今生今世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你去哪里,婵儿就跟到哪里。”

“我想好了,下邳我不要了,咱俩一起去无人打扰的地方过简单的生活好吗?”

貂蝉微笑地点了点头道:

“这正是我想要的生活。”

“金钱和名利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简单的生活才是我俩的最终追求。”

这时曹军大举从身后杀来,林启新向前拦住,却发现大军能够穿透他。

“婵儿,你快走,等我杀了曹操那狗贼,和你一起逃出下邳!”

“不,温侯,是生是死我要和你在一起。”

“区区一群曹军不耐我何,你先走,我们白玉楼见!”

曹军放下盾牌,瞬间放出千万支弩箭。

“哈哈哈……一群杂碎!”

吕布一轮方天画戟,瞬间一道刚烈的红光将地面的瓦砖掀起,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曹军袭来,只见所有的弩箭、士兵皆被击飞。

紧接着吹了一声口哨,赤兔马极速驶来,吕布跳上赤兔马,径直朝曹操的几名虎将袭来。

几名虎将吓得闻风丧胆,几回合之内被吕布击飞数百米远。

林启新目睹这一切自言自语赞叹道:

“吕布真不愧是无敌天下,要是活在大晋,就算是枯木也很难取胜他。”

突然之间,眼前空白一切,林启新走在无尽的空白空间中走了好一会儿,这时隐隐约约见前面好生热闹,走近一看,来到一刑场。

眼前的一切是:

吕布穿着囚衣,四肢被绑在刑架上,这时貂蝉从人群中跑到刑场上,摸着吕布沧桑的双脸,泪流满面道:

“温侯,今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好短!”

“婵儿,我仿佛看到了我俩住在一间茅草屋中……”

“你走之后,我来陪你。”

“不,婵儿,你要好好活下去,梦是甜的,现实是残酷的,我吕布一生沾满的血太多,曾经大逆不道,杀害三位养父,我本想有一个安静的家,谁知造化弄人,万劫不复……”

“那都是出于你的无奈,你从小被人抛弃,受尽屈辱,没有人能够理解你是怎样活下来的,我恨透这世人的伪善!”

这时台上的判官叫道:

“貂蝉姑娘,时辰已到,您还是退下吧。”

貂蝉看到台上的大耳判官竟然是刘备,于是怒斥道:

“温侯苦苦哀求曹操求一线生机活下来,是你把他推向死路,你口口声声说和你的二弟三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最终的目的真的是所说的吗!”

林启新闻知台上的正是先帝刘备,心想:

“不,先帝绝不可能是这种背信弃义的人。”

士兵们将貂蝉拉下去,貂蝉哭喊:

“放开我!放开我……”

只见千万只箭如倾盆大雨射向吕布,吕布含泪道:

“生死相隔两茫茫,今生缘尽,来世再续,婵儿……”

……

“林公子,醒醒,有人来了!”

林启新被金莲叫醒,发现自己倚在床边睡了好一会儿。

“我这是睡了多久?”

“我刚出去打探消息没多久,你在这里睡着了,快走吧,看门的官兵来了。”

二人离开后,一路上看到林启新奇奇怪怪的样子,金莲道:

“你怎么了?”

“我在吕布房间内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林启新将梦中的故事告诉了金莲。

第二天,二人经过一老屋古树之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林启新。

“喂,你看那位老爷爷在盯着你呢!”

林启新转过头,老人大吃一惊道:

“温侯!你还活着!”

林启新感到疑惑,走到老人面前问道:

“老爷爷,您叫我温侯?”

“温侯,快一百年了,没想到你的模样一点都没变!”

想到梦中和吕布的模样相仿,便回答道:

“老爷爷,您认错人了,我不是吕布,我叫林启新,只不过我长得像吕布。”

“原来你不是温侯啊,温侯一生头脑简单,却被世人误认为大逆不道,最终走向万劫不复,真是惭愧呀!”

“董卓万恶不赦,吕布为民除害,理所当然,可丁原就死的无辜了。”

“无辜?丁原乃伪善小人,长得一副小人的样子,虽然刺杀十常侍有功,却在私下藏污纳垢,妻妾成群,我可怜的姐姐就被他的下人骗到府上,一夜之间醉酒就被他糟蹋了,可怜我那未婚的姐夫呀……”

“人生无常,真的无法判断一个人的好坏。”

“可怜温侯背负大逆不道的千古骂名,一生钟爱貂蝉一人,真是让人敬佩!”

林启新听了吕布的故事后,伤感不已,想到自己有一天是否会走向吕布这条路……

林启新拿出鸳鸯吊坠,想到了曾经和心上人司马香玲的快乐时光,于是自言自语道:

“玲儿,你还好吗?”

此时桥边垂柳下,微风飘荡,来往的商人络绎不绝,叫卖声不断的世界真的是让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