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下邳遇刺

一日晋武帝携柳嫣来到下邳文心湖中赏月,许多文人骚客到此地船上饮酒作诗,江湖上的英雄、客商等人在船上舞刀弄剑,歌姬们在船上琴瑟舞之……

“江东联盟四君子在此领教!”

“请!”

“明月弯弯思天涯,

玉湖映绕暖风临。

红尘浊酒今朝醉,

一剑青云醉逍遥。”

“好!”

“好!”

“好!”

大家掌声一片。

“不愧是江东联盟,江南自古文人雅客颇多,举圣贤比比皆是,我江南钟之流愿意杯酒作画,送明月当歌头。”

“请!”

钟之流提起毛笔对着明月随意挥洒,纸上活灵活现的山川、河流、树木、亭台……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端起酒杯,饮一杯酒吐到画上,画面的河流开始流动起来。

“钟兄真的是妙呀!”

在场的各位无不鼓掌称赞。

“好一个江南才子辈出,我们泉州戏法也是响彻云霄的。”

随即拿出一个杯子,用红布盖在上面,用口一吹,拿出红布,手中一只鸽子。

大家鼓掌称赞。

接着又拿来一个杯子,用红布盖在上面,用口一吹,拿出红布,手中一个宝葫芦。

……

就这样接二连三地变化出无数宝贝,众人无不称赞秒绝。

“想不到这片连船上竟然有这么多有才的人,真的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还见过拿着剑和蛇吞到自己的肚子里,然后又吐出来的呢。”

……

林启新和金莲此时也在船上饮酒,看到对面的船舶内的热闹,二人议论纷纷。

此时柳嫣送给晋武帝一杯酒:

“皇上请!”

晋武帝一饮而尽。

“皇上,今夜月色皎洁,湖面明亮如镜,再加上江湖上各大才子的表演,您开心吗?”

晋武帝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这时走出船舶去旁边的茅厕方便时,刚一出来,就有黑衣人过来行刺,黑衣人行刺不成功,便有许多箭朝晋武帝射来。

柳嫣在船内看见晋武帝狼狈的样子,冷笑道:

“狗皇帝,今晚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不一会儿许多杀手杀进船内,众人纷纷逃跑,林启新见事情不妙,正要和金莲随着人群逃跑,便被杀手拦下来。

林启新连环腿将众杀手打倒,拉着金莲的手就跑。

这时许多火球飞向船舶,晋武帝连忙躲闪,结果被火球打了个正着,于是缓缓地爬起来,却被一刺客刺中胳膊,另一位刺客正要刺中其要害时,结果赤焰剑飞过,将刺客一剑穿透落入水中,晋武帝抬头,原来是林启新救了他。

“皇上,快走!”

林启新挡在晋武帝前面用赤焰剑挡下所有火球,柳嫣见有人护驾,便吹口哨飞来两只大黑雕将晋武帝抓走。

林启新被另一大雕打在地上后,连忙拔剑使用轻功飞去赶上大雕营救皇上。

“好厉害的轻功。”

柳嫣看着林启新飞在大雕后面,大惊不已。

林启新飞向大雕身上,一剑刺入雕的翅膀上,大雕一痛之下松开晋武帝,林启新连忙飞下去抓住了他的手。

把晋武帝救到岸上后,晋武帝连忙大喊:

“快去救爱妃!”

柳嫣看到皇上没有死,心想:

“司马炎,你真是福大命大,今晚用尽全力至于你死地,却被高手救下,看来你命不该绝呀。”

于是柳嫣用苦肉计用剑刺伤自己,跳入水中大喊:

“救命呀,救命!”

林启新跳入水中将柳嫣救出,送到皇上身边。

“爱妃,你没事吧?”

“皇上,您也受伤了。”

“今晚是谁这么大胆子,敢上船打劫!”

“皇上到屋里先休息,我和金莲给你上药包扎。”

“今晚多谢林少侠仗义相救。”

“皇上不用客气。”

晋武帝被安顿好后,在房间内将杯子摔碎,只听“砰”一声。

“你们几个是干什么吃的!今晚要不是林启新路过,朕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坐在这里!”

“皇上息怒,当时人比较多,场面比较乱,刚要过去护驾就被杀手拦截。”

“够了够了,我不想听这些!”

侍卫们有苦说不出,只好乖乖地挨训。

这时柳嫣从屋外进来端着一杯茶,过来嘘寒问暖道:

“皇上就饶了他们吧,当时情形特殊,他们也是一时疏忽,人在江湖走,世事难料啊。”

“今天看在爱妃的面子上饶了你们,还不快下去自我反省!”

“谢皇上!谢娘娘!”

“皇上不觉得蹊跷吗,为什么在这热闹的夜晚偏偏就有杀手闯入船群,正好林启新在此出现?”

“这有什么关系?”

“皇上试想,这么大的黑雕一般出现在川蜀崇山峻岭一带,而蜀国乱党一直对大晋不满,想反晋复蜀,林启新又是蜀国皇室宗亲,偏偏却在这个时候出现……”

“爱妃多虑了,林启新为了保护朕,冒死和大雕搏斗才救下朕的,要是想杀朕,早就动手了。”

“凭他这么高的武功,区区一只雕又何难在他的话下,再说这要是他们演的一场戏呢。”

“爱妃不要说了,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皇上不要责怪奴婢,奴婢只是为了皇上的安危,怀疑猜测而已。”

“我的爱妃事事都是替朕着想,你看,你都受伤了,还亲自替朕端茶,真是辛苦你了。”

……

此时林启新在房间内左思右想,总是想不明白,辗转反侧道:

“不可能啊,为什么这个时候皇上会来这里?”

金莲见林启新正在沉思,上前道:

“也许是巧合吧。”

“我怀疑杀手事先提前准备好才对皇上下手的,不然,皇上的大内侍卫不会不过去救助的。”

“那又会是谁呢。”

“我怀疑很可能是她。”

“是谁?”

“柳嫣。”

“柳嫣姑娘乃皇上的心腹,再说了她区区一名女子哪有这么大本事敢安排行刺皇上。”

“此女子可不简单,曾经多次用药毒害皇上都被我和玲儿拦下,很可能她就是鲜卑族派来的奸细。”

“林公子要处处小心,这种女人表面看似温柔活泼,口角伶俐,内心阴险狡诈,总有一天朝廷会揭露她的真面目的。”

“要是羊祜羊大人从东夷回来就好了,肯定能揭穿她的阴谋。”

晋武帝入睡后,柳嫣悄悄地走出去,林启新发现门外有人影,便悄悄地跟踪过去。

柳嫣来到一大树下,吹起了口哨,只见两只大黑雕从天而降,另一只受了伤。

林启新趴在草丛中看到这一幕想到那只受伤的大黑雕正是被他所伤,皇上遇刺也是她提前安排的。

为了不让皇上再受伤害,林启新决定一路跟踪皇上,直到让皇上真正相信柳嫣的真面目。

第二天早上趁皇上上厕所柳嫣不在其身边时,林启新悄悄过去将昨晚看到的一切亲口告诉皇上。

“你是说嫣儿是幕后黑手?”

“臣有几个脑袋敢欺骗皇上,臣虽然是前朝皇室宗亲,但早已经了却国破家亡之事,昨晚所见臣敢对天发誓,绝没有一点假话!”

晋武帝又想起昨晚柳嫣老是找借口嫁祸给林启新,渐渐地开始怀疑柳嫣,想到柳嫣绝不是简单的姑娘,自此听了林启新的话,对柳嫣严加防范。

刚说完,柳嫣走过来道:

“皇上,奴婢等你好久,怎么还不回来吃饭呢。”

“我的好爱妃,朕这就过去好不好?”

林启新拉了一下皇上的衣领提示道:

“皇上!”

皇上暗示林启新点了点头。

金莲走过来对林启新道:

“喂,你怎么一直看皇上吃饭?”

“我是在担心皇上。”

“皇上吉人自有天相,柳嫣姑娘陪在他身边这么久都没有事。”

“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