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九天地牢

枯木从南海返回九天教,站在教堂前默叹一口气道:

“难道麒麟神岛真的就没法办法进入了吗?”

金城走上前道:

“教主去神岛不成,可以从林启新身上下手,诸葛亮的墓穴如此难进他都能进去,不如我们继续按照计划行事。”

“我看把金莲安排他的身边并不是万全之计,我们不如这样……”

枯木悄悄地将计划告诉了金城,从此九天教针对林启新又有了新的办法。

为了寻找晋武帝的下落,林启新和司马香玲来到诸葛净居住地,只见空无一人。

这时一名弟子从屋里走出来道:

“昨日家师被天山二老带回天山,走时匆匆忙忙。”

“诸葛真人的病又犯了?”

弟子点了点头。

林启新和司马香玲刚离开不久,就听见屋内“啊”一声惨叫,二人匆忙赶过去。

走进屋子内看到弟子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这时屋子突然关闭,四周冒出毒烟,房门被人反锁。

林启新搀扶着司马香玲,用尽力气一脚将房门踹开跑了出去。

紧接着四周杀出九天教的人,金城站在屋子上见机行事。

林启新和司马香玲中毒之后,轻功施展不开,于是拼命地往竹林中跑,九天教的人紧追在后面。

跑了许久,前面一处悬崖,悬崖之下是一潭水。

“你们已经跑不掉了,乖乖地跟我走吧。”

“玲儿,我们跟他们拼了!”

“新新。就算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二人握紧手,相互搀扶起来,双剑合璧共同对付金城。

与金城相战十几回合,皆被金城纷纷打倒在地,二人正要施展玉箫麒麟术时,九天教弟子看似不妙,随即将他们俩打入悬崖之下。

金城见状一掌将刚才把二人打入悬崖的几位弟子打倒在地。

“谁让你们把他们两个打入悬崖的!”

“教头,我看他们俩正要用神功对您背后偷袭,所以……”

“你们这群饭桶!”

紧接着又一掌,将他们几人打死。

林启新和司马香玲落入深潭后,底面一片漆黑,林启新心想:

“想不到这潭水竟然无底,这下死定了!”

看着心爱的人落入水中已经快支撑不住,林启新吻住给她输气。

这时看到岩石边上有道裂痕,拔出赤焰剑将裂缝砍开,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林启新带着心上人快速游过去,用一块巨石挡住进口,二人暂时躲在了一昏暗空间内,司马香玲吐出几口水,大口喘息。

林启新拍了拍司马香玲道:

“玲儿,你没事了吗?”

“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管经历了什么我都没事。”

二人沿着水道继续往前走,许久后走到了尽头,只见一条大裂缝。

林启新拔剑用力砍向裂缝,没有任何反应,接着开始运功。

由于中了毒烟,毒性还未消退,林启新和司马香玲一同运功,使出玉箫麒麟术,将功力输送到剑内,只见赤焰剑冒出血红的烟气,径直插入裂缝,裂缝上的碎石纷纷落掉,里面便是一处水月洞天。

二人走到洞内,发现里面的水清澈见底,岸边还有一块玉床,专门供人们疗伤用的,周围长出了藤蔓,还有许多废旧干柴……

“玲儿,我们就在这玉床上相互传输功力疗伤如何?”

司马香玲微笑地点了点头。

林启新抱了一堆干柴生起了火,将衣服全部烤干。

……

琅琊山庄得知宫中内乱后,与弟子们纷纷潜入到洛阳城的各个角落。

一日在玉泉楼中……

“想不到宫中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李连和柳嫣不除,天下百姓不得安宁。”

“听说皇上一直卧病不起,肯定是李连和柳嫣的阴谋,文鸯一直在关外抵挡鲜卑,羊祜去了东夷还迟迟未归,就凭我们几人的力量,要想将他们一举拿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今宫内的御林军已经被李连控制,我们更得小心为妙。”

“这几天我和青青负责打探柳嫣的消息,小妹腿脚灵活,施展轻功快,四处看看他们有什么动静。”

……

林启新和司马香玲在玉床上运功疗伤一天一夜,终于完全康复。

“这玉床的效果可真非同一般!”

“我们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精神百倍。”

“我们一起寻找出口吧!”

二人继续往前走,藤蔓越来越多,走到尽头发现前面全部被藤蔓赌死。

林启新拔剑一边砍一边开路,走着走着二人掉入一深坑中,里面是一条长长的滑道。

“啊!!!”

二人一前一后滑了好久,掉入一块巨石上,二人站起来看周围全是岩浆,岩浆周围有几条小道。

看到这一切非常奇怪,仿佛在哪里见过。

“奇怪,这个地方好熟悉哦。”

“我也觉得好熟悉……”

司马香玲看了看四周,用力想了想,突然意识到曾经在九天教地宫下面见过此场景。

“新新,你看,当初我们失踪之前是不是在这里?”

林启新想了许久,终于想到:

“玲儿,这个地方正是九天教地宫,我们怎么会来到这里?”

沿着某一条小路来到一扇石门前,司马香玲道:

“咦,上次来我们没有见过这扇门。”

“我们当时只为了逃命,哪有时间找其他的,莫非这是出口?”

于是林启新费劲洪荒之力将石门抬起,二人溜进里面。

石门内乃一片废墟,废墟内有许多士兵的破旧战甲,前面有个十字架,十字架上绑有一个蒙着铁面的陌生人。

林启新过去左右两拍将其弄醒。

蒙面人缓缓地抬起头,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正是往日的熟人。

见到二人异常激动,全身挣扎。

看到蒙面人激动的样子,司马香玲道:

“这人好像认识我们。”

“看他的眼神就像认识我们一样。”

此时蒙面人更加激动,暗示让他们俩放了他。

林启新拔剑砍断蒙面人身上的铁链,又将铁面一剑劈开。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大晋皇帝司马炎。

二人大惊,便立马跪拜道:

“草民叩见皇上!”

“臣叩见皇上!”

晋武帝还未来得及说话,便晕了过去。

林启新将他扶起来传输功力,不一会儿慢慢醒来。

“林公子,郡主,你们怎么来了?”

“皇上,宫中的事情我们早已经知道,我们是来救你出去的。”

晋武帝摇摇头道:

“这个地方是出不去的,凡是放进来的人,只能让岩浆慢慢吞噬掉……”

“自从皇上您被抓到此地后,没有人来过吗?”

晋武帝摇了摇头。

“皇上,事不宜迟我们赶紧找出口吧,只要还有一线生机我们就不能放弃。”

“朕自从被送进来后,就没有想着过活着出去,幸亏你们来了,朕不知如何报答你们为好。”

“皇上当下先不要说这些,我们赶紧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