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地宫魔兽

林启新和司马香玲救出晋武帝后,四处寻找出口,只见周围岩浆沸腾,偶尔还有魔爪伸出。

大家沿着各条小路寻找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出口,三人失望地站在原地。

“难道我们就这样困死在这里!”

“新新,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之前多难的处境我们都过来了,我们还怕这些吗?”

“对,每当危险重重的时候,总会有一束光照亮着我们前进的路,要么是一口井,要么是一道裂缝.....”

谈起裂缝林启新突然灵机一动,想到刚才救皇上的时候,侧面巨石裂缝中长出一条蔓藤,三人便又回到刚才的地方。

找到刚才那块岩石壁,林启新拔出赤焰剑,运用麒麟要术,加上赤焰剑的力量一鼓作气攻击裂缝,瞬间一股巨响“砰”,碎片满地皆是。

过了一会儿,一只巨爪从刚才被炸开的洞口伸出,紧接着洞口大开,乱石纷飞,只见一只超大魔兽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家抬头望去,样子极为恐怖。

“新新,我害怕!”

“玲儿,你保护好皇上,这怪物我来对付!”

司马香玲和晋武帝躲到一边,魔兽朝林启新攻击,林启新瞬间躲开,周围的石壁被魔兽撞成碎片。

魔兽笨重地转过身口中喷出火焰,周围发生大爆炸,“轰”,“轰”,“轰”,林启新飞檐走壁,躲开了魔兽的所有攻击。

林启新趁机发出数道剑光攻击魔兽,只见魔兽毫无反应。

魔兽受到攻击后,异常疯狂,四周喷出无数火焰,只见一团火焰朝司马香玲和晋武帝袭来,林启新大喊:

“玲儿小心!”

瞬间用身体挡住火焰,口吐鲜血。

“新新!”

司马香玲搀扶着他。

“你快带着皇上躲到石门外,这畜生功力高深莫测,让我来收拾它!”

“新新,你是打不过他的,我们快跑吧!”

林启新正要开战,司马香玲拉着他就跑,魔兽紧追在三人后面。

魔兽吐了我口火焰,三人分开躲闪,紧接着林启新和司马香玲共同迎战。

二人趁机双剑合璧,运功发挥出玉箫麒麟术的作用,接着以强大的力量功击魔兽头部,魔兽被打倒在地。

魔兽发怒,四下喷射火焰,林启新、司马香玲躲闪不及,中了魔兽的火焰,司马香玲被重击在地口吐鲜血,爬不起来。

同时林启新也受了内伤,站立不定上前搀扶道:

“玲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

这时晋武帝走过来道:

“你们俩都身受重伤,不能再和魔兽斗下去了,朕身为一国之君,不能坐视不管,朕来掩护你们,你们快走!”

“陛下,快闪开,你不是它的对手!”

晋武帝拿起司马香玲手上的剑向魔兽袭来,只见魔兽的爪渐渐朝他袭来。

“皇上,小心!”

林启新将赤焰剑扔了过去,将魔兽的爪扎伤,魔兽大怒,向林启新和司马香玲喷出火焰,二人迅速闪开。

“新新,周围那么多岩浆,我们何不把魔兽引到里面去!”

“好,你来保护皇上,我来引开魔兽!”

林启新激怒魔兽,魔兽一边喷火焰一边追赶他,跑到岩浆边突然闪到一边,魔兽来不及止步,落入岩浆中。

魔兽“嗷”地在岩浆中挣扎,挣扎不久,被岩浆渐渐地吞噬。

大家见魔兽消失,松了一口气,运功调整内伤后,回到被打开的洞口处继续往前走。

只见洞内藤蔓连片,一边用剑砍,一边找出路,看到一条藤蔓连接着上面的洞口,林启新先爬了上去。

等了许久之后,司马香玲不见动静,于是喊道:

“新新!”

“玲儿,我快到顶了!”

听见微微弱弱的声音,才知上面的洞定是很深。

林启新上去之后,发现周围洞内有溪流,于是拽了拽藤蔓,将司马香玲和晋武帝拉了上去。

“新新,你怎么了?”

林启新刚刚将他们二人拉上来,便晕倒在地。

司马香玲用溪水给他擦了擦脸,不一会儿睁开了眼睛。

“我的胳膊!”

林启新此时觉得浑身酸痛,两只胳膊麻木,眼前晃晃悠悠。

“新新,你怎么了?”

“我没事,没想到这洞竟然如此之深,少说要有一百丈,这周围有溪流经过,我们离出口不远了。”

“你们为了天下,冒死前来救朕,朕实为感动,朕的命都是你们俩给的,等宫中内乱平定后,要什么赏赐,尽管开口!”

“草民不敢邀功自傲,只要天下百姓能够过的幸福就可以。”

三人顺着溪流前进下去,走到尽头后没有了出路,溪流流进石缝当中。

林启新接着发出赤焰剑以及麒麟要术的力量,将尽头的岩石炸开,终于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三人往下看,四周一片密林,密林之上鸟儿群飞。

司马香玲拿出玉箫,吹来三只仙鹤,三人骑上仙鹤飞到天空中。

“皇上,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委屈您这段时间先不要露面,我和玲儿把你送到琅琊山庄待一段时间。”

皇上点了点头,不一会儿三人便来到了琅琊山庄。

走进琅琊山庄之后,山庄弟子道:

“家师同各位师兄、师姐去了洛阳,不知何时才回来。”

林启新介绍了晋武帝,并将事情的经过解释一番,弟子明白后,将晋武帝安顿在山庄内。

“陛下请放心,琅琊山庄不是任何人能找到的,就算是九天教,也要费尽周折。”

“有了你们这些江湖上的兄弟帮助,朕真的是宽心很多,贺兄回来后,请代朕谢谢他。”

“琅琊山庄内部结构复杂,机关重重,若要是敌人真的攻上来,也绝对走不出这些复杂的迷宫机关。”

“林兄弟,郡主,朝廷就靠你们了,等将李连和柳嫣这群乱党剿灭后,一定要第一时间来琅琊山庄。”

“草民遵旨!”

“臣遵旨!”

林启新和司马香玲离开琅琊山庄后,晋武帝独自一人来到琅琊山悬崖之上,远望大好河山,峰林峻茂,此时叹息道:

“朕身为一国之君,天下刚刚安定不久,又要重启东汉末年之乱,天下百姓何时才能平平安安地活着?只要天下能够太平,我司马炎宁可死在九天教地宫……”

琅琊山庄弟子经过,远远听见晋武帝在自言自语,深为感叹不愧是一代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