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智守长安

欧阳明风与朱青青一路跟踪柳嫣,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人也在后面跟踪他们。

柳嫣走进一屋子内,欧阳明风和朱青青二人趴在门缝中看,里面正和一位老婆婆在悄悄地说话。

“那老婆婆听说是柳嫣的奶奶,她不是腿脚不利索吗,走起路来还挺快。”

“小声点,我们一定要打探清楚。”

这时有人在背后抡起棒子将他们二人打晕在地。

柳嫣出来后,看了他们一眼,冷笑道:

“把他们两个给我藏起来。”

“是!”

一天夜里,李连走到空无一人的大殿内,目不转睛地看着皇上的宝座,走近用手摸了摸,然后又坐在上面。

“大晋的天下将属于我李连的,哈哈哈......”

......

话说李连的北疆部队已经形成一定的规模,文鸯早已经知道此事。

为了拿到北疆部队的兵符,曾经多次潜入军阵中未遂。

一日,正当文鸯苦恼时,一名少年步入军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哥,你看这是什么?”

走入大营的一刹那,竟然是多年未见的弟弟文虎。

“虎儿,多年未见,哥快想死你了!”

文鸯和文虎两兄弟相拥。

文虎拿出手帕,里面包裹着一兵符,上面写着“北疆”。

看到兵符的一刹那,文鸯大吃一惊道:

“我的好兄弟,你替哥哥办成一件大事啊!”

“哥哥有难,做弟弟的怎么会坐视不管。”

“北疆部队兵符这么难得,你是怎么拿到的?”

“自从看到李连暗中操练新军,我便怀疑他对大晋图谋不轨,便悄悄地打听关于他的消息。谁知有一日在五指山下遇见一神猴传授了我隐身术,之后我便偷偷跟在李连左右,无意之间拿了他的兵符,并让神猴变了一个假的放回原处。”

“那你现在还能隐身吗?”

“神猴说凡人只能使用一次,用完后便没有了。”

“真是天助我大晋也!”

“我还听说柳嫣将军机泄露给鲜卑,不久鲜卑大军将直取长安。”

“不好,倘若长安被攻下,将直接威胁到洛阳,我们要给鲜卑来个一网打尽!”

于是二位兄弟趁李连在皇宫忙着搞内乱,偷偷调走了北疆部队,并悄悄地潜入长安。

一日,鲜卑大军直压长安城下,楼上的士兵看到大吃一惊。

“不可能,鲜卑军怎么会打到长安!”

士兵们吓的魂飞魄散,纷纷弃兵器而逃,城门立即关闭。

乌桓将军看到此情景大笑道:

“秃发树军师果然料事如神,你们看,晋军还不知道我军直压其境,吓的屁滚尿流。”

“哈哈哈......”

鲜卑将士笑道。

“长安城里面的人听着,我乌桓一向善待百姓,只要你们肯投降,我保证善待长安城里面的所有百姓。”

等了许久没有见城内的动静,一名士兵前去城门前打探消息,趴在门缝中看,里面的晋军正在门后顶住城门,一声不吭。

士兵归来后将消息告诉乌桓,众人的嘲笑声一片。

“我看这长安城的晋军都被吓怕了,我看长安城是势在必得!”

这时文鸯藏在城门的一角,微笑道:

“想不到鲜卑军这么快就上当了!”

于是飞向城墙,等待鲜卑军进城。

“众将士听令,给我攻城!”

“杀......”

鲜卑大军抬着巨木攻向城门,城门后的晋军大喊:

“给我顶住,誓死保卫长安!”

“一二一!”

“一二一!”

“一二一!”

......

城门大破,鲜卑大军攻入长安城内,众将士厮杀不久后,继续攻进大街小巷。

刚刚进入巷子不久,千万支弩箭射向鲜卑军,死的死,伤的伤。

鲜卑军个个窜进居民屋中,刚进院子,从屋内杀出北疆军,鲜卑军被围剿后无一幸免。

乌桓进城后,发现部队士兵越来越少,回到城门口后,发现城门外的大军正在被晋军围剿。看到这一切后,乌桓简直不敢相信,于是冲进城内与晋军决一死战。

鲜卑军在城内被北疆部队杀的片甲不留,最终只剩下乌桓一人。

乌桓被北疆部队围住,文鸯骑着战马握着长枪冲进包围圈。

“将军阁下大名?”

“乌桓!”

“本将军量你是条好汉,今天我俩切磋一番,要是你输了,从此以后不要来侵犯中原,倘若我输了,我便把长安送给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乌桓抡起大刀径直劈来,文鸯闪过,几招回马枪将乌桓连同战马打倒在地,文鸯用枪指着乌桓的脖子道:

“你不是侮辱我们吗?”

“哈哈哈......”

士兵们大声嘲笑。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士可杀不可辱,要杀要刮随你便!”

文鸯收起长枪,跳下战马,拍了拍乌桓的肩膀道:

“回去告诉你们大汗,想跟大晋作对,永远没有这个可能,你们十万大军败于长安,我不会告诉大晋百姓的,下次再派几万精兵来长安,我文鸯好酒好菜等着你们!”

乌桓迅速拔出文鸯腰上的佩剑想自刎了之,被文鸯一脚将剑踢飞。

“你为什么要拦我!”

“你走吧,我还要留你下次来攻长安呢!”

士兵们听后,一边嘲笑讽刺,一边将其赶出城外。

文虎突然赶过来,见乌桓狼狈地走出城外,便问道:

“哥,你为什么不把他拿下?”

“他现在比死还难受。”

“你就不怕他再攻打中原?”

“胡人的性格特点一向是‘士可杀,不可辱’,他今天带领的十万大军所剩无几,狼狈地返回漠北,鲜卑族定会嘲笑讽刺他,绝对不会让他再次上战场。”

“哥哥作战之术真是越来越精通,弟弟要多加学习才是。”

“经过此次大战你要记住,战胜敌人不是非要取其性命,最重要的是诛其心。”

“弟弟记住了!”

夜晚的长安城依旧和往常那么热闹,完全不像刚刚发生过战争。

文鸯和文虎两兄弟站在桥边把酒言欢、杯酒释怀。

“哥,你看从曹魏到大晋,都是上天在保佑着司马家族,五丈原葫芦谷中诸葛亮焚烧司马懿,天突然下起大雨;胡人攻打长安,神猴提前相助,巧夺北疆兵符……难道这不是天意?”

“虎儿,话虽如此,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们还是要时时提高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