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海曲情魂

“玲儿,我回来了!”

林启新蹦蹦跳跳地背着药筐回来,看到脸上留有疤痕,头发凌乱,便知吃了不少苦。

“新新,你的脸怎么了?”

司马香玲摸了摸他的脸颊。

“没事,只是不小心被树枝刮伤了。”

林启新放下药筐,点了点罗汉果,毫发无损。

老人将罗汉果同其它草药混合煎熬,熬完将汤药端上,割破林启新的手腕,将血滴入汤药中。

扶起姜小妹的头,将汤药灌下,然后又扶着躺下。

日复一日,十天之后......

“小妹!你醒了!”

姜小妹的手颤抖一下,微微地睁开眼睛,见林启新、司马香玲和一位老者在身边。

“小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姜小妹身体虚弱,嘴唇发青,咳嗽两声后,继续睡了过去。

“小妹!”

“小妹!”

“姑娘的脉象极其虚弱,但体内的毒素已经化解,渡过了危险期,需要静静休息几天时间,你们最好不要打扰她。”

老人给姜小妹把脉,感觉脉象虚弱,并在肩部扎上几根银针。

数日后,姜小妹身体渐渐康复,起身哭喊道:

“哥,你终于来了!”

“小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启新抱着小妹。

“前些日子琅琊山庄发生灭顶之灾,九天教、天龙派、百华派以及鲜卑族内的各大高手联合攻打琅琊山,山庄师兄弟姐妹们死的死、伤的伤,师父为了救出我、明风师兄和青青师姐葬身于火海之中......”

“小妹,不要哭,总有一天哥会血洗鲜卑族门派。”

“小妹,这些日子哪里都不要去,好好养伤,香玲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也不知道明风师兄和青青师姐现在身在何处,鲜卑各大门派正在追杀他们俩,真的好担心他们。”

“小妹放心,明风和青青吉人自有天相,等你伤好了之后,我们一起去找他们!”

“只怕我中了百华派的毒难以祛除......”

“你身上的毒已经清理干净了,这段时间多亏了你哥的血。”

“我哥的血?”

“对呀,你哥的血有净化作用,配合罗汉果能够去根呢。”

姜小妹听后泪流满面,抱着林启新的胳膊直哭。

次日三人离开,路过海曲小镇,见一道士正在设立法坛,周围许多木桩贴上了黄纸符。

“道长,您这是?”

“前段时间经过此地,听说牟家闹鬼,那冤魂十分狡猾,故特来设下法坛。”

“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鬼,不愧是有人故意作乱吧?”

“真的有鬼,那还是一只女鬼,这女鬼天天赖在牟家不走,他们一家全都搬到外面住了。”

“大师,我们可以去看看吗?”

“你们可要小心呢!记住,有一间外面屋子贴了符咒的可千万不能进!”

三人按道士所说来到了牟家,进去是一间小小的四合院,牟老爷正好在大堂内搬东西。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听说这院子内闹鬼,前辈可知此事?”

“我是这里的主人,自从谢姑娘在那间房子上吊后,冤魂不散。”

“那您就是牟老爷咯,谢姑娘为什么要在你家上吊呢。”

“真的是冤孽呀!”

牟老爷二话不说,带着行李走出家门,各屋内的东西几乎全部搬走。

“玲儿,小妹,今晚我们就在此地休息一晚吧?”

“哥,我怕!”

“傻妹妹,女鬼藏在那间施了符咒的房间内,她是出不来的。”

夜晚刮起了大风,窗子被刮的“吱嘎”响,院子内的梧桐树被刮的摇摇晃晃,梧桐叶落在地上。

姜小妹和司马香玲躲在林启新身后,林启新拿起剑悄悄地来到贴了符咒的房子门前。

此时一阵狂风将符咒刮飞,房门突然打开。

“不好!”

林启新拔剑冲进房间,司马香玲和姜小妹吓得跑出院子。

刚进房间,房门紧关,一股白烟将林启新熏倒在地......

晃晃悠悠来到一棵大树之下......

“牟哥哥!”

“谢妹!”

只见一位书生和一位清秀的姑娘在大树下含泪相拥,那位书生正是牟家公子,那位姑娘正是谢姑娘。

“谢妹,你放心,我爹的这桩婚事我绝对不会同意的,我们终于逃出来了,从此以后我们自由了!”

“你这样毁了牟李两家的婚约,你爹肯定很生气吧?”

“只要我们俩能在一起,就算是天诛地灭我也愿意。”

这时一群人围上,将二人扯开。

“牟哥哥!”

“你们放开我,我是不会回去的!”

“少爷,如果你不跟我们回去和李家成亲,老爷会打断我们的腿。”

牟公子拼命挣扎,林启新看到这一幕上前救助,只可惜这是一个幻境,里面的所有人都能从中穿透,人们根本不知道他的出现,就这样牟公子被拉了回去,谢姑娘跪在树下痛哭。

成亲的这一日,众人打开牟公子的房间,发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嘴角挂着血丝,嘴唇发青,没了呼吸和心跳,已经身亡。

牟家上下哭声一片,这时谢姑娘挤进房间内,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趴在身上失声痛哭。

“牟哥哥!”

这时牟老爷来到房间内,看着谢姑娘趴在牟公子的尸体上痛哭。

“都是你这妖女害死了小儿,来人,将这妖女押到房间内,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

下人们将谢姑娘拉到房间内,并将房门紧紧地锁上,谢姑娘挣扎道:

“放开我,我要见我的牟哥哥!”

日复一日,谢姑娘精神失常,满头凌乱披发,身穿白色素衣,拿起白绫搭在梁上,站在板凳之上,上吊而亡,死不瞑目。

......

一阵风吹过,房间门打开,道士拿着照妖镜闯进房间,只见镜子前面出现一女鬼,那女鬼身穿白色素衣,长发飘然,满面煞白,两颗獠牙挂在嘴角。

林启新醒来一看,眼前正是那位可怕的女鬼,道士在身后正用照妖镜照住她。

“鬼呀!”

“公子莫怕,今夜是抓鬼的好时候!”

林启新吓得躲在道士身后,这时司马香玲和姜小妹悄悄来到房间,看到此行此景吓得退到房门外。

“哈哈哈......这位公子,你刚才在梦中也看到了,我是谁你也明白。”

“谢姑娘,我知道你一身怨气不能自拔,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能总留在人间折磨自己吧。”

“都是牟老爷害得我和牟哥哥不能在一起,他不是挺稀罕这院子吗,我非要将他赶出去!”

“你这女鬼,害得牟家上下家败,我要收了你!”

道士刚要将女鬼收进镜子中,被林启新拦住。

“道长,你这样做会让谢姑娘万劫不复,求求你行行好,帮她超度吧!”

这时司马香玲和姜小妹放弃警惕,来到屋子内也帮女鬼求情。

“道长,我看谢姑娘根本没有恶意,也没有杀过人,她只是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一时想不开。”

“你们这群人不要惺惺作态了,牟哥哥早已经和我阴阳两散,既然你们发现了我的原形,我也没有必要留在人间,请将我魂飞魄散吧......”

“不,你的牟哥哥生前除了你宁死不娶别人,说明他对你情深意重,你如果现在一走了之,他在奈何桥边岂不是痛苦万分!”

“你是说他在等我?”

大家点了点头,女鬼心中逐渐有了希望,便答应超度。

“真拿你们没有办法,超度的事情得交给我的老友咯!”

道士拿出袋子将女鬼瞬间收了进去。

次日,道士带着三人来到一寺庙内,并将袋子交给老方丈。

方丈打开袋子,默念佛经,只见袋子内出现一道金光,女鬼缓缓飘向空中,拿出生前牟公子送她的鸳鸯玉佩的一半。

看到女鬼的玉佩,林启新和司马香玲各自拿出他们俩的玉佩,发现一模一样。

这时方丈对着女鬼说:

“谢姑娘生前一心向善,冰清玉洁,修行不错,老衲实为感动,你和牟公子将在百年之后再次相见。”

“多谢大师,小女子感激不尽,不知百年之后怎样才能遇见他?”

“你们的鸳鸯玉佩乃仙界的神物,投胎后会以胎记的方式刻在你们各自的肩膀上,去吧,去吧......”

就这样女鬼随着金色光芒消失在空中,牟公子和谢姑娘的故事也成了当地的传说。

方丈走到林启新和司马香玲身边,看到两人拿着鸳鸯玉佩,大惊道:

“原来剩下的一对在你们手里?”

“大师,这鸳鸯玉佩有什么来历吗?”

“据说是仙界掉下来的两对圣物,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会心有灵犀,死后这对玉佩也会跟着消失。”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