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琅琊灭门

数日后,林启新、司马香玲和姜小妹来到琅琊山庄,见此时的山庄变成一片废墟,石匾被砍成两半,堂口乱石堆积,房屋烧成灰烬,还有几根擎天大柱撑住一片天地,师兄弟们的骸骨曝露荒野,生锈的残剑插在泥土当中......

姜小妹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师父!师兄!师姐!师弟......”

司马香玲安抚着姜小妹,看到这一切不觉也流下了泪水。

“小妹,你要学会坚强,我爹曾经也是被九天教所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有一天我们强大了,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江湖上打打杀杀很正常,谁都想不到会有结束的那一天,何况是我们,当我们出生的那一天起,就会面对许许多多的变故,天上的风云变化莫测,地上的河水奔流无常,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们要学会面对现实。”

林启新扶起姜小妹,面对残忍的当下,拔剑自问。

于是三人将废墟中的骸骨纷纷抬出下葬,跪在坟前,纸钱满天飞。

不一会儿天空中下起了小雨,林启新递过伞,带着姜小妹来到废旧堂前避雨。

“我们下一步就要找到明风和青青,相信他们俩一定还在这个世上。”

“找到他们俩我们重振旗鼓,恢复琅琊,不灭鲜卑教派誓不罢休!”

这时司马香玲看到贺秋剑的佩剑插在废旧梁木间,走过去拿出来仔细打量,除了藏有许多灰尘外,没有生一丝铁锈。

“对,这就是师父生前随着带的宝剑,那天我亲眼看到他老人家被活活烧死......”

“师兄弟们已经安葬好,我们也离开此地吧。”

姜小妹带上贺秋剑的佩剑,三人开始勇闯江湖......

过了一段时间,三人来到了江南,听客栈内的闲人在讲:

“大晋现在的实力越来越雄厚了,就连我们的水军也阻挡不住。”

“晋朝皇帝新选了一名总督叫杜预,水上作战能力超强,加上羊祜的辅佐,东吴总有一天会被晋朝吞并。”

“看来又到了该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林启新三人坐在一旁,边吃边议论道:

“鲜卑和大晋刚刚缓和,东吴又开始与大晋发生冲突,这还让老百姓过不过。”

“三国归晋是早晚的事,中原本来需要统一。”

这时一群官兵冲进客栈内,并挨个房间搜查。

“抓刺客!”

“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位女飞贼?”

大家纷纷摇摇头表示没有看见。

“抓住女飞贼给钱吗?”

一位长满胡子的大汉走上前道。

“谁要是抓住女飞贼,赏银四百两!”

只见大汉口中吐出花生米,瞬间将柱子穿透,众人连声称赞。

“英雄真的是好功夫,请问尊姓大名。”

“我乃山东祝岩!”

“好,祝大侠好威风,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官兵们撤退,林启新三人好奇,便跟上官兵,看到墙上张贴了告示,上面有一蒙面女子杀了鲜卑使者,谁要是活捉此人赏银四百两。

“真的堪称是一位女英雄,不过看她的眼神好眼熟啊。”

“我们要保护好这位蒙面女子,绝不能让她落到官府手里。”

夜晚大街小巷犬声沸腾,听见屋檐上的瓦砾声,有人正在逃跑。

姜小妹飞向屋檐,见大汉祝岩正追着蒙面女子,于是扔了一暗器,祝岩迅速躲开,姜小妹飞下屋檐,换上夜行衣,跟着他们追了上去。

“小妹,你要干什么?”

林启新刚要拦住她,就迅速飞向屋檐。

祝岩赶到树林中和蒙面女子斗了起来,姜小妹赶到,前去协助蒙面女子。

二人夹击祝岩,几十回合后不分胜负,刚要逃走时,祝岩从腰中取出皮鞭瞬间打到姜小妹的头部,姜小妹摔在地上昏迷不醒。

这时司马香玲蒙面冲上来,用剑挡住了祝岩对蒙面女子的致命一击。

“想不到你们同伙这么多!”

“你这汉子,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纠缠不休?”

“还不是为了银子。”

“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抓人,银子拿在手上你安心吗?”

“笑话,只要有钱花,我管他是好是坏,江湖就是这个样子。”

“你这见钱眼开的家伙,看来今晚你是非要抓我们不可!”

“我不仅抓你们几个,还要让你们把同党交出来。”

司马香玲悄悄对蒙面女子说:

“你快点带地上那位姑娘走,我来引开他!”

“你要小心!”

司马香玲向祝岩袭来,蒙面女子趁机把姜小妹救走,祝岩抽出鞭子缠住司马香玲的剑,香玲使出玉箫剑法挣脱。

二人斗到空中,一会儿飞到树林中,一会儿飞到屋檐上,大战几百回合不分胜负,司马香玲愈战愈勇,一掌将祝岩打下屋檐。

紧接着爬起来继续和司马香玲搏斗。

“你不是我的对手,再这样打下去我们会两败俱伤。”

“这四百两银子我是拿定了!”

司马香玲收回佩剑,拿出玉箫,运用玉箫剑法攻击祝岩,同时祝岩也一掌一掌地打过来。

二人飞到一桥边,祝岩稍微走了下风,司马香玲趁机使出玉箫剑法,将祝岩击落到桥下,只见祝岩口吐鲜血。

趁祝岩翻身困难,司马香玲逃之夭夭。

回到客栈中,林启新上前道:

“玲儿你回来了就好,小妹没和你在一起吗?”

“我们一路被那死不要脸的祝岩追踪,还好他不是我的对手,小妹现在和蒙面女子在一起,不会有危险的。”

“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

......

山洞中,姜小妹微微地睁开眼睛,见一位姑娘正在洗手帕,于是端上盆子给她擦汗。

刚一回头的瞬间,见眼前的这位姑娘正是琅琊山庄师姐朱青青。

“青青姐!”

“小妹,头还疼吗?”

“青青姐,小妹不疼,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真想不到也能在这里碰到小妹。”

“青青姐真的是太棒了,杀了鲜卑人替琅琊山庄报仇,怎么不见明风哥?”

“自从师父救我们出来后,我和明风走散了,小妹你身上的毒解开了吗?”

“说来话长,辛亏遇到我哥和香玲姐姐,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

“小妹你先回去,待我把事情解决好之后再去找你们!”

“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一起解决呢?”

“听话,三日后我们城南十里亭见。”

姜小妹回到客栈后,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告诉了他们。

“你是说蒙面女子是青青?”

“青青姐不仅救了我,三日后约我们在城南十里亭相见。”

“她为什么不直接见我们?”

“她说她正在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难怪青青一直蒙面不愿意见我们,这几天我们一定要暗中保护好她,不能让她出事。”

第二天早上,三人走在大街小巷中,与祝岩擦肩而过。

祝岩见司马香玲腰见露出一把玉箫,又想到昨天晚上穿的服饰一模一样,便断定是蒙面女子的同伙。

“这位姑娘我们好眼熟啊!”

祝岩拦在三人面前。

“那天只在客栈见了一面,想不到祝大侠好眼力,一眼就认出我。”

“只见了一面?”

祝岩上前正要抢夺玉箫,被香玲拦下。

“你放肆!”

“我只是看姑娘的玉箫挺不错。”

“玲儿,我们走!”

三人转身要走,祝岩喊道:

“不要再装了,你们是和女飞贼同伙的,昨晚你拿着玉箫使出的功力十分了得,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三人没有理会他,刚要拐进一道巷子中,没想到官兵将他们包围。

“大人,就是他们三人与女飞贼同伙,昨晚我亲自和他们较量过。”

“来人,给我拿下!”

林启新三人冲出重围,官兵们直追,祝岩一掌打过来,林启新接着一掌还回去,将祝岩击飞。

“想不到女飞贼的同伙一个比一个厉害!”

跑到一片草丛中,林启新道:

“玲儿,你和小妹找个地方先躲起来,我来引开官兵。”

林启新一个跟头挡在官兵面前,运用麒麟要术以排山倒海之势将官兵和祝岩击飞几十米远。

大家纷纷倒在地上,一瘸一拐地站起来。

紧接着林启新带着司马香玲和姜小妹逃出了官兵的包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