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南海遇难

为了早一点赶到南海庄园,大家突然意识到不能继续游山玩水,司马香玲拿出玉箫吹起曲子,五只仙鹤飞到大家面前。

坐上仙鹤飞到天空中,行云飘在身边,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南越。

来到南海庄园,见四周空空,里面的房屋内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林启新打听了路人,据说南海庄园早已经搬走,至于搬到何处,大家都无从所知。

来到南海边,波涛汹涌,惊涛拍岸,万里无云万里天,小船儿悠悠飘荡,渔夫戴着斗笠钓鱼。

“船家!”

小船儿轻轻划过来,渔民脱下蓑衣,意想不到的竟然是枯木。

“林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枯木,怎么是你?”

“千里迢迢来到南海,本来想和几位朋友一起叙叙旧。”

“我们没有什么和你好说的,我问你,南海庄园的人到底去了哪里?”

“明风兄弟这句话可没有学问,南海庄园的人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我们去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都是因为你们这群鲜卑人,在中原兴风作浪,搅得整个江湖水火不容,今天你休想逃走。”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可否与我在小船上小酌几杯?”

大家随枯木来到小船上,这时海面开始生雾,越往里走雾越大,隐隐约约看到一座小凉亭坐落在海上,两侧分布走廊。

大家下船,与小亭中小酌几杯。

“林兄弟,我可以和你单独聊聊吗?”

其他人去了走廊另一侧,林启新与枯木对坐。

“我知道你一腔热血,但是你挡不住人间丑陋的威胁,假如有一天众叛亲离、万劫不复,我枯木一定会帮你。”

“你不要再耍什么花招了,你视全武林上下为草芥,想杀谁就杀谁,琅琊山庄的仇总有一天要报的。”

“我知道你的心里现在恨我,恨的幕后黑手是我,敢问琅琊山庄惨遭灭门那一天有人看见我了吗?”

“九天教教主是你,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有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就像这海水,看起来清澈见底,清新可口,当你口渴时喝上一口,反而起反作用。”

“你叫我来到底要干什么?”

“我是说将来有一天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你,逼你走上绝路,世人总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内心而假仁假义,滥杀无辜,排斥异类,贪欲无止境,总有一天自私会毁掉一个人。”

林启新刚要转身离开,枯木喊到:

“你可以不听这些,但你要知道,总有一天你会被自己的内心打败!”

林启新回到大家身边,内心漂浮不定,众人见状,不思谅解。

“枯木对你说了什么?”

这时枯木走过来道:

“你们已经度过了数月,可以回去了,告诉金城,这段时间不要来打扰我。”

刚说完,周围的走廊和亭台消失在迷雾中,大家站在小船上,悠悠地划到岸边。

“我们竟然度过了数月,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刚才进入了仙界,仙界一天,凡间一年,何况我们只待了一会儿。”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天龙派已经来到南越,我们走!”

走进南海庄园,想不到天龙派早就占领此地,只听两人议论道:

“岳堂飞听说我们要来打架,竟然撒腿就跑。”

“缩头乌龟一个!”

“哈哈哈……”

这时四周风吹草动,仿佛有人设下埋伏。

“什么人!”

瞬间千万只箭如倾盆大雨般洒落南海庄园内,天龙派的人死的死,伤的伤。

“是谁放的箭!”

冷之原从屋内出来,瞬间一支箭射穿胳膊,又退到堂内。

“掌门,你没事吧?”

手下们中了岳堂飞之计,后悔不已。

南海弟子纷纷杀进庄园,整个院子内充满了杀气,打杀声和兵器声不断,两个门派杀的死去活来。

岳堂飞和冷之原打到屋檐上,几十回合内不分胜负。

“冷掌门,怎么只有你一个门派打过来,其他门派呢?”

看到自己门派弟子死伤无数,九天教和百华派迟迟没有来助阵,想到已经中计。

“岳堂飞,你敢耍我!”

“兵不厌诈,是你太笨了!”

“今天我要让你葬身此地!”

冷之原运功,鼓起全身力量,热气沸腾,满头黑白发披散,黑烟由下而上贯穿全身。

“不好,岳庄主有危险!”

冷之原袭来一股乌黑烟球,林启新几人飞向屋檐挡住了他的攻击。

“林兄弟,你们来了!”

“岳庄主放心,我们今日就要灭了天龙派的威风,让他们以后还敢嚣张。”

大家团团包围冷之原,以各自门派的功力夹击冷之原,相持不到十回合,冷之原败下阵,从屋檐上摔下来,口吐鲜血。

“我们走!”

天龙派大败后,纷纷逃出南海山庄,众人欢呼一片。

夜间,大家聚在一起叙旧,听了琅琊山庄灭门一事,岳堂飞伤痛不已。

“贺庄主为人正义,想不到惨遭毒手,起先听说琅琊山庄灭门,还以为是贺庄主为了克制九天教而设下的圈套,可惜一代英雄豪杰......”

“家师的仇总有一天要报,只可惜现在与鲜卑族教派匹敌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鲜卑教派日渐壮大,现在已经威胁到我南海庄园,再这样下去,就连蜀山修仙各派也将成为他们的刀下亡魂。”

“孔明丞相的墓穴迟迟不知道如何开启,答案也不知所在何处......”

“前些日子遇见一高人,说要想知道墓穴真正的答案需要到蜀山寻找,还得需要有缘人遇上合适的时间才能打开。”

听到岳堂飞所说后,林启新忽然想起之前隐隐约约有人也曾经和他说过需要有缘人。

为了揭开诸葛亮墓穴的秘密,大家踏上蜀山之路。

岳堂飞和大家走到门派前,将所有事情与门派里面的弟子吩咐一遍,弟子听令后撤回门派。

“庄主此次和我们一起去蜀山,要谨防鲜卑族门派。”

“你们放心,蜀山有位道人在庄园内设下了幻境阵法,只要他们敢来冒犯,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说完几人便踏向蜀山的路程。

......

枯木坐在南海的凉亭中打坐修炼,胸前形成一面镜子,将魔法黑烟灌输到镜中,里面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人,此人身穿红黑色袍子,满头散发间两侧留有白发,全身魔力包围,但是看不清对方的脸。

“这会是谁呢?”

枯木收起镜子,走到走廊边缘,伸出双手,两侧海水瞬间飞起数几十丈高。

“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就算是天涯海角......”

潮水汹涌澎湃,海鸥空中翱翔,天空万里无云,阳光照在云雾间,美丽的彩虹架在空中,显出一片圣洁的天地。

“观天地之间,寻一片净土,唯有空中这片纯洁之地,问世间哪有青红皂白善恶之分,世人俗之可耐,却不知天道有轮回。恩恩怨怨何时了,腥风血雨话凡间,万物都皆不同之处,何时天下变大同,人间美妙归一......”

枯木站在海水之上,抬头仰望美丽的彩虹,不禁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