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鲜卑内讧

自从冷之原练了假的太平要术后,功力比起以前大增,消息传到九天教和百华派后,对冷之原侧目而视。

为了得到《太平要术》,重月多次潜入天龙派打探,却无功而返。

一日,九天教中......

“你说的真有此时?”

“小的亲眼看到冷掌门的武功和寻常人不同,和上次林启新使用的太平要术几乎相似。”

金城想到以前在天龙派废墟中的一本真经,加上林启新曾经大战枯木,怀疑真经现世。

“你们好好盯着冷之原,看看他到底把真经到底放在哪儿了,有了《太平要术》,天下无人将是我的对手!”

这时有一位手下赶来道:

“报告教头,后山发现手下们的尸体,看到他们的伤痕,皆被黑烟所伤。”

“将尸体抬上来!”

金城检查了手下们的尸体,口腔中发现许多黑烟灰烬。

“你们没有看清楚是谁干的?”

手下们摇摇头。

金城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亲自去后山观察了周围的一切,发现草丛中有被狂风吹过的痕迹,许多树叶落在草丛当中,却发现周围的树上根本没有这种叶子。

于是又跑到河边的另一侧树林里,发现草丛中的树叶竟是这片树林带过去的。

回到大堂中,四处寻找枯木却没有动静。

“教主!”

“教主,你在哪儿?”

一名手下走上前来道:

“报告教头,教主说去南海闭关修炼了,近期命令任何人都不要打扰他。”

“教主又在搞什么名堂!”

......

金莲走在路上,恰好看到重月在和神秘女子交谈中,便躲在一旁偷听二人谈话。

“咱们做一笔交易,帮我去天龙派找到《太平要术》,二百两黄金全是你的!”

重月将一包黄金丢到神秘女子的怀里。

“我听说《太平要术》是中原武林梦寐以求的奇书,怎么可能轻易落到天龙派的手里?”

“现在我也不管断定是真是假,反正你帮我拿到了,剩下的黄金全是你的。”

“好的,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神秘女子刚要离开,重月追上去道:

“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暗中将冷之原杀了。”

听到这一切后,金莲对重月重新树立了认知。

“想不到这重月心狠手辣,为了一己之力,连自己的同胞也要残害。”

金莲躲在一旁自言自语,看到她们二人离开后,也悄悄地离开此地。

......

一群黑衣人经过房间,外面出现“唰啦”的声音。

“是谁?”

林启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房门,见外面的木棍倒地一片,心尖颤动,纵身一跃,飞到屋檐之上。

“站住!”

黑衣人分头跑,林启新紧追其中一人,另一名黑衣人见调虎离山成功后,紧接着来到房间走廊内。

这时又被司马香玲听到。

“是谁?”

司马香玲推开房门,发现一条黑影飞向屋檐,于是紧跟着追了上去。

黑衣人转身发出暗器,司马香玲轻身一跃躲过,却发现黑衣人不见。

司马香玲跳下屋檐,发现三名黑衣人鬼鬼祟祟。

“你们是谁?”

紧接着吵醒了屋子内的人,当大家出来时,黑衣人消失地无影无踪。

林启新将黑衣人追赶到密林中,剩下几名黑衣人在后面紧跟着他。

于是黑衣人转身反击,林启新拔剑迎击。

几名黑衣人围上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过二郎腿,林启新摔倒在地。

紧接着爬起来,眼前晃晃悠悠,头晕目眩,反应逐渐迟钝。

黑衣人在其后接着又是一棒,林启新昏倒在地。

不久大家前来寻找林启新,黑衣人躲在暗处查看情况。

不知何时又多出几名黑衣人出现在密林当中,刚从树上飞下来,便将大家分头引开。

欧阳明风被引到屋檐上,黑衣人一边斗一边跑,发现是调虎离山之计后,欧阳明风止住脚步。

“糟了,中计了!”

紧接着返回房间。

姜小妹被黑衣人引到大柳树下,二人大战几十回合,黑衣人撒腿就跑,刚要追上前,一阵迷魂烟扑向她,瞬间昏倒在地。

朱青青则被引到小巷中,忽然之间,黑衣人消失地无影无踪。

这时一只大网从天而降,辛亏早已发现,一剑之下将大网割开。

搜查四周没有黑衣人的下落,也回到了房间。

岳堂飞被黑衣人引到山坡上,后面又跟上几名黑衣人,众人将他围住,合力攻击。

岳堂飞爆发全身力量攻击黑衣人,一声大爆炸,黑衣人全部倒下,起身后纷纷逃跑。

见此时已晚,收剑,回到了房间中。

只剩下司马香玲一人被黑衣人引到悬崖上,这时黑衣人越来越多,司马香玲无路可走。

众人在悬崖边上相斗一会儿,这时狂风吹过,司马香玲掉下悬崖,一只手握住树枝。

黑衣人走过来,将树枝砍断,就这样摔下了悬崖。

......

房间内......

“他们三个呢?”

“怎么不见他们三个?”

欧阳明风几人在房间内等了林启新、司马香玲和姜小妹许久没有回来,心中焦躁不安。

拿出黑衣人留下的暗器仔细研究一番,没有找出任何破绽。

“看来他们几人凶多吉少,肯定是鲜卑族派来的高手刺杀我们。”

“不然我们明天再找吧,兴许他们几个会回来的。”

第二天早上,大家醒来第一眼就去林启新、司马香玲和姜小妹的房间内,见他们的房间空荡荡,便明白他们几人昨天晚上的确出事了。

于是拿上各自的武器,四处打听他们三人的消息。

......

林启新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棵柱子上,奋力挣扎却丝毫不起作用,这时一名女子来到面前,竟然是前段时间遇上的那位神秘女子。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我纠缠不休?”

这时突然一巴掌扇在林启新的脸上,于是大怒道:

“你这婆娘,竟敢打我!”

接着又是一巴掌。

“我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说,你到底捉我干什么?”

神秘女子掏出一把匕首,拍打着林启新的额头。

“听说你的血能够包治百病,我倒要看看作用有多大!”

说着,神秘女子割开林启新的手腕,拿来一小碗接住他的血。

接了满满一碗后,林启新昏了过去……

……

姜小妹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屋子内,于是打开门,发现门被锁住。

“放我出去!”

门外没有一丝动静,屋子周围皆是竹林包围。

忽然一阵微风,地上的枯叶飞起,螳螂躲在角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