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危机四伏

“大哥,请问那几位胡人长得什么样?”

金莲凑到两位渔夫旁边坐下。

“小姑娘,你可别打听那群胡人的消息,他们可凶了。听他们的口音好像是鲜卑族,本来就和大晋不和,得罪了他们可要被追杀的。”

得知消息后,二人离开客栈。

不久,看到一群鲜卑人正在拼命赶路,司马香玲紧跟踪其后。

“那不是香玲姐姐吗!”

姜小妹惊讶道。

“原来她就是长青郡主司马香玲,怪不得被你哥整日迷得魂不守舍。”

“我哥和她是青梅竹马呢!”

“切!”

……

林启新一路快马加鞭赶往洛阳,行至半路,太阳快要落山,便找了一酒肆暂且住下。

刚要将马匹牵到马棚,忽然感觉身后好像有人跟踪,于是将马匹藏在密林中。

拿起身上的半颗鸳鸯吊坠,对着它说:

“玲儿,要是你在身边多好,我们可以一起坐仙鹤回到洛阳,反正玉箫在你的手里,我放心许多。”

林启新回到酒肆,叫小二上了一坛女儿红和一盘花生米,

隐隐约约听见远处传来马蹄声……

跑到楼上的客栈内,将包袱拿走跳了出来,躲在草丛中观看接下来的动静。

不一会儿,大队人马路过酒肆,仔细看到是一群鲜卑人。

“天色已晚,我们就在此地休息吧!”

“小二,楼上还有房间吗?”

“这位爷,就楼上一排房间,其中有位客官已经入住。”

“这家店我们全包了,让那个人从房间里搬出来,我们多付些银两!”

“好嘞!”

小二来到林启新的房间内,见里面空无一人,于是来到楼下对大胡子说:

“这位爷,楼上的客官不知去哪儿,您看这……”

“银子我们已经给你了,多人拼凑一间房,等他回来,我跟他理论。”

林启新躲在门口看到眼前的一切,悄悄地退了回去。

刚要上马,想到赤焰剑落在房间内,于是从窗户中飞进房间内。

正要跳下窗户,大胡子脸走进来,看到林启新鬼鬼祟祟道: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林启新转头道:

“大哥,这房间本来是我住的,刚才看你们来势汹汹,不敢直接进,所以就……”

“少给我油嘴滑舌,刚才我明明看到房间的门纹丝未动,你偷偷翻窗户进来,肯定是为了你重要的东西吧!”

“大哥这样让小弟怎么回答呢,你不信我也没法咯。”

大胡子脸扔给他一两银子,打发他一走了之。

经过客栈走廊,一名九天教弟子盯着林启新,直到离开客栈的时候,那名弟子才反应过来。

“咦?这不是林启新吗?”

大胡子脸道:

“你认识他?”

“曾经见过一次,还是和金教头一起追杀他的时候。”

“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前蜀汉王室的小王爷林启新,曾多次与我们门派作对。”

“亡国之奴,不必挂齿!”

“不好!图纸该不是被他拿走了吧?”

“你怎么不早说,还不快追!”

此时此刻林启新背着包袱刚要上马,鲜卑人追在后面。

“站住!”

“别跑!”

林启新快马加鞭往山中隐蔽处跑去,鲜卑人紧跟在后面追着。

这时一支冷箭射中林启新的胳膊,疼痛之下,找到一隐蔽的山洞躲着。

听到外面到处都是鲜卑人“唰啦啦”砍草的声音,林启新忍痛拔出箭,内功被樱子封锁,无论怎样运功都没有一丝效果。

突然林启新大叫一声:

“啊!”

鲜卑人听后,马上找到了山洞。

“哈哈哈……林启新,看你往哪里跑,留下图纸可以饶你一命!”

“休想!”

鲜卑人一起围攻林启新,现在以他的武功并不是这群人的对手,几番恶战多次被打倒在地上。

大胡子脸正要前去抢包袱,一只剑将其挡下,此人正是司马香玲。

“玲儿!”

司马香玲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冲上前和鲜卑人恶斗一番。

几十回合中,鲜卑人愈斗愈勇,司马香玲使出玉箫剑法,多道绿色光束从玉箫中发出,鲜卑人纷纷被打倒在地难以翻身。

“哎哟……”

“你们还不快滚!”

司马香玲一声呵斥,大胡子脸带领着同胞们狼狈而逃。

“玲儿,终于找到你了!”

“不要叫我玲儿,我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怎么了,玲儿,我是你的新新啊!”

“难道你忘了我们说过的话,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要分开。”

“你还有脸说,告诉我,除了我之外,是不是还和其她女子亲密接触过?”

林启新想到曾经和樱子、金莲待过一段时间,但并没有像香玲说的那样糟糕。

“玲儿,我曾经是和其她女子待过一段时间,但她们都是我再普通不过的朋友而已,请你相信我!”

“好吧,我明白了……”

司马香玲失望地离开了山洞,林启新追赶着喊道:

“玲儿,你不要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

林启新抱着司马香玲紧紧不放。

“你放手!”

林启新被狠狠地摔倒在地上,紧接着又爬过去,拽着心上人的两脚道:

“玲儿你不能走啊,不能走……”

看到林启新狼狈的样子,司马香玲眼里不知不觉掉下一滴泪水,于是又狠狠地将他抛在后面而离开。

林启新跪在地上哭喊道:

“玲儿……你不要走……”

过了一会儿,金莲和姜小妹听到有人在哭喊,到处寻找踪迹,终于找到了林启新。

看到林启新跪在地上大哭,上前安慰道:

“哥,你怎么了?”

“林公子,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玲儿她走了……”

“什么?香玲姐姐死了!?”

“玲儿刚才路过这里,打退鲜卑人,救我一命,不知怎的,整个人都变了,弃我而去……”

“不可能,香玲姐姐不可能是那种人,她肯定是有什么苦衷不想连累你。”

金莲想到当初用的离间计终于起了效果,以后她可以慢慢得到林启新的心了。

“林公子不要伤心,相信香玲姑娘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也许她确实有难言之隐……”

二人安慰了许久才缓过神,林启新被搀扶起来,回到山洞中拿起赤焰剑和包袱,一起离开了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