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奏出师表

林启新几人跟着雪地狐走到雪山之巅,远远看到一座锥状土山悬于半空中,其中云雾缭绕,仙气飘飘,刺骨的冷气扑面而来。

“想不到蜀山之巅别有洞天!”

看到此时此景,姜小妹惊讶万分。

这时一仙风少年从仙山飞到半空中,姜小妹大喊:

“喂,前面的小哥,听见了没!”

少年没有理会他们,消失在半空中……

“仙山最起码离我们一百丈之高,就算我们轻功再好,也难以飞到上面。”

“这如何是好呢……”

不一会儿,那位少年御剑飞行来到他们身边,姜小妹拍手称快。

“你们是什么人?能来到御仙派的人都不简单。”

“我们是成都人,前蜀汉王室宗亲,太子刘谌之义子,小王爷林启新。”

“我是前蜀汉大都督姜维的孙女,姜小妹。”

“我叫李小敏。”

“原来你们是蜀王室的人,快快有请!”

大家乘坐少年的宝剑飞向仙山,飞上云雾缭绕的悬崖后,眼前正是“玉宇阊阖开宫殿,九天神魔拜冕旒”,坐落在仙树林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

华丽的楼阁被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飞檐上的两条金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师父,这几位是蜀国后裔—林启新、姜小妹、李小敏。”

“这位是我的师父—乾青道长。”

几位白衣小道士一一介绍了他们几位,只见一位白胡子老道从殿内走出,仙风道骨,骨瘦如柴,看着几位年轻人面相纯良,心性忠厚,走上前道:

“诸葛亮治国有道,没想到后生亦是气度非凡!”

“师父过奖了,您认识我家丞相?”

“何止是认识,当年诸葛孔明七出祁山,多次来到蜀山寻求破魏之法。后来遇到左慈长老,算出孔明在五丈原必有一劫,后来的续命七星灯也是老夫所赐。”

林启新突然想起数年前魏军攻进成都后,被邓艾父子追杀,无奈之下掉入悬崖,那老道用续命七星灯救活他。

顺便将当年的事情告诉了他,原来救他那位老者就是左慈。

“如今鲜卑教派在中原为非作歹,视中原百姓为草芥,武林人士纷纷惨遭灭门,若要制服他们,唯诸葛孔明墓穴之秘,请道长给出后生开启之法。”

“小王爷可知当年孔明军师北伐曾给陛下写过一封书信?”

林启新和姜小妹好奇地摇了摇头。

“此信为《出师表》,当时除了他,只有陛下和姜维知道,后来为了防止宦官黄皓盗取皇室机密,姜维将此信藏在御仙派。”

走到龙渊宫,乾青道长取出书信《出师表》,林启新接过后,上面写着: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蜀丞相·诸葛亮书

“这不是普通的奏表吗?难道里面蕴含着什么秘密?”

“打开墓穴的秘密就在里面!”

林启新仔细寻找里面的一字一句,除了群臣的名字之外,没有任何发现。

“道长,难道费祎、董允他们知道墓穴的相关秘密?可是他们早已过世……”

“姜维、费祎、董允、郭攸之的后人姜小妹、费冲、董曼、郭飞分别藏有白虎、玄武、朱雀、青龙四大神兽的碎片,四大神兽碎片合一后,配合身上流淌着麒麟血的有缘人,滴上三滴血,再用玉箫吹奏《蜀殇》,墓穴之门开启。”

听了乾青道长这番话后,姜小妹并不知道自己藏有白虎神兽碎片,不解问道:

“道长,我活了十几年从来没有见过白虎神兽碎片,您不会记错了吧?”

“你这调皮的小丫头,小时候你爷爷给你的那块玉佩呢!”

“我一直带在身上呀!”

道长挥一挥袖子,姜小妹的玉佩悬于空中,默念咒语,拿着拂尘再次挥一下,玉佩瞬间变成一枚碎片。

姜小妹万万没有想到,从小戴在身上的普普通通的玉佩竟然是开启墓穴的重要线索之一。

于是伸手将悬在半空中的碎片轻轻地握着,打开手掌一看,碎片上刻着老虎的符文。

“这块碎片你好好地拿着,千万不要落入九天教的手中,为了防止万一,我施法将它变回以前模样。”

乾青道长用拂尘一挥,碎片变回玉佩,戴在小妹的脖子上。

林启新见道长法力无边,想到自己的功力被樱子封印,于是问:

“道长,我的功力被东夷国公主封印,如今不能施展,道长可否帮我解开?”

“你本麒麟真君转世,也是开启墓穴的有缘人,你身上的功力一旦封印,便无人能够解开,这也是你功力突破第二层的前兆,恭喜啊!”

林启新大喜,同时又不知道该如何突破,想到这些,心中悲欢交加。

“小王爷不必愁眉不展,一旦遇上契机,你的功力会马上到达第二层,现在你的基本功还是存在的,至少能应付的了普通的高手。”

“多谢道长指点,晚辈感激不尽!”

“小王爷不必客气!”

于是道长将《出师表》赐予林启新,告之不能落到鲜卑人手里。

刚要消失在半空中,却被林启新止住:

“道长,我们该去哪里找《出师表》里面的后人?”

“洛阳城外青龙山瀑布下诸葛净真人……”

说完便消失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