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成都巨蟒

御仙派弟子将林启新三人送出门派后,又来到了仙鹤派,小敏对林启新兄妹俩恋恋不舍,抱着姜小妹痛哭道:

“师父姐姐,大哥哥,小敏不想离开你们!”

“乖,小敏听话,还记得姐姐怎么说来着,等你练成绝世武功之后,哥哥和姐姐来接你,为全村人报仇。”

小敏乖乖地点了点头。

李宗贤看几位在此相互矫情,便走上前道:

“你们放心,小敏在仙鹤派很安全的。”

“那就有劳李掌门照顾小敏了,我们告辞!”

林启新兄妹俩拜别了李掌门,一边寻找司马香玲的下落,一边寻找四大神兽的碎片。

想到诸葛净真人被天山二老带到天山疗伤,兄妹俩踏入天山之行。

这一天成都内异常热闹,都在围上来看好戏,只见一条长达三丈的黑色巨蟒浑身都是血迹,此时已经奄奄一息,缓缓在地上爬行。

“这么大一条蛇!”

“哎哟,这是从哪里来的?”

“真是太吓人了!”

......

林启新兄妹俩挤到人群当中,看到巨蟒慢慢地向他们俩爬过来,吓得姜小妹躲在哥哥的后面不敢露面。

巨蟒没有攻击的恶意,反而伸出长须舔了舔林启新的脚,接着对着他点了点头,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闪开!”

“闪开!”

......

一群官兵挤进人群,将巨蟒直接扛走,巨蟒无精打采,头和尾巴耷拉下来,从它的眼里看出了它求生的欲望。

“哥,我们那条巨蟒好可怜,好像在向我们求助。”

“我也看出来了,说不定巨蟒身上有我们想要的秘密,追上去看看!”

一路跟踪在官兵之后,抬到一所深坑中,见四周荒无人烟,官兵们拿起刀正要解决了它,林启新喊道:

“住手!”

官兵放下兵器,喊道:

“你是谁?多管闲事!”

“几位官差大哥,可不可以放了这条巨蟒!”

“巨蟒闯进市井之间,扰乱百姓,今将它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别别别!大哥,这是一点小意思,请收下!”

林启新掏出一两银子塞到官差大哥的手中,于是下令放掉巨蟒,并离开此地。

此时巨蟒浑身无力,只有尾巴在坑里挪动,林启新将它拉出来,从包袱内取出创伤药敷在它的伤口上。

巨蟒疼痛无比,浑身摇动。

“乖乖,不要动,一会儿就好了!”

药敷好之后,兄妹俩抬着巨蟒找到一个隐蔽的山洞,山洞内杂草丛生,潺潺溪流,正好是蛇喜欢待的地方。

见此地荒无人烟,一时半刻没有人来此地作怪,将巨蟒安顿好后,回到了成都府。

刚进城内,见几人鬼鬼祟祟地走到巷子里面,兄妹俩看这几位不是好东西,遂跟踪在后面。

几人走进房间内,并将门反锁,林启新兄妹俩悄悄地在门外偷听几人说话。

“教主给的药水只能用一次,欧阳明风变成巨蟒后,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听说被官兵抓走了,按理来说府衙内有动静才对,是不是将它偷偷打死了?”

“教主说过,留住活口,要是官兵真把它打死了,我们怎样向教主交代啊!”

“反正教主还在南海修行,假如欧阳明风真的被打死了,我们到时候撒个慌,也许就能圆过去。”

......

听了几人的对话后,才知道他们是九天教的人,枯木此次在南海修行,目的很遥远,也是林启新他们最担心的。

为了保护欧阳明风,林启新兄妹俩再次回到山洞中,却发现巨蟒消失不见了。

“师兄!”

“欧阳兄!”

......

二人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巨蟒的踪迹。

“师兄会去哪儿呢?他的伤刚好不久就到处乱跑。”

此时巨蟒正在洞外听二人说话,看到自己的样子,无颜面对朋友,便悄悄地离开此地。

“唰啦啦......”

听见洞外有东西挪动,兄妹俩赶紧跑出去,巨蟒察觉他们俩发现了它的行踪,飞速地窜进草丛中。

“师兄!你在哪里?”

“欧阳兄!”

......

巨蟒躲在草丛内一动不动,眼睛里的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草丛中。

等他们俩渐渐走远时,巨蟒悄悄地离开,没想到周围有猎人放入兽夹,被巨蟒触动夹住。

这时一位大汉欣喜若狂地跑过去,林启新兄妹俩看到后,感觉事情不妙,于是过去拦住大汉。

果然草丛中,巨蟒被兽夹夹住尾巴,血流不止,林启新抢先过去掰开兽夹,却被大汉推开。

“你......要干什么!它是我的猎物,你干嘛跟我抢!”

“这头巨蟒是我们的,之前把它放在山洞内让它养伤,不小心跑出来了。”

“满口胡言,这么说,这里的野兔野猪等猎物都是你们养的!”

“反正你不能带走这巨蟒!”

“哎哟,我说你这小姑娘,你是它娘呀,还是它姑姑呀?”

“你.......”

姜小妹瞬间大怒,指着大汉说不出话。

林启新站起来道:

“这位仁兄,麻烦你讲些口德!”

“哎哟,你敢教训我,我......”

刚要一拳打过来,被林启新一脚踹飞。

“哎哟.......你们给我等着!今天算我倒霉!”

大汉爬起来,狼狈而逃。

林启新给巨蟒伤口涂上了药,只见巨蟒眼里泪水直流,姜小妹蹲下来,安慰道:

“欧阳师兄,我们已经知道你了,不要怕,总有一天我们会让你恢复原形的。”

此时巨蟒内心充满了希望,便点了点头。

兄妹俩随巨蟒一起进入山洞,左思右想,没有好的办法给巨蟒恢复原形。

林启新走出山洞,来到一棵树下,突然有只调皮的猴子抢走了他的包袱。

“喂!你这调皮的家伙,给我站住!”

猴子在树林间跳来跳去,林启新轻功跟了上去,终于有机会抢夺,猴子随身一闪,林启新被树枝打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哎哟,你这臭猴子!”

林启新摸了摸脸上的土,紧接着追了上去,追了半天后,终于抓到猴子,抢回包袱。

“我让你调皮!”

林启新拿起树枝敲打着猴子的屁股。

猴子“吱吱”地叫着,四肢乱挠,不小心把林启新的脸挠出了血,于是趁机逃走了。

林启新擦了擦脸上的血道:

“真倒霉,遇上这只臭猴子!”

这时回光返照,突然想起了之前在五行山下,神猴曾经会变化各种东西,想到这些后,大喜,便返回了山洞。

“哥,你的脸怎么了?”

“刚才遇到一只臭猴子抢了我的包袱!”

“你俩没有打起来吗?”

“何止是打起来,都在地上和它翻滚呢!”

姜小妹笑得肚子疼,嘲笑林启新狼狈的样子。

“我已经找到恢复欧阳兄的方法了?”

“什么方法?”

“跟我走!咱们去五行山!”

兄妹俩一路北上,经过了五丈原葫芦谷,看到谷中岩石上被大火曾经烧黑的样子,联想到当年诸葛亮火烧司马懿,突然间天降大雨,诸葛亮病故。

兄妹俩走到葫芦谷中,见里面长满了杂草,沉浮在土壤中的乱箭梗,还没有完全腐蚀掉。

又四处寻找了当年作战的痕迹,有被烧成灰的尸骨,没有完全腐烂的麻袋,插在土壤中的剑柄......

“要是司马懿死在那场火焰中,我和玲儿也不可能相遇,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

“也许是吧,爷爷那辈人的故事确实惊心动魄,许多故事他还没有给我讲过。”

兄妹俩在谷中徘徊许久,巨蟒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在谷中能够游荡自如。

离开五丈原后,姜小妹看到了自己的故乡—天水郡。

“前面是我祖先曾经待过的地方,我们去那里走一走吧!”

“小妹,我们现在进城的话,欧阳兄怎么办?”

紧接着巨蟒找了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二人明白了它的意思后,进入了天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