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天水奇军

天水乃陇西的一座战略重要城池,自古以来也是兵家必争之地,高原之上,城池尽显往日的繁华。

据说自从马太守卸任以来,百姓们又恢复了生产,前三国时期,连年征战不休,马太守月月征兵,家里的壮丁皆被列入征兵队伍。

自晋朝开国以来,天水城内来来往往的客商熙熙攘攘,百姓安居乐业、幸福安康。

“哼,气死我了!前两天又有几名兄弟遭到伏击!”

“我看他们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拦我们的财路!”

“三哥已经死了,我们不如去虎啸山投靠大哥。”

“五弟,喝完这杯酒我们就走!”

客栈内有两名山贼在大呼小叫,林启新兄妹俩猜到天水郡内又要发生一些乱事。

吃饱喝足完了,等到两名山贼离开,兄妹俩悄悄地跟了上去。

小二见兄弟俩在跟踪他们,上前止住道:

“二位客官,你们可不要惹是生非,虎啸山这群山贼可杀人不眨眼,谁要是惹到他们,必死无疑!”

“我就不信天下还有这么难对付的山贼!”

“虎啸镇上的百姓每个月都要向虎啸山交粮食和银子,谁家没有,抓去就别想回来,镇上许多年轻的姑娘都被抓去当压寨夫人。”

“这群山贼竟然如此猖狂!”

“刚才他们说有人杀了三大王,有可能是消失多年的西凉铁骑所为。”

“西凉铁骑不是马超的旧部吗,已经消失多年了,不可能再出现吧?”

“据说前两天有位村民看到几名身穿黑铁衫的士兵,就连马的全身也披上了铁衫。”

听到小二这番话后,兄妹俩心中顿时有了眉目,不顾小二的劝阻,继续跟踪上去。

“四哥,怎么感觉后面有人跟踪我们?”

“五弟莫慌,待会有好戏看!”

两名山贼似乎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们,走进密林中,饶了许多弯路。

林启新兄妹俩跟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两名山贼没了踪影,来来回回走刚才的路,却绕回了原路。

“糟了,我们中计了!”

“现在该怎么办?”

突然一阵爆炸声“砰”兄妹俩被炸出好远,林启新为保护自己的妹妹,满头都是血,渐渐地昏了过去。

“哥!你怎么了!”

草丛中“唰拉……”传来大部队的声音,一群山贼围上来,姜小妹刚刚站起,口吐鲜血,此时也身受重伤。

山贼拿着斧头直面劈向姜小妹,结果被林启新一剑挡下。

“小妹,快点走!”

林启新浑身血迹斑斑,双手颤抖,看着妹妹哭着不走,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掌将她击入陡坡下。

就这样林启新被山贼抓走,姜小妹在滚入陡坡下撞到一颗石头昏了过去。

林启新被押到山寨后,见为首的是一名虎背熊腰的大胡子脸,此人正是山大王胡大柄。

“大哥,就是他,老是跟着我们兄弟两个。”

胡大柄拿着匕首拍打着林启新的脸道:

“小子,是不是活腻了!就连官府都不敢跟踪我们,就凭你!”

“大哥,要不要押下去把他砍了?”

“且慢,此人胆子很大,完全藐视我们虎啸山寨的威名,我要折磨他死!”

林启新被押入了大牢,用绳子将四肢捆在木架上,一动不能动。

山贼离开后,见对面牢房内的少女们在哭哭啼啼,林启新缓缓抬起头道:

“姑娘们,你们被抓来多久了?”

“我们被抓来两个月了,那几名山贼将我们抓来任意糟蹋,许多姐妹们受辱后选择了自杀,最后还剩下我们几个姐妹……”

话音未落,又开始哭了起来。

“姑娘们放心,只要我林启新活着一天,我要让他们死的难看!”

“公子,你是刚刚被抓来的吧?”

林启新点了点头,并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出,姑娘们听后甚感同情。

……

话说姜小妹跌入陡坡晕过去后,被好心人发现救走,醒来后,发现身边有三匹身着黑铁衫的战马,周围是一个山洞洞府。

慢慢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站起来摸了摸战马。

这时一名身穿黑铁衫的士兵走进来,看见姜小妹苏醒,走上前道:

“姜小姐,你醒了!”

听这名士兵知道自己的姓氏,疑惑不解。

“你认识我吗?”

“路上发现你躺在乱石堆旁边,又看到你脖子上戴着姜老将军曾经戴过的玉佩,我们断定你是姜家的后人。”

“原来你们是我爷爷的朋友哎!”

“我们是没落的西凉铁骑,自从马超病逝后,西凉铁骑的一支由姜老将军掌管。”

“之前我没有听爷爷提起过你们呀!”

“这很正常,西凉铁骑本来是大漠的一支队伍,很少生活在中原,后来发生兵变,西凉铁骑也由之解散。”

“对了,我的哥哥林启新被虎啸山寨的山贼抓走了,你们能帮我去救他吗?”

“这有何难?就算是他们队伍再强大,也不是我们西凉铁骑的对手。”

“那太好了,有了你们,启新哥哥有救了!”

走出洞外,见数百名西凉铁骑正在练功,一会儿飞檐走壁,一会儿飞下岩石,一杆长枪直突树干,整棵参天大树劈成两半。

姜小妹此时已经惊呆,看着每名士兵的功夫,至少能和江湖上普通高手匹敌,身手如此厉害,赞叹不已。

“你们先练功,我去给你们买吃的!”

姜小妹蹦蹦跳跳地来到山下的集市,拿出身上的黄金,将包子铺中的所有包子全买了。

“小妹妹,包子这么多,能扛得动吗?”

店铺老板看着姜小妹背着重重的包袱,哭笑不得。

“看不起我啊,告诉你,我可是习武长大的!”

“小心虎啸山寨的山贼!”

“有官兵怕啥!”

“这群山贼连官兵都能打败,别说是你了,据说除了西凉铁骑,任何兵种都不怕!”

听到店铺老板的这句话后,想到自己果然遇到了大救星。

一路上小心翼翼地往山洞走去。

“各位大哥,包子来咯!”

西凉铁骑兵抢过包袱,大口喝起热水,大口吃起包子,不一会儿的功夫,吃的精光。

“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香的包子了……”

一名铁骑兵咂咂嘴喊道。

“等你们帮我救出启新哥,我让你们吃个够!”

林启新被抓到牢房中后,山贼割开他的手腕,每日放一盆血。

大王胡大柄看他放了这么多血还没有死,于是叫人割开他的脖子放血,谁知几天后,还是没有死。

“大王,那小子不知是人是鬼,把脖子割开还没有死。”

“臭小子的命可真硬,来人,把他放到水里泡一天,我看他还不死!”

山贼把水缸内灌满了水,里面浑浊一片,将林启新捆到缸边,头朝下塞进水缸中,并盖上巨石离开。

次日清晨,山贼打开巨石,发现里面没有任何动静,这时林启新突然伸出头来,吓得山贼磕倒在地。

“大……大王,林启新还没死!”

“什么!”

胡大柄拿着鞭子走到水缸前,发现整个水缸内的水流在地上,林启新乐呵呵地坐在里面,旁边发现了一个洞。

胡大柄一怒之下喊道:

“来人!拉出去给我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