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当我醒来,是被冷水泼醒的。

我伸手揉了把脸上的冷水,入耳的都是宛若动物受到非人折磨的凄厉惨叫声。

等我回过神来,才惊觉是人的求救声。

更让人无助的是,满室都弥漫着令人做呕的血腥味。

我惊恐的往后挪动着身子,却触到了一道炙热的肌肤,是昏迷了的张琰。

「张琰,你怎么样?快醒醒,醒醒。」

无论我怎么摇晃他,张琰也没有醒过来迹象,身上的肌肤却惊人的发烫,俨然是伤口感染,引起了高烧。

没有及时救治,他怕是会休克死亡。

「有没有人,请救救我的朋友。」

我慌忙跑到门口处,剧烈的拍打着房门,即便是知道他们是穷凶恶极之徒,我也想为张琰争夺一丝生的希望。

「快来人啊,我的朋友伤口感染了,再不看医生,他会休克死亡的。」

不出片刻,房门被打开。

一个裸露着上身,满身恐怖纹身的男人走了进来,走到张琰身旁,伸出脚狠狠的在张琰身上踹了几脚,语气凶狠,冷漠的丝毫不把人命看在眼里。

「我们这里没有医生,死了就死了,正好我们家小黄也饿了好多天了。」

昏迷中张琰,痛苦的呻吟了几声,身上的伤口被男人踹的,在汩汩冒着鲜血。

我急忙护在张琰身上,挨了男人几脚,不禁痛呼出声:「你们千方百计把我们绑到这里来,想必也不是想得到一具尸体吧。」

闻言,男人这才停止了脚上的动作,狠狠的朝我身上淬了一口:「臭婊子,你这倒是提醒了我。」

「为了抓你们,我们可是损失了两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