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很快,黑夜降临,巡逻员按照往常一样,监视着我们回寝室。

许是经过上次小伙逃跑未遂,巡逻员见我们安分不敢滋生逃跑的念头,便有些松懈。

我按照与张琰的约定,伪装成腹泻,要去洗手间,趁机从边上的房间窗户逃跑。

「哎哟,我肚子好痛.....」

我半蹲着身子,一手捂住肚子一手佯装着痛苦的模样。

巡逻员闻声走到我跟前,冰冷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我肚子好痛,应该是吃错东西了....」

「不行,我要上厕所。」

话还未落,我便捂着肚子往洗手间跑去,而一旁的张琰见我神色痛苦,亦是一脸担忧的神色,求着巡逻员放行,过来陪我。

千般央求之下,巡逻员才同意张琰过来陪我。

等到张琰,我们便一溜烟的跑进了最边上的房间。

来到窗户剪开细铁丝网,趁着皎洁的月色,张琰指着距离窗户几十厘米远的大树,示意我攀爬过去。

「乔伊,不用怕,我在一旁拉着你。」

「嗯!」

我迅速爬上窗台,神情专注的望着不远处的树梢,心里一直在暗示自己不要往低下看,克制着自己的恐高。

直到我一只脚踩到了树梢上,张琰才松开我的手,示意我抓着头上的树梢爬过去。

很快,身材娇小的我便爬到了树干处,而即便消瘦了一圈的张琰,依旧有些沉重,脆弱的树梢被他踩到吱吱作响。

「乔伊,如果我摔下去了,你一定要自己跑,记住不要回头,不要管我。」

我没有回应,而是紧咬着嘴唇,死死的盯着缓慢踩着树梢攀爬的张琰,乞求着上苍保佑,让我们安全逃离这人间地狱。

好在,看似脆弱的树梢,承受住了张琰的体格。

我赶忙紧握着张琰的手,把他拉到了树干处。

不远处响起的脚步声,让我们片刻都不敢停留,慌忙的往树下滑去。

「呃....」

一声痛呼从我口中溢出,我慌忙捂住嘴巴,生怕引来追赶。

「乔伊,是崴到脚了?」

「来,跳到我背上来,我背着你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