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医院,我的丈夫江胡在收到信息,便第一时间赶过来照顾我。

由于我精神状态较差,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并接受了心理疏导。

张琰承受能力较强,先我半个月回了公司。

「小伊,我们后天就要回去了,澄澄说要给你接风洗尘,会在机场接我们。」

江胡给我削着苹果,说着我的闺蜜黎澄澄会来机场给我接机。

他在说到黎澄澄时,全然不知道自己脸上透着一股淡淡的甜蜜。

我望了眼手机,并未接到闺蜜的信息。

顿时,许多不好的想法闪现在我脑海里。

直到江胡把苹果一块块切好,温柔的喂到我嘴里,望着他一如既往关切溺爱的眼神。

我觉得是自己近段时间,情绪太敏感,多心了。

机场,我以为接机的只有我的闺蜜黎澄澄,以及公司领导派来慰问的同事。

没想到,一出机场,我便被重重包围住了,不停闪烁的闪光灯让我无所适从。

「乔小姐,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逃出来?」

「还有,就是被绑架的这一个月,你们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那边是不是每天都会发生很多惨绝人寰,令人作呕的情景?」

「据说你本人的心理状态受到了重创,能否说说你本人是有受过酷刑吗?」

「比如说被殴打,以及被惩罚的情况?」

由于国家严打金融诈骗团伙以及黑暗势力的政策,数十家大大小小的媒体紧跟时势,齐齐蜂拥而上的把镜头凑到我的跟前,都想要获得第一资讯。

面对记者们的提问,躲在江胡身后的我显然是无所适从的,也让我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理,又笼罩了一片恐惧的阴霾。

不远处,坐在车里的张琰见状,忙下车挤进人群,挡在我的跟前。

「麻烦让让,乔小姐身体还未恢复,不宜回答你们的问题。」

「等她身体状况好些了,我们再一起接受你们的采访可以吗?」

记者见到张琰,忙惊呼这不是另外一位当事人嘛,大家忙把话筒递到张琰跟前。

「张先生,乔小姐身体不适,那你能否跟我们说说你们在那边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看着我的清瘦的脸蛋愈发的苍白,张琰一把拉过我便挤出了人群。

就在他拉开车门让我上车时,站在旁边一言未发的江胡拉住了我。

挡在我面前,语气冷漠的朝张琰说道:「张先生,谢谢你对我老婆的照顾,现在她回来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不劳你费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