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江胡把我抱上了卧室,给我拿了药。

没多久,我便昏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我隐约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动静。

许是他们过于沉浸肉体的欢愉,没有听到我的脚步声。

透过半开的门缝,我隐约看到两具交织一起的身躯,正在享受鱼水之欢。

没错,那两个人就是我的丈夫和我最好的闺蜜。

「老.江,你是在担心乔伊吗?今天那么心不在焉。」

黎澄澄埋怨的语气,换来江胡温柔的安慰:「宝贝,我怎么会关心那个没有情趣的女人呢。」

「我最爱的可是你啊,澄澄宝贝。」

「哼,那你怎么没反应过来,刚才弄痛我了。」

「额,宝贝,我看看,哪里弄痛你了。」

男人话音方落,屋内又响起了调情的声音。

作为江胡的妻子,黎澄澄的闺蜜。

我的丈夫出轨了我最好的闺蜜。

一时之间,愤怒、痛心充斥着我整个身躯。

我本想进去当面与他们对峙的,可江胡的话让我顿在了原地。

仿若坠入了寒冰的谷底,全身寒冷。

「澄澄,你说给乔伊吃的那些药,真的检查不出来吗?」

「万一被检查出来了,怎么办?」

吃的药?他们给我吃了什么药?

我贴着墙壁,屏住呼吸想听的仔细点,屋内的声音却戛然而止,接着就是下床的声响,为了查清楚他们给我吃了什么药。

我赶忙蹑手蹑脚的回到屋里,继续装睡。

片刻,两人的脚步声便来到了我的屋内。

黎澄澄拍了拍我的脸蛋,见我没有反应,才娇媚的笑出声:「睡得可跟猪一样沉。」

「老.江,你怕什么,她不是一直都在吃药吗?」

「哪里会知道,我们在其中混杂了可以导致她精神错乱的药物呢。」

「只要到时她意外死了,你作为她唯一的亲属,不提议尸检,那么谁也不知道她吃了什么药啊。」

江胡听到黎澄澄的话,顿时如释重负。

「嗯,澄澄宝贝说的是。」

话落,一阵沉重的呼吸声响彻着安静的屋内,这对狗男女竟然在当着我的面上演活春宫。

幽暗的室内,躺在床上的我,双手紧紧攥着被子,回想起被绑架的那天晚上,那辆黑车是黎澄澄叫的。

那么我被绑架,是不是跟她有关系。

或者说,他们俩个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