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清晨,阳光冉冉升起,警察来到我家门前,破门而入时,江胡和黎澄澄两人正在赤身肉搏,在见到我的那瞬间,江胡一脸的惊慌,而黎澄澄搂着江胡的脖子笑的一脸灿烂。

她说:「乔伊,从小到大,你什么都赢我,这次还不是输给我了。」

我问她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换来则是她一脸狰狞,满腹的不甘:「乔伊,为什么你那么笨,却总是那么好运。」

「为什么你没有死在缅北。」

「为什么十五年前被领养的不是你,那么我的人生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而我相恋三年,结婚的丈夫告诉我:「乔伊,对不起,我爱黎澄澄。」

「我和她很久之前就认识了,而我跟你结婚,无疑是因为你能干,又是孤儿。」

「如果你死了,你的房子以及财产,我都是第一继承人。」

所以,我的丈夫爱的是我的闺蜜,娶我不过是因为我是孤儿以及我的才能、和那套一线城市价值上千万的房子。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庭审中,黎澄澄对自己的犯罪供认不讳,判决下了来,黎澄澄因涉嫌拐卖人口罪,被判处死刑,而江胡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初秋的午后,监狱,我把离婚协议摆在江胡面前,他很快便签了字,从口袋掏出一封信递给狱警,让他递给我。

「乔伊,这是澄澄让我交给你的。」

「你想知道的,应该都在信里。」

提到黎澄澄,江胡的泪水便止不住的流下。

我望着眼前深情的男人,心里已经毫无波澜了。

我接过信封,只说了一句:「好好改造。」便离开了。

车上,张琰替我系好安全带,温热的手掌轻抚着我的发丝,温柔的眼神里流溢的都是宠溺和关切。

我打开信封,黎澄澄工整的字迹便映入眼前。

乔伊,我知道你定是恨极我了,毕竟我对你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甚至想要谋害你的性命以及财产。

可你知道吗?我变成如今残忍、可憎的模样,都是那对自私的夫妇造成的,他们领养我并不是因为他们疼爱我,而是为了有人给他们养老送终。

为了保证他们的生活质量,他们逼迫我去那些肮脏的场所,成为肮脏的人,你知道吗?我也想活在阳光底下,成为可爱又简单的女孩,过简单的生活;而不是整日活在恐惧中,在刀尖上舔血而生。

而你的成长,便成了我遥不可及的梦想,所以有关于你的一切,我都想取而代之;可惜,上天从一开始都是不公平的,一直都眷顾着你,我才会落得失败的下场。

简短的信件,字里行间也没看出黎澄澄的悔意,殊不知她在埋怨别人毁了她的人生,而她犯下的罪恶又毁了多少个家庭。

我把信件撕了,车子在夕阳下行驶,迎着凉爽的秋风。

好在,我们都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