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我不介意!

那被唤做霜的女子浅笑道:“你来看看,我绣的这副鸳鸯戏水图如何?”

那男子接过那副图,不由得一笑,如果那副图也能称为鸳鸯戏水图的画,那么小鸡都成了鸳鸯,他如鹰眸一般的眼眸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线,他笑道:“霜,你拿剑的样子比你拿针的样子好看太多了。”他一见那女子微皱起眉头,忙又道:“不过你刺绣的时候又别有一番温柔!”

那女子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胸口道:“阳靖,你什么时候学会油腔滑调呢?”

他们两人便是劫后重生的忆霜与阳靖。

那一日两人落水之后,随着水流被冲出了护城河,护城河外是一片荒源。两人被附近的猎户所救,在修养身体的时候听到了阳天屠城的消息。

忆霜厌倦了那些打打杀杀,尔虞我诈的生活,却也知道阳靖还有他的重任在身,便劝他回去。阳靖淡淡一笑的道:“我已非以前的阳靖了,经历过这一次生死之后,我更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万里江山只不过是满足人的虚荣罢了,在我的心中,没有任何人比你更加重要。”

忆霜听得他的话,不由得一呆,阳靖又道:“你不用怀疑我此时的想法,也不要拿我去跟楚莫离比。那一日在冰河里,你我的心意已是再明白不过。”

忆霜微微一笑,她原本一直在担心阳靖对他的江山放不开,却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想法。

阳靖见得她的笑容后又道:“我早已厌倦了皇室里的生活,那些所谓的责任压得我喘不气来。我既然已经死了,那么也不需要回去了,我想信阳天可以将这片江山打理的很好,也可以给天下百姓幸福安康的生活。对此时的我而言,是无事一身轻,我终是可以和你在一起了,终是不用再理会那些麻烦至极的事情了!”

忆霜脸上的笑意更浓,问道:“阳靖,你以后可不要后悔!”

阳靖笑的一片释然道:“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在那片冰河里,你我生死与共之时,我才发现我的生命里是不能没有你的,所以,我宁愿选择与你一起死!既然老天爷让我们都活了下来,又何须再去追寻那些生命之外的东西,我的身边,只要有你便足矣!”

两人相对一笑,对于死过一次的人而言,许多事情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都活着,都明白对方的心意,这分浓烈而甜蜜的爱情,又岂能再因身周的俗事而被打扰?

就在两人身体大好之后,欲相揩游历天下时,却遇上了追寻而来的归宴,归宴的医术高超,替忆霜解除了身上的毒素,她的身体虽然不如从前,但是在归宴的细心调理下,却也恢复了七七八八。

归宴将忆霜身上的毒素解掉之后,便欲离去,忆霜挽留道:“你的大恩,我此生都无以回报,不如以后我们三人相伴环游天下?”

归宴笑的一片坦然道:“三人?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要是天天和你在一起,只怕有人会吃醋的!”

忆霜笑道:“我们是朋友,他不会介意的!”说罢,用手捅了捅阳靖。

阳靖却只看了归宴一眼道:“你真的很识实务,真不愧我以前好好待你。”

忆霜瞪了他一眼,抬脚便踩了他一脚,他一吃痛,瞪大一双鹰眸道:“我对爱情很小气,可不愿意被人打扰!”

归宴见得这副场景,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会这样!”笑罢后又一脸正色的看着阳靖道:“阳靖,你若是不好好待她,我定会将你取而代之!”

阳靖将忆霜护在身后道:“我敢保证,你一定没有那个机会!”

归宴微微一笑,背起行囊,便欲离去,忆霜问道:“你要去哪里?”

归宴头也不回的道:“我也要去追寻我的幸福!”

忆霜微微一笑,对于归宴,她这一生是欠他的了。而她此刻能做的,唯有在这里默默的为他祝福,希望他早日找到他的幸福。

两人在游历完大楚的名山大川后,终是在这片清幽的山谷中住了下来,这一住便是三年。

阳靖嘻嘻一笑道:“我不是学会油腔滑调,而是话由心生,以前是每日里对着那些权谋算计,所以性格难免会有些生硬些,而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现在的性格,才是我真正的性格!”

忆霜不由得失笑道:“你现在这副模样,实在是没办法把以前的你和现在的你联系在一起。”

阳靖将她搂在怀里道:“那你喜欢哪样的我?”

忆霜嘴巴微微一抿道:“以前的你成熟稳重,如果没有那些牛脾气,任人见了都会喜欢。”

阳靖问道:“那现在的我呢?”

忆霜想了想道:“现在的你就像一个小孩子,整天只知道嘻嘻哈哈,除了你那副长的好看的皮囊能吸引一般的女子之外,只怕再不会招人喜欢了。”

阳靖眉头微皱,正欲辩驳,忆霜的嘴角划过一抹坏笑后又道:“只是我不是一般的女子,所以我喜欢这样的你!”

阳靖听得她的话,顿时眉开眼笑道:“你既然这么喜欢我,怎的还不嫁给我?”

忆霜微微一笑道:“那是因为你的诚意还不够啊!”

阳靖苦着一张脸道:“我的诚意哪里不够啊!你之前说要等到这片桃林的桃树开花之后,再嫁给我,可是你看,这一片桃林已经繁花似锦了,你却还不嫁给我!”他等的实在是够久了,之前一直不敢碰她,是因归宴说她的身子太弱,还经不起风雨,所以他一直忍着。好不容易等到她身体大好的时候,她又说要为薜印天守孝一年,他也忍着。好不容易等到一年期满之后,她又说要他拿出诚意来,要为她种满满山坡的桃花,并要等到桃花大开的时候,她才嫁给他!

要诚意,好,他就拿出诚意来!他便不辞辛苦的去附近的村子里把所有的桃树全部移种了过来,才将这一片山坡种满了桃树,第一年死了不少,他又去移种了一些,好不容易到第二年将那些树补种好,且都开了花,她却说花开的不够盛!于是他又等了一年!

而到了今年,他告诉自己,他再也不能等了,不管她愿不愿意,都要将她娶回家!

忆霜笑道:“我又没说不嫁给你,你急什么!你还没有说我这副画绣的如何呢?”

阳靖不禁有几分无奈,在问她这么重要的问题,她居然问她画绣的如何!他不禁闷闷的道:“忆霜,你真的不是学刺绣的料,还是别绣了,先回答我的问题!”

忆霜眉头微皱道:“唉!我早知道我不是学刺绣的料,我原想自己学会了刺绣,便将你我的新婚用品尽数绣好,现在绣成这样,我们不知道何时才能成亲!”

阳靖一听她的话,只觉得眼前一片黑云飘过,她要绣他们的新婚用品?老天爷,这得花多长时间啊!她现在绣的鸳鸯像小鸡,且这副画他见她已经绣了快一个月了,才绣成这副模样,若是要绣完整个新婚的用品,只怕得等到下辈子去了!

一想到这里,阳靖的脸顿时变成了苦瓜脸,他拉过忆霜的手道:“霜,我身上还有些银子,成亲的那些东西就别绣了,直接去外面买就好了。你看看,你这一双手,为了绣这一副画,已经扎了好些个伤口,这里还磨出茧来了!”

忆霜见得阳靖的模样,心里不由得失笑,脸上却一本正经的道:“我见这世上的女子,在出嫁的时候,都会绣好自己出嫁的东西,我只想和普通的女子一样。纵然我做不到她们那般,也至少要为你绣上一些绣品,否则世人会认为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而你日后也会认为我做的不够好。”

阳靖忙道:“我不介意!”

忆霜皱着眉头道:“你现在说不介意,日后只怕会介意!”

阳靖急道:“你在我心中又岂会因为一件绣品而受到影响?在我的心里,无论你会不会刺绣,你在我的心里都是独一无二的!”他才不介意什么绣品不绣品,虽然他并不太了解民间的生活,但是据他所知,就是民间的女子不会刺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忆霜听得他的话,不由得掩嘴轻笑起来,阳靖见得她的笑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这一生是栽在她的手上了。纵然明知这是她的小技俩,却还是会着她的道!真是的关心则乱啊!此时的他,不由得心中有些焦急,他告诉自己,她若是再推三阻四的,他……他就霸王硬上弓!

忆霜问道:“你真不介意?”

阳靖答道:“我发誓,一点都不介意!”

忆霜抿嘴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介意的,所以,阳靖,我们过几天就成亲吧!”

阳靖一听她的话,心中大喜道:“何必再等,不如今天就成亲!”说罢,便将她搂的更紧了些,在她的脸上又亲了一下。